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生父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0:11本章字数:1512字

    虽然她一直得不到父亲的喜欢,但宁城对她还是很好的,至少在知道她被顾青利用的时候还帮过她。

    宁城虽然不喜欢韩子萱,但对女儿还是尽到了父亲的责任,虽然清音也没随他的姓,那是他的原因。

    推开病房的门,清音有点紧张,她只带了香蕉,宁城好像不喜欢吃香蕉。

    “父亲。”

    看着病床上已经憔悴很多的宁城,韩清音鼻子泛酸。

    宁城侧着头,看到她,有点意外,有点惊喜,还有点委屈?

    清音看着他那神情,觉得自己眼花了。

    “你来了?”宁城真的老了,现在才知道,真心的只有子萱的孩子。

    “我现在才来,父亲不会怪我吧?”清音直接剥开香蕉:“您现在应该多吃香蕉,就算不喜欢,吃两口也行。”

    “不是不喜欢,是你喜欢吃,爸不和你抢。”宁城接过咬了一口:“你坐,别拘着。”

    “我没拘着,在自己爸爸面前还拘着,那是男孩子。”清音去拉开的窗帘,把花瓶里枯萎的花扔掉,地上的垃圾清扫,垃圾袋子拎出去。

    “小音,别忙了。”宁城过意不为,宁晴来这里从来看不见这些,她只会说,遗嘱遗嘱。唉。

    “外面天气好,咱们出去走走吧,是挽着您还是推着您?”清音端了一盆清水,看他吃完,就打湿了毛巾递给他。

    “还能走得动。”宁城放下香蕉皮,接过毛巾。

    “那,我挽着您走走吧,好像,我从来没挽过您的手。”清音接过毛巾,伸手扶他。

    宁城叹了口气:“我老了,年轻时不懂得珍惜。”

    扶他坐在床边,清音墩身给他穿鞋,然后扶着他下床。

    “不是我说您,这和珍惜无关,是走心的,只要走心了,不珍惜又何妨?”说着话,两人走出了病房。

    病房在三楼,清音提议坐电梯,宁城想走楼梯。

    “那就走楼梯,反正父亲才刚六十,年轻着呢。”清音笑着,手下却做了准备,楼梯可不好走。

    “我只是癌症,又不是中风,哪就不能走楼梯了?”宁城笑了:“你这孩子。”

    “我这也是被大姐那遗嘱给吓的,说的好像很严重,我还在路上,这么直接过来,什么都没给您买。”清音不介意在必要的时候,上点眼药。

    “不用理她,”宁城心里很清楚,他这个女儿,完全被宠坏了,连基本的礼仪都没有:“我这里也不缺什么,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

    “如果病情稳固,是不是可以不住院?”清音每次都先下一步,让他扶着自己走,虽然有栏杆,但没有人活顺。

    “还是在医院吧,这样他们心里还有我。”宁城哼了一声。

    清音没再说话,宁家现在也就宁晴还管着事,宁和一点都不管,从小就是,她在宁家也得了好几年,宁和那性子,才是坏了。

    就这么半挽半搀的在住院楼下的小花园走,清音半点没提遗嘱的事,到是宁城说了:“我给你留了15 %,你别嫌少。”

    “还有我的份?”清音有些惊讶,也有些了然:“难怪大姐让我来,她想让您改主意,给我的是不是多了些?”

    “不多,给她的才多,还有宁和的,我算是养个白眼狼。”宁城生气了,拍着椅子扶手:“他竟然说,都是他的,宁家都败光了!”

    “您别生气,”清音急忙拦住他还要拍的手:“您就大哥一个儿子,他这话原本也没错,如果他稍微有点能力的话,就更好了。”

    “就是他这样我才气,阿东人好,能力也强,他总欺负阿东,我看阿东要是走了,宁家就倒了,他根本没钱好。”

    宁城虽然这么说,但留给宁和的还是最多的,到底是他儿子,他舍不得苦了他。

    清音也知道,终究他只是个父亲,不过现在还记得自己,她觉得已经不错了,不是还给了一点嘛,如果他一点也不给,也是她父亲,这个终究是改变不了的。

    “你妹妹,我也给她留了一点,不多,我这家业这些年也被宁和败的差不多了,留不下什么,只希望留个念想。”

    “爸,您说这话还早着呢,您一定能长命百岁的。”

    宁晴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这句话,不由的就笑了:“小音的嘴真是蜂蜜一样甜,你难道没听医生说,癌细胞已经扩散了,100天还差不多。”

    空着两手,还嘲笑清音,宁晴真是够了。

    “大姐,你都没给父亲没点用品吗?”清音决定宁晴这是要作到死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