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暗香浮动

    更新时间:2018-12-20 19:25:16本章字数:3164字

    百里湛点了点头,说道:“去把那个伤了她的人带来。”

    小孟子一直跟在百里湛旁边,刚才的大战他也是看了个一清二楚。虽然百里湛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但他还是立刻答应着带人去了。百里湛说的人,自然就是伤了冷景蓉的杨家勇。

    话说这杨家勇也真够悲催的,刚刚才被皇后训了话,被扇了几个巴掌不说,还在他大腿的伤势上面踩了几脚,真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好不容易送走了皇后这个母夜叉,还没喘口气儿,又被皇上这活阎王召了过去。

    俗话说,阎王易躲,小鬼难防。他连皇后这小鬼都躲过了,也就不怕皇上这个阎王了。毕竟,他也没做什么僭越的事情,追杀刺客,本就是他这个御林军副都统该做的事情。杨家勇稍微定了定神,进殿给皇上请了安。

    百里湛没有让他平身,只是看着他。

    杨家勇没想到皇上竟然什么都没问他,就那么淡淡的看着自己,他发现自己原本准备的那些说辞都没有用了,这无声的审讯竟然让人如此慎得慌,他渐渐的低下了头,没来由的一阵阵心虚。

    百里湛看他的变化,就明白了许多。冷景蓉二人刚走,皇后就要过来请安,还弄得跟自己伉俪情深的样子,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况且,皇宫的御林军几乎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都对他忠心耿耿,这个杨家勇平日里也不是个诤臣,今天竟然敢公然违抗自己的命令,显然是被人指使,指使他的人,恐怕就是那个后宫之主,现在在脑门上写了个“我不是主使”的纸条的皇后了。

    百里湛见心理战进行的差不多了,缓缓地开了口,“杨家勇,杨家枪第七代传人,御林军副统领。”

    杨家勇心惊,不知道皇上这是要做什么,只得回了声“是”。

    “你说。”百里湛用商量的口吻问道:“我是该赏你呢?还是该罚你呢?”

    “请,请皇上明示。”杨家勇更加疑惑了,冷汗也流了下来。

    “罚你,是因为你无视我的命令,竟然私自闯了进来。”百里湛顿了顿,继续说道:“赏呢,是因为你杀敌有功,除掉了刺客。”

    说这句话的时候,百里湛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语气,但杨家勇却是生生打了个冷战。他这才想起来,虽然自己占着理,但是皇上只要遇到跟那位有关的事情,处理起来都是不同的。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总觉得自己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皇上赎罪,皇上饶命啊。”杨家勇立刻求情,磕头如捣蒜。

    百里湛闭目坐在上面,他真的很想杀了这厮,但是他不能。如今湛国丁家的势力极大,他不能明目张胆的跟皇后对着干。

    半晌,他睁开眼,说道:“虽然功过相抵,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拖出去打二百军杖吧。”

    杨家勇本来听到死罪可免心中一喜,但等他听到二百军杖的时候,顿时觉得两眼一黑,只怕是几个月之内,他是别想下地走路了。

    纸包不住火,更何况皇宫这个最大的八卦江湖。很快的,百里湛处置了杨家勇的事情就传到了丁胜芳的耳朵里,还有不少的风言风语传道,皇上是故意躲着皇后的。好像从那日之后,皇后殿就很难有一样完整的东西了。这也不能怪丁胜芳总是糟蹋东西,她对百里湛是敢怒不敢言,若是再不发泄一下,恐怕会憋出内伤的。

    皇后只是差点憋出内伤,而冷景蓉却是真真正正的受伤了,而且是内伤外伤兼具,不知道能不能逃过这一劫。

    甄时青抱着她离开皇宫的时候,冷景蓉就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但还是本能的对于疼痛和颠簸有些反应,偶尔会哼哼几下,等着回到客栈之后,冷景蓉已经进入了深度昏迷的状态,不论甄时青怎么喊她,都没有一丝的反应,只有偶尔颤抖两下的睫毛让人知道她还活着。

    冷景蓉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了,而嘴唇也红的好像宝石一样,泛着经营润泽的光芒,似乎她身体里的血液都涌到了那樱桃小口之上。

    若不是这样,她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睡的那么安详,甄时青尝试着给冷景蓉把脉,但他不懂医道,只能得出三点结论,第一,脉搏还在,人还活着。第二,脉象混乱,不正常。第三,脉搏微弱,可能命不久矣。

    甄时青再次发挥他小叮当的性质,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银色的烟花,那烟花只有食指大小,却玲珑精致,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带着一点金属的光泽,上面雕着精致的花纹,最显眼的,是上面绽放着一朵灿烂的蓝色梅花,虽然是画上去的,却栩栩如生。

    烟花被甄时青点燃,如同一颗流星飞到了天际,悄悄的在夜空中绽开了一朵小小的蓝色梅花。

    信号发了出去,剩下的只有等待。甄时青从来没有照顾过别人,此时看着昏迷的冷景蓉,竟然束手无策,犹豫了半天,才起身拿了湿巾子过来,帮冷景蓉清理身上的伤口。

    甄时青托起冷景蓉那条裸在外面的胳膊,手指不可避免的碰触到那柔软的肌肤,甄时青不由得心猿意马了起来,原来女人的皮肤是这样的感觉,软软的,滑滑的,但是等他看到那胳膊上面大大小小的伤痕时,心忍不住就疼了起来。

    冷景蓉的脸,惨白的好像瓷娃娃一样,其实她安静的时候,真的很好看。想到这里,甄时青蓦地脸红了。在心疼之上,又添加了无数的情感,有些是他一直压抑着不敢表露出来的,有些是忽然之间产生的,却在这一瞬间喷涌而出,关也关不住。

    在此时,甄时青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害怕与冷景蓉之间的沉默,因为只要沉默下来,这些感情就会表露出来,他就再也无法伪装。沉默是透明的,只有用喧嚣的色彩来掩饰,才能遮掩这些不能说出来的秘密。而现在,他有些享受这种沉默,虽然,这只是他一个人的沉默。

    忽然,一道亮光从窗外射了进来,甄时青举起两根手指,破空声戛然而止,而甄时青的手指上却夹着一枚小小的银币。这银币是梅花的形状,像是一朵白梅花开放在甄时青的手指之上。

    紧接着,从窗口传来一股梅花的香气,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白衣从窗口翻了进来。虽然是做着爬墙翻窗的事情,却显得优雅无比,好像她只是在湖边散步一样的闲适。

    这女人眉目如画,带着娴雅的笑容,一条绸带将她的纤腰勾勒的盈盈一握,她向着甄时青走来,竟然让人产生了步步生莲的错觉。

    她走到甄时青身旁,梅花的香气更加浓郁了,她将手搭在甄时青的肩头,声音软糯,带着一丝慵懒,“哎呦,小青青,今天怎么想起姐姐我了,莫非是寂寞了?”说着,将一张好看的脸凑到他面前,脸上却还是带着娴静的笑容。只是什么优雅,什么娴静,都是天边的云彩,飞走了,走了,了……

    甄时青一动肩膀,摆脱了那只纤纤玉手,眉头微皱:“暗香,把你的手拿开。”

    暗香不以为意,耸耸肩膀,接着,她像是刚刚看到躺在里面的冷景蓉一样,一把推开甄时青,自己坐在了床边,一手摸着冷景蓉的脉搏,嘴上却说着:“哎呦,我说小青青怎么最近都不想我了呢,原来是有个小美人陪在身边啊。”

    “你,你胡说些什么,你又不是不认识她。”甄时青有些后悔了,就不应该找这个女人过来,可是她是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医道最高的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女人。

    暗香轻笑,笑声温婉动听,“咯咯,就因为知道她是谁,我才觉得惊讶啊。”

    “有什么好惊讶的。”甄时青撇嘴。

    暗香转头看着甄时青,看的很专注,甄时青腾的一下脸红了,他羞愤的说道:“你盯着我干什么?”

    暗香疑惑的转过头,说道:“我记得你最讨厌她了,可是现在。”她皱起了眉头,做出思考的神色,“我没记错的话,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你在帮她擦身子?”说完,她歪着头看向甄时青,一副求解答的表情。

    果然,甄时青立刻就慌了,辩解道:“你看错了,我那是帮她把脉呢。”

    “哦……”暗想拖长音调,“可是我记得,你不懂医术吧。你要是懂医术,还叫我过来干嘛?”她又是一副纯洁的疑惑样子,气的甄时青说不出话来,只是“你你你”了半天。

    暗香却不管他的窘迫,用手在冷景蓉身上摸了起来,嘴上还啧啧称叹,“哎呀呀,好大好柔软啊,这小蛮腰,这屁股好有弹性啊,这大腿,啧啧啧……”将冷景蓉全身摸了个遍,她像是商量一样,看着甄时青,说道:“手感真不错,你刚才摸完之后是什么感觉?”

    甄时青终于忍不住了,涨红了脸吼道:“暗香!别闹了,她到底怎么样了?”

    暗香终于收起了有些玩笑的表情,只是脸上还带着娴静的笑容,这也不怪她,她天生就长了一副笑着的脸。

    她说道:“身上没什么大伤,是中毒了,七宝腐心散。”

    听到七宝腐心散,甄时青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那,那不是没得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