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无命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19:50:15本章字数:3192字

    我叫沈墨,今年十六岁,我是一个孤儿,在我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被自己的亲生父母给扔到了玉米地里,然后被一个叫沈尘飞的男人给捡了回去。

    沈尘飞就是我的养父,他让我管他叫爹,我爹是一个医生,他在一个叫竹山的偏僻村子开了一家医馆,这个医馆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做黄泉医馆!

    黄泉医馆不但医人,而且可以医鬼,我爹在我过完十六岁生日就离开了竹山,而在他走后的当天晚上,一股冷风吹开了我的房门!

    我跟了我爹十六年,这股冷风一进来,我就敏感的察觉出了它的与众不同,连忙从柜子上拿出了一瓶用坟前土,素锦花配好的牛眼泪抹在了双眼的上面。

    牛眼泪刚一抹上,一个穿着寿衣,全身血痕的男子就显现出了身形。

    “你来可有事情?”眼前的男子明显是个鬼魂,我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

    “我,我的尸身被人寸寸斩断,尸身受创,导致我灵魂有了裂痕,下到阴曹,我难以投胎,因此想求你补好我的尸身,让我能够早点投胎!”男鬼幽幽的说道。

    我皱眉朝着前方望去,眼前男子的手脚,腰腹部位都有明显刀切的痕迹,以至于他一开口,伤口处的鲜血就喷洒了出来。

    “可以,只是黄泉医馆的规矩,你可懂得?”我轻声的说道。

    “知道,只要你补全了我的尸身,我愿意献上一片鬼心!”男鬼坚定的说道。

    黄泉医馆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来医馆看病的病人必须留下一袋鲜血,而来看病的鬼魂,必须留下一片鬼心,我曾问过我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我爹说,十六年前,你就已经阳寿已尽,唯有人血和鬼心,才能为你添补阳寿!

    想起我爹为我做的一切,我的心里升起一股暖意,而男鬼站在那里一脸的焦急,我抬起头来对他道:“留下你的姓名,还有坟墓的地址,过几天再来就是!”

    男鬼有些激动,他飘到桌旁在纸上写了一行刚劲的字迹,然后化作了一道冷风,飘向了门外。

    男鬼走了之后,我看了一下桌上的纸张,然后拿了一把锄头,走向了门外。

    那个男鬼叫做黎明轩,他的墓地就在十里外坟山的脚下,男鬼在纸上写道,自己的墓地旁长着两棵歪脖子的柳树,他就埋在那里。

    竹山村的坟山是一座五里大小的小山,那里绿树葱茏,荆棘遍地,附近的村民大都埋葬在那里。

    一个多小时后,我赶到了坟山,而走到山脚,只稍微找了一下,就看到了黎明轩的墓碑,还有那两棵歪脖子的树木。

    黎明轩的墓碑只是用最普通的水泥打造,墓碑的上面用油漆歪歪斜斜的写着一个名字,既然找到地方,我就挖了起来,黎明轩墓地的泥土极为松软,没多久我就挖出了棺材,可是棺材刚露出来,两束手电筒的光芒就照了过来。

    “谁啊,谁这是,半夜三更做这种事情!”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一脸严肃的说道。

    突然出现了几个人影可是把我吓了一跳,仔细的看了一下,站在身后的竟然是竹山村的村长刘长福。

    半夜三更挖坟掘墓竟然被人逮了一个正着,我满脸的尴尬,刘长福的目光极为的不善,看见他冰冷的目光,我也冷声说道:“叔,是我,你大半夜的怎么在这?”

    刘长福举着手电在我的身上打量了两下:“村里最近搞开发,有些坟地要移走我来看看,倒是你在做什么呢?”

    什么开发啊,在村里谁不清楚,还不是他想捞银子和自己的女婿在村里搞旅游,为了个人的目的,到处的拆屋子,扒房子,现在连死人的坟地也不放过。

    虽然心里明白,但是有些话可不能说出来,于是随便编了一个理由道:“我在挖药材,这有些药材必须晚上来挖,才能保持药性。”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刘长福冷笑了起来:“你把我当傻子吗,你明明就是在挖坟,你是不是还想挖两个金元宝出来,怪不得你们黄泉医馆老是吃穿不愁,原来做这种事情!”

    我有些气愤:“叔,我没有。。。。。。”

    刘长福再次将我打断:“以往你做了啥我不管,今天我看见了就不能视而不见,为了给村民一个交待,就先罚款五百,交了罚款你就可以走了,下次让我逮到,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什么,五百!听见他狮子大开口我满脑门的汗水,我爹走的时候就给我留了二百,现在他要五百,难不成我还得去卖肾不成!

    我冷眼瞪着刘长福,而他得意的笑着,他正笑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妇人急急火火的跑了过来。

    “孩他爹,孩他爹,不好了,不好了,我们的女儿被人bā光了衣服,眼珠子也给扣了出来,你快去看看,晚了,她可就没命了!”妇人一来就拽着刘长福哭道。

    这个急忙跑来的妇人就是刘长福的老婆肖翠兰,刘长福听了这话,脸色一片煞白:“她不是早上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的这么严重!”

    肖翠兰抹着泪水道:“你整日里就知道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女儿晚上的时候就有些不对,她要是有个什么,我跟你拼了!”

    刘长福哆嗦了一下嘴唇,干笑了两声:“小墨啊,你爹呢,麻烦你回去叫你爹过来给看看咋样。”

    他的语气明显的和善了许多,瞅着他一脸讪笑的模样,我仰着脑袋道:“我爹走了,短时间不会回来了,你另请高明吧!”

    竹山村距离镇子很远,再说镇上的医生和我爹的医术那根本不能相提并论,闻听此话,刘长福急得不住的转圈。

    刘长福正在转着,肖翠兰一把拽住了他:“沈尘飞走了,不是还有他儿子吗,你这老不死的墨迹个啥,是不是想等女儿死了,你再把我一蹬,然后好续弦再娶!”

    刘长福眼睛一亮:“小墨啊,这些年你跟你爹学了不少的本事吧,你爹都把医馆都交给你了,你就跟叔回去看看可好!”

    我将脑袋一偏:“我只会挖坟,哪会看病啊,我还得回去准备罚款呢!”

    刘长福被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他才走来,拽着我的袖子一副乞求的语气:“叔错了,错了还不成吗,那罚款叔不要了,不要了!”

    “不要了,真不要了,我看我还是回去把钱拿来的好!”我装出一副有些难为的样子。

    刘长福很是着急:“叔说不要了,就不要了,你再坚持,就是看不起叔了。”

    我撇了他一眼然后道:“罚款虽然不用交了,只是我这诊费。。。。。。”

    刘长福连忙说道:“别人看病先看病,后给钱,咱们是自己人,这诊费叔先给你!”

    他说着在兜里掏了起来,我故意客气的道:“叔,你真是性急,不就八千块钱吗,你竟要先给我。”

    刘长福吃了一惊,脸色涨的通红通红:“不是三千吗,你爹一直这么收的,怎么就八千了!”

    我挠着脑袋道:“这看病当然要看情况收费了不是,听婶说的情况,你女儿好像快要死了,这情况如果很是严重,那诊治起来一定麻烦,诊金当然得加上一丁点了,叔,你难道不愿意,不愿意就算了!”

    我说着转过了身子,刘长福咬咬牙急忙的道:“八千就八千,给你先拿着,叔可不是小气的人。”

    他一脸的肉痛,钞票掏了出来就是不肯松手,我笑了笑,将钞票抢来装进了兜里,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叔,你真是客气,那好吧,我就先去你家看看吧!”

    刘长福的模样就跟死了亲爹一样,他的眼睛盯着我的衣兜看了好久,才去叫人将拖拉机开了过来。

    坐着拖拉机,怀里揣着八千块钱,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在路上不断和刘长福开着玩笑,而他在我说话的时候,总是干笑两声,见他不吭声,我问他,怎么不高兴呢,刘长福哭丧着脸道:“我很是担心女儿的情况,哪里高兴的起来啊。”

    他的心思我还能不清楚,恐怕担心女儿是有一点,更多的是,被我宰了八千块钱。

    他不说话,我也懒得理他,自己看起了风景,拖拉机走到很快,半个小时就到了刘家,到了刘家,可把我吓了一跳,刘长福的女儿刘玲珊竟然被扔到了猪圈,我见到的时候,她满身都是猪屎!

    站在猪圈的外面我就捏起了鼻子,肖翠兰赶忙走了过来:“小墨啊,你快救救我的女儿,快救救她,婶子求求你了!”

    我朝刘长福瞅了一眼:“先把她抬出来吧,然后准备几盆清水。”

    刘长福此时满脑袋的汗珠,他也顾不得猪圈满是猪粪了,连忙走进了住圈,接着,我整整泼了九大盆清水,才将刘玲珊身上的猪粪清洗干净。

    这女人被清水一洗,我才发现她的身材极好,纤细的小腰,雪白的肌肤,圆润的两团,看的人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我的眼睛不住在刘玲珊胸前打量,而就在这时,肖翠兰走了过来:“小墨啊,你看我的女儿眼珠子都被扣了出来,她,她不会成瞎子吧!”

    光顾着看这女人的身材了,竟把正经的事情给忘了,我脸色一红,才注意到刘玲珊满脸的掌印,左眼的眼珠突在外面,口鼻还有些血迹。

    我卷了卷衣袖,就在刘玲珊的身上扎下了几根银针,然后轻轻的将她的眼珠给按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