• 第十九章 激战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4本章字数:2028字

    在东郊的一处林场里,张玲玲和张英儿姐妹俩缓缓走在小路上。

    张玲玲很高兴,以为她又可以见到苏辰哥哥了。指尖缠着一缕长发,不停地转着圈圈,柔顺的青丝滑过她娇嫩葱白的手指,像今天的好天气一样让她兴奋不已。

    她转过身来,问道:“姐姐,你说苏辰哥哥叫我们来做什么?”

    张英儿却不应答,只轻轻地笑了笑。她一身丽人打扮,居然破天荒穿着一袭素色长裙,别人或许不清楚,可身为妹妹的张玲玲哪里会不明白,姐姐可是从来不穿裙子的,这身衣服还是从她的衣柜里翻出来的呢。

    第一次穿裙子的张英儿总觉得有些别扭。微风从她的小腿上拂过,这种感觉倒也不错,没有以往穿着贴身时的那种紧绷感,十分舒适。

    连日来的奔波和逃窜,伤势带来的真气运转堵塞的不安,在清风山岗上统统消失不见,一点影子都找不着了。

    苏辰昨天傍晚的时候给她们发了一条短信,上边有一个地址,具体的事情他倒也没有说,只是让姐妹两个都过去等他,会有惊喜。

    一头雾水的张玲玲和张英儿犹豫了一会儿就欣然接受了苏辰的邀请。

    张玲玲只是在想,苏辰哥哥说有惊喜那肯定会很有趣。她刚见苏辰不久,对苏辰的本事可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而张英儿却在心中打起了小鼓,这邀请在荒郊野地,这却是为什么?

    上本地论坛发了个帖子问了问,这才知道那是彭氏的资产——彭老爷子的私人林场。

    彭氏企业是什么张英儿不明白,可是彭老爷子她却略有耳闻,曾经是松海最强的修行者,自己的父亲和他也有过交集,这次来本就是为了投奔他,只不过时过境迁,她想先恢复自己的实力再去拜访,也好有自保之力。

    姐妹俩都没有想到,当他们走到小路的尽头时,却并没有在那里看到苏辰的身影。

    林中小路的尽头是一大片空地,空地上有一座别墅,房前有一个人,正倚着车门看着她们。

    那是一个漂亮又危险的女人。

    ……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我不就是早上刷牙的时候多看了你一眼吗?你这女人也太记仇了吧!”

    “命苦啊命苦。”

    在林间飞蹿的苏辰心中在哀嚎。彭灵慧这个暴力又记仇的女人,居然趁苏辰去洗手间的时候开着车先跑了,还顺手带走了他的支票,他本来那两千块钞票也拿走了。

    等苏辰听到屋子外边发动机启动的声音而走出来时,桌面上只留下一张五十块,而抽屉里空空如也。

    五十块只能打车到近郊,离彭灵慧昨天给苏辰的那个地址还远着呢。

    他只好施展身法赶路。

    现在的修行者已经不能御剑飞行了。

    至少在苏辰对修行者的了解中,并不能,可他总觉得师父是可以做到的。和师兄不同,如果说师兄的灵力在苏辰眼中是涛涛大河的话,师父的灵力就是汪洋大海,哪怕师父在他面前收敛了很多,可那种极致的差距,依然让苏辰感到惊诧。

    他不是没有求过师父替他报仇,可是每每这个时候,师父都只是皱着眉,轻轻摇头。

    唉,想起从前的生活,一种叫怀念的感情在苏辰心中泛滥,直到他被远处时不时闪起的光芒所吸引。

    那不就是彭家的私人别墅吗?

    苏辰不敢耽搁,脚下发力,几个纵越急速前进。

    没成想,在打架的双方他都认识。

    黄铜指虎在张英儿手中大放异彩,彭灵慧挥舞着青玉剑也气势惊人。

    两女都发现苏辰到了,战局却不容她们分心,张英儿突然欺进,那凌厉的身法让苏辰挪不开眼睛。

    几道黄色的劲气登时从她带着黄铜指虎的右拳上发出,对面的彭灵慧也不紧张,微微一笑,青玉剑也发出了相对的数道剑芒,在空气中形成了真元漩涡,挡住了张英儿的攻势。

    看来之前和自己交手,张英儿没有使出全力,所以那么容易就被制服。

    也对,那时她有伤在身,而且典压了法器,实力大打折扣。

    一念及此,苏辰却不由得有些分神了,随便两名修行者都有这样的战力,当年对他家下手的那伙人居然连师父都稍有忌惮,那报仇之事可就遥遥无期了。

    苏辰却不知道,这两女在炼体期的修行者中都可以称为是佼佼者,而且她们都是武修,和苏辰这个元修交手的事让她们更加惊骇,苏辰的战力远超她们的预期。

    这时战局生变!

    彭灵慧退后几个身位,拉开距离,几息之间连发三招,无数密密麻麻的剑芒横空而起,形成了一道剑幕,好似瀑布的雨帘一般封锁张英儿的攻势。

    剑幕却不滞空,在彭灵慧驱动真气时,白色真元从她的剑上传入道剑芒之中,那剑幕却好似有了活力一般,一波bō如同上涌的潮水,扑向对手。

    起势细腻,攻势凌厉不绝,这一招简直让苏辰叫好。对面的张英儿不会坐以待毙,只见她双手结印,一个虚幻的虎形在她身后凝结。

    接着她弓起身子,好似一根紧绷的弦,在她驱动真元发招时,那虚幻的虎形犹若实体,甚至发出了咆哮之声,朝对面的剑幕扑了过去,将之撕咬成碎片。

    剑幕破碎的声音如撕扯锦帛,不刺耳却清晰可闻,剑芒汇聚而成的剑幕被那只虚幻的巨虎给撕扯成碎片。

    彭灵慧看着自己的招式被破,却无动于衷,反而开怀大笑,跃起至半空中,连发数道剑气,逼开张英儿,拉开两人的距离,然后把真元全部汇集到手中提着的青玉剑上,显然是要再次发起攻势。

    这时,苏辰已经决定冲上去制止两人,他的精神已经全部被在战斗的两女吸引,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人靠近。

    这股气息太过弱小,对他构不成威胁,可那人的一句话,却让苏辰目瞪口呆。

    走过来的人是张玲玲,她一手拿着一瓶橙汁,笑盈盈地问道:“苏辰哥哥,要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