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今天我来服侍您!

    更新时间:2018-12-20 17:50:18本章字数:2670字

    遭到敌人的阻截,被敌人逼到了情报大楼的顶层天台。

    站在天台的边缘,冷景蓉知道今天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宁愿死也不能给对方留下活口。就在她毅然决然的跳下大楼的瞬间……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出现在敌人后方,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看着自己。

    20层的高度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只是几秒钟便已经结束,在生命的最后一瞬间,冷景蓉是多么的不甘心,她多想再看清一次,那个躲在人群背后的人是不是曾跟自己出生入死多次的小舞,可是她没有机会了。

    铁链碰撞的声音将这间囚房更添寂寥,冷景蓉感叹,过去的事情再也无法知道,现在的事情尚且未能弄清,未来的事情更是扑朔迷离,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

    天气似乎一夜之间就转凉了。

    百里湛站在一株刚刚吐蕊的秋海棠前面,娇艳欲滴的花朵就像是昨夜从冷景蓉身上盛开的落红,刚要伸手去触碰那花朵,一直跟在身边的小孟子上前说道:“皇上,宫女锦儿求见。”

    “锦儿?”百里湛皱眉思索,似乎不认得这个人。

    小孟子会意,急忙道:“就是今儿个被派去服侍那位的。”说着,一指天牢的方向。

    冷景蓉的名字在皇上这里是个忌讳,谁碰了谁倒霉,所以大家提起的时候都称为那位。

    “让她进来吧。”

    锦儿恭谨的给百里湛跪下请安,百里湛不耐烦的道:“起来说话吧。”

    “是。”

    锦儿起身后,就将今日里与冷景蓉的对话重复了一遍,当然,只挑了冷景蓉说的那些奇怪的话讲给百里湛听,自己那些个出言不逊的话是不能说的,毕竟那位现在已经是皇上的人了。

    百里湛越听眉头锁得越紧,昨夜也觉得她奇怪得紧,只是当时自己心烦意乱,没有十分的在意,现在想来,冷景蓉这次醒来之后性情大变,不知道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随即下令:“给我严加看守那个女人,她有任何异动都要来向我汇报!”

    小孟子和锦儿得了令立刻遵旨,匆匆离开安排事宜去了。

    果然,只要跟那位沾上边儿的事情,皇上处理起来都是格外不同的。

    在囚房里休息了一天,冷景蓉觉得身子好多了,而且她发现外面看守自己的人明显变多了,知道自己白天与锦儿的一番话惹了他们的怀疑,便决定不能坐以待毙,要出去查探一下现在的情况才行。

    下定了决心,冷景蓉也不磨蹭,在铁铐子的锁口处稍微用力一震,那手铐就立刻打开了。这招震锁法是部队里的一个老师傅教她的,对听力和技巧的要求都很高,是要找准了锁的咬合点,然后找准用力的方向,算准用力的大小才行。

    这一招对付完全是由机械咬合的这种古代锁最是好用。

    然后她在衣襟处撕下布条,将袖口和裤管绑好,躲在了门后面,听着外面巡逻士兵的脚步声,计算着间隔时间,找到机会迅速的打开牢门,将一个巡逻的士兵拉了进来,在其颈部一个手刀,士兵立刻软软的昏了过去。

    接着,冷景蓉迅速的将自己伪装成那个士兵的样子,重新走出了牢房。

    冷景蓉来到刚才这个士兵应该在的位置,尽量的低着头。旁边的士兵悄声问她:“你怎么突然就不见了,跑哪去了?”

    “昨夜不知道吃了什么,今天闹了肚子。”说着,装成肚子疼的样子,一捂肚子,说道:“你看,又来了,我还要去一趟。”说完,立刻捂着肚子跑了。

    冷景蓉做的这一切一气呵成,她在心里暗暗算计,那个被砍晕的士兵半个时辰之内肯定会醒过来,自己不能走的太远,忽然听到旁边的屋子里有响动,隐约间听到了皇上二字,冷景蓉便悄悄的靠了过去。

    屋里说话的是两个宫女,其中一个正是服侍过冷景蓉的锦儿,另外一个年纪稍长,似乎比锦儿的地位高了一些。

    “柔青姐,你说皇上为什么不杀了那位?”

    “她是前朝公主,皇上留着她大概是想显示皇恩浩荡吧。”

    “可她当初明明那么卑鄙,皇上当初爱死了她了,可她却利用皇上对她的感情害死了太上皇,若非如此,皇上也不会推翻前朝,那位可是背叛了皇上啊。”

    “皇上之前不也是对她用了极刑的吗,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好地方,如果不是实在忍受不了了,以她的性子也不会选择自杀了吧。”被称为柔青姐的女人似有些不忍,那个女人虽然心狠,但心性也异常坚定,若是连她都忍受不了的刑罚,不知道究竟残苛到了什么程度。

    “可她却仍然活着,皇上也想让她活着,要不然怎么会将一整块墨玉掏空了给她住,说是囚着她,实际上是救她,若不是那块墨玉的神奇功效,她的命是救不回来的。”

    “皇上毕竟爱过她,俗话说,爱之深恨之切啊。”

    “我就不明白她哪里好了,而且她这次醒来之后整个人都怪怪的,好像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似得,说的话也古怪,皇上到现在还把她放在心尖尖上,她到好,一觉醒来全都忘了,连皇上叫什么都记不得了呢。”

    突然……

    柔青一句“够了!”

    打断锦儿的话,“你这丫头平时挺谨慎的,今日里怎么这么喜欢嚼舌头根子,那位和皇上也是我们可以议论的吗,这些话你在我这里说说也就罢了,传了出去是要掉脑袋的。”

    锦儿喏喏的回了声“是”便不再言语。

    “不用多说了,快去吧。”

    锦儿诺了一声,不再言语。

    冷景蓉听见锦儿的脚步向门外走来,连忙离开了这里。算算时间,也是该回去了,自己屋子里还躺着个侍卫呢,得在等下锦儿来之前处理好了。

    就快要走到牢房门口,冷景蓉突然大喊:“有刺客,快抓刺客啊。”

    守在牢房门口的侍卫急忙追了出去,“刺客在哪?”“快抓刺客!”

    趁着众人忙乱的时候,冷景蓉将自己的衣服换了回来,并将那个侍卫扔在了牢门外,在他身上用了催眠术:“你是被刺客打昏的,你是被刺客打昏的……”

    侍卫们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刺客,回来牢房前面就看见一个昏倒在地上的侍卫。

    急忙把他叫醒了起来:“刺客呢,有没有看到刺客?”

    昏倒的侍卫醒了过来,说道:“我被刺客打昏了,什么都没有看到。”

    一个侍卫长模样的人突然说道:“坏了,我们不会是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吧,很可能不是刺客,而是那位的帮手来劫狱了。快看看她还在不在!”

    侍卫长急急忙忙的打开牢门,看见冷景蓉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好像外面的忙乱完全影响不到她一样。

    冷景蓉抬头,似乎很惊讶的看着侍卫长,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个时候打开牢门。

    自从知道自己前身的性格之后,冷景蓉就决定伪装成那个人。

    既然上天让自己重生在这里,那么自己就要珍惜这个机会,保住这条失而复得的性命。

    冷景蓉淡淡的道:“我这儿的牢门除了百里湛的命令以外,别人都没资格随便打开,你们最好给我一个交待,否则……”她语气强硬,重重的“哼”了一声。

    她特意提上了百里湛的名字,自从知道百里湛对自己的感情之后,她便觉得这是个可以利用的大好机会,至少能让这些人动手的时候有些顾忌。

    果然,侍卫长听到冷景蓉还敢直称皇上的名字,被问的有些发窘,他确实没有资格随便打开牢门。

    “刚才状况紧急,我们担心有刺客来刺杀你,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们才开的门,还请见谅。”侍卫长虽然被将了一军,但还是有条不紊的回答。某些人前朝公主时积压下来的威严和声势,并没有因为这段时间的苦难而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