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夜聊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5:12本章字数:2134字

    在苏辰表达自己想要外出游历时,彭灵慧取下了颈间的飞剑吊坠,拿在手中把玩,玩味地看着彭老。

    而张英儿,则把目光转向了身后的妹妹,脸上露出了几分犹豫之色。

    果不其然,彭灵慧笑着对彭老说道:“爷爷,我也想外出游历,在这待着对修炼没有什么帮助。”

    苏辰惊讶地看了看两人,心中一动。

    年逾古稀的老人曾经也是志向高远的少年,他沉默了很久,回忆着自己年轻时做过的那些蠢事,还有现在长埋地下,那时容颜如花的爱人,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那些伙伴,那些仰望星空的夜晚。

    气氛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大家都在沉默,各自想着心事。

    许久之后,彭老终于开口了,“去吧,这一天终究会到来,不过是早晚而已,不过,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哪怕你们没有修成缩地成寸的神通,也可以坐飞机回来看看我老人家。苏辰小子,如果你混得实在不怎么样,那给我打一通电话,来回的机票我老头子可以报销的。”

    彭老的打趣让几个美女颔首一笑,可张玲玲的笑容,多半有些不自然。

    “玲玲,你就跟着彭爷爷我学做生意,可不要小瞧了这门学问,将来学好了,你和你姐姐一文一武,这样我对你们的父亲也算有了交代。”

    事已至此,张玲玲虽然不想离开姐姐,可是她更不愿意成为姐姐的拖累,她要挣很多很多钱帮助姐姐修炼。彭爷爷说的对,既然我不能修行,那我就要在别的方面更加努力。挣钱也是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方法,高中的思修课上,老师可是说过的。

    那天夜里,苏辰没有睡觉,他盘坐在床上,双手掐诀,食指和中指以一种十分缓慢而又律动的间隔交替压在拇指的指尖。

    这是《天清诀》第二层的吐纳方法,只有修为达到了凝魂境以上才能学习。

    白天精神的消耗很快的弥补了回来,他今后都不再需要睡觉了,打坐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恢复全身的精力。苏辰不由得为这神秘功法的惊人功效而暗自咋舌。

    窗外有人!

    苏辰的五感比之前墙上数倍,神识也壮大了许多,他甚至可以清晰地用神识探查四周,继而在脑海中模拟出神识探查到的轮廓。不难想象,如果将《天清诀》修炼到更深的层次,那么或许神识一扫,周围的万物都会清晰的反映回他的识海,双眼尚且有135°的视觉死角,而神识没有死角!

    苏辰先暂时敛去自己的惊讶,这个身形,应该是彭老,他为什么要趴在墙外面,难道是一种特殊的修炼方法?

    当彭老看到一个脑袋从窗户不声不响得出现时,天晓得他那时的内心有多惊骇。

    居然能瞒过我!我境界比尚未稳定在凝魂境的他要足足高出两层,况且我已经在凝魂境呆了几十年,我居然没能发现他!

    这小子,后生可畏啊。

    这个发现更加坚定了彭老认为接下来的这段谈话产生的必要性。

    天哪,彭老这是要在自己家做贼吗?

    苏辰看着彭老从墙外翻了进来,身手矫健异常,根本不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反倒像是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一样爽利。

    更让他惊讶的是,彭老居然还背着一个包,进来以后,彭老自顾自的打开那个背包,从里边取出了两瓶花雕,还有几样下酒菜,白斩鸡、卤牛肉、炒面筋,居然还有花生米。

    虽说炼体境的修行者对食物摄入的要求就不是很高,进入凝魂境之后,甚至只要两三天吃一顿饭就不会有饥饿感。可是看着餐盒里那些小菜诱人的样子,苏辰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他想给自己的好奇心一个回答,于是问道:“彭老,您……”

    谁知道彭老却朝他猛打手势,苏辰识趣地住了嘴,放低了音量,“这是演哪出啊?”

    彭老叹了口气,打开盖子自饮了一口,砸吧砸吧嘴,说道:“唉,之前身体不是很好,慧慧不让我喝酒,可憋坏了,总是趁她不在的时候偷偷尝一点。这爬墙也是为了避开她,万一她刚好看到我那不就漏泄了嘛。”

    苏辰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这就更好奇了,“我不是已经医好您老了吗?”

    彭老白了他一眼,四下看了看,凑到苏辰耳边悄悄地说:“你这混小子,忘了那天的事情了吗?我看不过眼林修齐那个王八蛋儿子,可是我看好你啊,我明明给了你那么大支持,你居然第一天就把我给卖了,我现在哪敢逆她的意啊。”

    那天?

    啊,那天,那天我把她看了个精光,而且还……

    唉,男人总是活得那么累。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可怎么办,现在破了境,万一起了什么歪心思,普通的牛仔裤恐怕崩不住啊。

    想到自己那门神秘强大却又有该死的先决条件的心法,苏辰当下就变得十分忧郁。

    他拿了另外那瓶酒,痛饮了一大口。

    “混蛋玩意儿,认真着点喝。”彭老被苏辰这暴遣天物的举动气得吹胡子瞪眼,这么好的酒他平时都藏在床铺底下的暗格里,总共就只有这么两三瓶,如今拿出两瓶来,与苏辰做男人间的对话,已经是下了血本。

    苏辰微微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对于茶和酒,他的区分能力实在是有限,好茶好酒在他这里都是牛饮,为了这事,他一切没少挨师父的揍。

    “你到底喜欢哪个,最好早点决定,你要是敢欺负我孙女,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医过我,拼了这把老骨头我老头子也要灭了你。”

    看着认真的彭老,苏辰也只好再次提起自己的伤心事。

    “噗哈哈哈,吼吼吼吼!”

    彭老压着嗓子爆发了一阵低沉的笑声,笑得苏辰连钻进被子里捂着脸的心思都有了。

    “你到什么境界才能随心所欲来着?”

    苏辰痛苦地重复了一遍天清诀上面的记载,“上清境。我现在的修为是凝魂境,最多只能修炼到第二层,清心境,上清境是第四层。”

    我的乖乖!

    彭老虽然面带笑意,可以内心却惊异非常,苏辰的意思是他的这门心法,至少是可以修炼到轮海境以上的心法?

    送走了彭老,苏辰却更加坚定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彭老有事瞒着他,估计过不久他就会把张玲玲给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