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意乱情迷

    更新时间:2018-12-20 17:50:18本章字数:3142字

    为了能顺利的实施逃跑计划,这段时间冷景蓉努力的低调,如果没什么事情甚至好几天都不说一句话,要不是她的铁链偶尔响几声,侍卫经常以为她死在了里面呢。

    冷景蓉太过低调的行为,让百里湛更加的心烦了。

    这个女人以前不是很喜欢兴风作浪吗,怎么这段时间这么安静,害的自己都没有一个去骚扰她的名堂。

    百里湛突然想到,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女人以前总喜欢出幺蛾子,这段时间安静的有些诡异,难道她又想玩什么花样不成。

    百里湛喊来小孟子,让他多多留意冷景蓉最近的举动,加强防范,一有风吹早动立刻前来汇报。

    小孟子答应着,心里却暗骂,这个死女人,自从这次自杀以后,就折腾的老子没安生过,果然什么事情一跟她沾边自己就得倒霉。

    冷景蓉在牢房里面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嘟囔着,果然是秋天了,冷了啊。

    九月天高,风轻云淡,过不了几日就是重阳节了。

    冷景蓉记得在古代,重阳是个大日子,就连皇上都要去祭祖,好像一般还要去个什么寺啊庙啊的祈福,一晚上都不会回来。

    冷景蓉舒展了一下腰肢,这段时间为了休养生息,也为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很久都没有好好活动一下身体了,就在重阳节的那天,做一件大事情吧。

    这几天说也奇怪,自己明明乖的不得了,外面的侍卫也明显松懈了不少,可是在暗处却有几个人一直盯着自己。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冷景蓉可以确定这几个人都是高手,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肯定是打不过他们的,不过冷景蓉也没打算跟他们硬碰硬,只要能逃出去就行。

    终于等到了重阳当日,冷景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竟然闻到了一股梅花的香气,随即,她又自嘲的摇头一笑,这怎么可能呢,自己被关在天牢里面,就算外面梅花开的绚烂多姿,香气也不可能飘的这么远的。

    忽然,她心头敲响了警钟,重阳应该是菊花才对,怎么会是梅花呢。但是这香气一闪即逝,冷景蓉也就放下了,大概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吧,这身体受伤太多,神经错乱也是可能的。

    等着锦儿送饭来的时候,冷景蓉向她询问起百里湛的情况来。

    锦儿有些惊讶的看着冷景蓉,自从她自杀醒来以后,从她说话的语气里,就好像皇上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一样,今儿个这位居然关心起皇上来了,莫非是太阳从东边出来了。

    锦儿说话的语气依旧带着点嘲讽,“你竟然还关心皇上的情况,但你哪一天关心不好,却挑了今天,偏就今天皇上不在宫里。”

    听到这句话,冷景蓉从内心深处笑了出来。她发现这个锦儿实在是太合自己的胃口了,只要自己想知道的情报,根本不用费什么唇舌就能从她那里知道。自己还没问她百里湛在不在皇宫里,她居然自己就说了出来。

    但冷景蓉表面上却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哎呀,那真是太不巧了,我还想感谢他这些日子给我改善了伙食呢。”

    锦儿的表情有些怪异,盯着冷景蓉一动不动的。

    冷景蓉被她看的有些打怵,摸了摸自己的脸,意思是你盯着我看什么,难道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她心里却在想,自己已经努力做出一副只要吃饱喝足就天下太平的样子,应该不会露馅吧,就算露馅了也不应该是被这个一直被自己牵着鼻子走的小宫女发现才对。

    终于,锦儿说话了,语气很是愤怒,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冷景蓉,我真是瞎了眼,才会觉得你这些日子变成了好人,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无情无意。重阳是一家团圆颐养老人的日子,若不是你害死了太上皇,皇上今日就不会出宫祭祖去,而是该在宫里和太上皇热闹的过节……”说到这里,锦儿的声音有些抽泣,大概也是想到自己家破人亡的惨境。

    随即,她一指冷景蓉,“可是你呢,你却只顾着吃喝,别人的性命在你眼里根本就没有价值,你跟从前一样,关心的只有你自己!”

    听了这句话,冷景蓉只抖了抖嘴角,吐出来几个字:“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锦儿张大了嘴,隔了半晌,锦儿收回了目光,一指前面放着的食盘,说道:“吃吧。”

    冷景蓉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伪装吃货成功。

    吃完了饭,牢房里就剩下冷景蓉一个人了。

    等到了晚上,天上出现了那半抹月牙,冷景蓉听着外面的响动,心中暗笑,果然皇上不在家,侍卫的巡视松懈了不少,就连那几个平时敛气秉声暗中监视自己人,气息也有些不稳定,她不由得想到,连老天都在帮她。

    冷景蓉绑好身上的衣角裤脚,伏在门后等待时机。

    温润的暖玉牢墙贴在冷景蓉的后背上,她想起曾偷听来的话,如果没有百里湛用这暖玉替自己续命,恐怕这世界上就不会有自己这个借尸还魂的人了。

    而且,以她的伤势,没有一两年的悉心调养,连点儿重活都别想干,也因为这暖玉的功劳,现在不过大半个月的时间,她就已经有信心做翻墙越狱的事情了,心里对百里湛有了一丝感激,但这并不能成为妨碍她越狱的理由。当然,前提是百里湛不在,因为她可打不过他。

    月牙已经爬到了中天的地方,冷景蓉快速的打开牢门窜了出去,然后利落的重新锁上牢房,她早就将被子弄成自己熟睡的样子,牢房里好像从来都没有出来过一个人的样子。

    冷景蓉这次并没有做什么伪装,她的目的只是逃出去,并不打算跟侍卫发生什么正面冲突。之前他曾出来查探过几次情报,皇宫的地形早就摸得一清二楚,没多犹豫,就按照自己心中的路线向皇宫外跑去。

    百里湛不在宫里,侍卫的巡逻不过走马观花,冷景蓉根本没费什么周折就已经逃到了宫门。

    这是冷景蓉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宫门,真正的宫门,那扇红色的大门在夜幕下像是一个挺立的巨人,用自己宽阔的胸膛,张开双臂保卫着这座皇宫。

    当然,作为一名越狱人员,冷景蓉是不可能走大门的,她要去的地方离宫门不远。

    早在之前,她就发现了一个越狱的绝好地方,那是一颗靠着宫墙的大树,枝叶繁茂,在它往西十米的宫外也有一颗大树,冷景蓉现在的身体状况,她是不敢从十多米高的城墙上跳下去的,这两棵树简直是专门为越狱准备的宝地。

    冷景蓉利落的顺着大树来到了城墙上面,她坐在城墙上看着城外的景色,今天是重阳,家家户户都亮着火光,外面一派万家灯火的繁荣景象。但现在也真不是什么看风景的好时候,等她离开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牢笼,什么样的景色看不到。

    她拍拍屁股站起来,心里无限舒畅,只要跳到外面的那棵大树上,她就自由了。

    冷景蓉做了个起跳的动作,刚要发力,一个许久没听到却熟悉至极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

    冷景蓉一惊,幸好她训练有素,才免遭了从城墙掉下去摔死的命运。

    百里湛站在城墙上,与她有七八米的距离,一身白衣在夜里特别的显眼。

    “你什么时候来的?”冷景蓉心里骇然,自己居然都没发现他的存在。

    “是我先问你问题的。”百里湛那对狭长的眸子透出一种危险的信息,显然他很生气。

    冷景蓉一摊手,“你都看见了还问什么,现在轮到你回答问题了。”

    百里湛的嘴角抽了抽,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坦然,却还是回答,“没多久。”

    实际上,就差那么一点点,冷景蓉就可以逃出去了,当百里湛到的时候,冷景蓉已经坐在城墙上了,不是百里湛功夫太高,藏匿的太好,而是他真的刚刚才到,如果冷景蓉仔细的听,就能听出来百里湛那强压下的剧烈的喘息。

    天知道百里湛心里有多么的庆幸,幸好自己跑得快,否则就差那么一点点,自己就要失去她了。

    冷景蓉心念急转,只差这最后一步,自己就可以逃出去了。她看着百里湛,终于决定还是要搏一搏。也不多说什么,冷景蓉一个跳跃飞身到宫外的大树上,她现在心里就一个念头,跑出去,一定要跑出去。

    百里湛没想到冷景蓉竟然这么不按常理出牌,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开跑,也一个飞跃追了上去。

    冷景蓉毕竟是重病之躯,而且,就算她现在健康的活蹦乱跳的也打不过百里湛,没跑两步就被百里湛一把拉住。

    百里湛将她死死的扣在怀里,那张他朝思暮想的脸近在眼前,按理说这也算是久别重逢了,可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居然想要逃离自己身边!

    冷景蓉不甘心,明明自由就在眼前,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了,她用力的挣扎,企图离开这个怀抱。

    百里湛被她的挣扎弄得心烦意乱,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地,开始在她馨香的身体上索取着。

    冷景蓉的身体被点燃,不知是不是因为经过了人事,竟然比以前更加敏感,竟然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只是本能的夹紧了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