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胶着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5:12本章字数:2035字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好像他可以看到自己的整个身体,又好像什么变化都没有。

    他好像可以感觉身体血液的流动,可这种感觉玄之又玄,无法触摸。

    神识在脑海中快速壮大,苏辰的泥丸宫中,渐渐开辟出一块中庭,里边空空如也,却充盈着某种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这就是神识的本源吗?”

    苏辰盘坐在地,双手飞快结印,体内的真气渐渐转变为真元。

    在成为修行者之后,修士们的体内便有了真气,从丹田产出,随着修为的提升而渐渐壮大,附着在经脉和五脏六腑之中。

    修行者的修为提升之后,也附带着真气转变为部分真元。相比于真气,真元更加纯粹,威力也更加强大。不过,趋势真气和真元的方法是一样的,炼体境的修行者无法控制自己使出的是真气还是真元,而在这个境界之内,真气和真元的区别也并不显著。

    然而一旦进入了凝魂境,全身的真气都转变为真元,而此时,纯粹的真元也有了质的提升,它变得更加凝练,也更加危险。

    在客厅中的三个女人都感觉到了那间屋子里散发出的强大力量,哪怕是不懂修行的张玲玲,也被这股莫名的威压震慑心神。

    彭灵慧和张英儿的体会更加深刻,两人都知道,苏辰也许正在经历突破到凝魂境的过程。

    这怎么可能?

    难道苏辰偷偷练了筑基丹?

    养神丹怎么会有这么即时又强大的效果?

    彭灵慧喃喃道:“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少秘密?”

    虽然不懂炼丹,可筑基丹和养神丹大为不同,两者的主要材料更是天差地别。

    苏辰给的单子中,正是有养神丹的主材料五味花,五味花其实并没有味道,可是如果直接服食的话,它可以促进人的五感,使服食者在短时间内变得敏锐无比,这也是它成为养神丹主材料的原因之一。

    而筑基丹需要的主材料是黄根草,她根本没有提供啊!

    难道苏辰仅仅凭着一枚养神丹就在一夕之间突破了凝魂境?

    张英儿的反应和彭灵慧并不相同。在惊讶之余,还有浓浓的欣喜,她在苏辰身上看到了希望。暗自捏紧了拳头,她望向那房间的眼神充满着希冀和紧张。希望他可以成功破镜。

    修行者破镜也有概率之说。

    这一点师兄曾经讲过很多次。

    可是师兄你明明每次都是一次就过,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吗?

    回忆着师兄讲述过的破镜要点,苏辰紧闭着双眼,用神识查看自己的身体。

    这是内视的手段,一种特殊的神识使用方法。

    只有成功把所有的真气都转化为真元,将分散的神识全部凝聚成一点,寄放在泥丸宫中,这样才算作破镜成功。

    如果真气转化的过程失败,或者神魂没有成功凝聚,那么这次破镜就失败了,一旦破镜失败,短则三五月,长则数年,他在这段时间内再也无法摸到凝魂境的门槛。

    时间对现在的苏辰来说尤为珍贵,松海市的乱局即将形成,自己甚至还从暗中悄悄推动了几手,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那他只能凭借师门的手段从而自保,根本不要想妄谈实现什么目标了。

    他可不喜欢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打的热热闹闹,他既要复仇,也要成为强者,因为只有成为强大的修行者,他才有可能去触摸更高的境界,修行之道永无止境,只有强大的自身,才能保证自己和自己所关心的人不受伤害。

    如果坏人很强,那就比他更强,如果坏人很多,那苏辰就要成为至高无上的强者。

    这是数年前,他无力地看着父亲在火海中化为灰烬时,在他心中埋下的种子。

    因为如此,所以苏辰才会那么固执地苦修。

    秋道长感概过许多次,如果苏辰能进入剑修的宗门,前途定当不可先练,可惜现在他得罪了仇家只能隐居。

    可谁说医修就不能战斗?

    苏辰不认命,他只相信事在人为。

    真元的数量越来越多,散乱的神识也逐渐凝聚成神魂。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师兄当时是说,他什么也没想,噗的一下就破镜了。

    可师兄的话这么能信?

    师父说过师兄是他见过的数百年来天赋最卓绝者之一。

    他传授的秘诀简直就是狗屎啊。

    要是大家都是一闭眼一睁眼就破镜了,那还辛苦修炼个屁,大家都闷头大睡过几年就突破了。

    “识海……神识……凝魂……真气转真元……”

    突破凝魂境的几个要素在苏辰脑海里交织,对于破镜,师父的指点是顺心意即可。

    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苏辰尝试着像战斗时那样,把真气真元都集中在要发力的部位,只不过这次的选择是体内的泥丸宫。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苏辰自己也被这个突然的想法吓了一跳。

    可是这种想法在这种将破为破时出现便一直挥之不去。

    苏辰不喜欢这种胶着的状态,拼了!

    神识包裹这真元,随着真元的汇集,神识也从分散的状态化为整体。

    这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好比一个人,如果想打架,那么他会把身上的力气都集中在拳头上,可是头槌这种选择,一般人不会做,因为脑袋是人最重要的部位,一旦受损,那影响可是毁灭性的。即便不用头撞,可力气都吃在额头上,整个人也会头晕目眩。

    人的力气尚且如此,何况是修行者的真元呢?

    苏辰感觉自己的意识好像都模糊了。

    可是他没有选择,这时撤走真元,无异于前功尽弃,他又要回到那种胶着的状态,可是现在的他几乎已经没有余力进行别的尝试了。

    他咬着牙,拼命催动着《天清诀》。

    《天清诀》是一门奇怪的法门。不仅仅指对纯阳体质的要求。它的真气运转方式也极其古怪,这是秋道长无意中在一处秘境所获得的上古遗录,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修行这门心法。

    可是按照心法记载,它却是最适合医修修炼的战斗法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