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皇上,表害羞嘛!

    更新时间:2018-12-20 20:45:16本章字数:3187字

    “回来了,”邓嘉泽点点头,脸上笑着,说出来的话却挖苦的很:“谁让某人发神经呢,几句话把我赶鸭子上架的撵了过去,四个字又火急火燎的把我叫了回来。”邓嘉泽才不管他是不是皇上,不给老子个解释,老子就不给你这个面子。

    百里湛稍微有些尴尬,毕竟他这事情办的的确有些不地道,为了追女人,兄弟腿都被他遛细了。但这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他只得苦笑着说道:“我让你去的理由,和我喊你回来的理由是一模一样的。”

    邓嘉泽心里暗骂,没出息的东西,果然是为了那丫头。“我还没把那丫头带回来,你这么着急喊我回来做什么?”

    “我决定了,我要亲手把她抓回来。”

    邓嘉泽就算休养再好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知道这男人一遇到跟那丫头有关系的事情就会变得不靠谱。

    “你那是什么眼神,是兄弟就赶紧说说她最近的状况,我看看怎么才能把她抓回来。”百里湛打起了官腔,他毕竟是皇上,有些东西不可太张扬,隔墙有耳啊。

    “她挺好的。”邓嘉泽惜字如金,坐在凳子上安之若素的晃着他的扇子。

    百里湛被一句话噎了回去,虽然自己是很想知道她的近况,可你好歹也要从对方的兵力战术什么的开始,慢慢深透进来吧。但他随即无奈地想起来,这家伙要是总顾左右而言他,也就是不他的好兄弟了。因而问道:“怎么个好法?”

    “吃得好,睡得好,脑子好用,身手也好,反正处处都挺好。”

    “靠,你这算是什么回答啊。”堂堂一国之君也忍不住爆了粗口,威胁到:“赶紧说,不说我就把你发配到大西北挖煤去!”

    “你着什么急,我还没说完呢,”邓嘉泽好整以暇的看着百里湛,继续说道:“她身边还有个很好的男人,叫做宇文端,你应该还记得他吧。”邓嘉泽挑眉看着百里湛,脸上带着的得逞的笑容。

    果然,百里湛听到宇文端这个名字,脸色变得铁青。以前他在冷景蓉身边,自然不怕这个对冷景蓉矢心不二的人有什么威胁,可现在他不在她身边,而她的身边却有这么一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男人,难保他们不日久生情,而且,还经常是危难见真情。

    “你是说,他俩现在走得很近?”百里湛声音冰冷,也不兜什么圈子了。

    “我设计将丫头引到我的军营里面,本来一切顺利,是宇文端出现了,才功亏一篑,丫头是跟他乘着一匹马逃掉的。”

    “他俩骑着同一匹马?!那他们岂不是……”百里湛忽的站了起来。一男一女共骑,身体难免会互相接触,甚至还会抱在一起,自己的女人,怎么能让别人碰到!

    “别的我不知道,只是我记得以前,丫头虽然信任他,却只是把他当成死士,从不会给他这种,能让他能产生非分之想的机会。可是现在,我看他们俩配合默契,恐怕有些事情,跟以前是不一样的了。”

    “宇文端!”百里湛咬牙切齿,只恨从前没除掉这个隐患,导致今天来不及后悔。

    “百里湛,做兄弟的劝你一句。那丫头现在比起从前,更吸引人了。如果你不想在某一天之后,一辈子活在后悔里面,就要抓紧时机,千万别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虽然邓嘉泽说的每一句都是对的,但被人看穿心事,百里湛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什么煮熟的鸭子,我只是想把死牢里逃走的囚犯抓回来罢了。”

    “她真的不是煮熟的鸭子?”邓嘉泽明知故问,脸上写满戏谑,一张风姿卓越的脸开始挤眉弄眼,难为他这种怪样子却仍然气质卓绝。

    “那是对她的刑罚。”百里湛嘴硬。

    “若被皇上临幸是一种刑罚,那这天下的女子都要打破头的进到死牢里面了。”邓嘉泽说。

    “你当死牢是那么好进的?其他人也没这个本事!”百里湛冷哼。

    “是是是,别人哪有这个本事,让皇上掏了块墨玉当牢房。”邓嘉泽假装附和。

    “她要是死了,我找谁报仇去?”百里湛继续嘴硬。

    “你就那么不喜欢她?”邓嘉泽以退为进。

    百里湛已经有些恼了,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非要逼自己说出什么来啊。气呼呼的说道,“我喜欢,”顿了顿继续说:“我喜欢折磨她,你满意了吧。”

    邓嘉泽彻底无语了,这大男人竟然口是心非,明明喜欢,却偏偏嘴硬,在自己面前还强撑着,活该在这活受罪!

    昭国驻扎地外三十里的一个小山坡上面。

    山坡上站着六个人。其中一个问领头的那个人,“少爷,你确定是这里?”

    “肯定没错,就是在这里。”说话的少爷身材虽高,却有种枯瘦的感觉,好像被人吸干了一样,只爬上这么个小山头,其他五人又抬又背的帮忙,他几乎没自己出什么力,却仍然出了一身的虚汗。这人自然就是丁穗了。

    侍卫小心的提醒,“可是少爷,你说的大军呢……”

    丁穗早累的眼冒金星,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听了侍卫的话向下面看去,可不是,那信件上写的明明白白的应该是大军驻扎的地方,现在空空如也,只有一片绿色在这初夏时节葱茏着满目清新。

    后面一个看起来颇机灵的小侍卫说道:“咱们出发之前,曾听人说过,皇上已经下旨,让邓公子回朝了。皇上的信使脚程自然是比咱们快的,估计他们现在早就回京城了。”

    “回去了?”丁穗盯着远处仍旧守卫森严的村庄,眼睛眯了起来。日思夜想的美人儿就在那里,如果自己现在走了,岂不是辜负了自己这一片相思之情。说什么,也要让那美人儿享受一番这世界上最大的荣幸,才不虚此行。他转头跟那个机灵的小侍卫说道:“阿飞,你去那村子里看一看,探清楚这些余孽主使的藏身之处,如果能将她掳出来就更好了。”

    阿飞看着那来回巡视的膀大腰圆的侍卫,心里打了个冷颤,有些犹豫着不答话。

    丁穗轻哼一声,“事情办成了,少不得你的好处。看你的年纪也该娶亲了,回头本少爷给你找个嫩的出水儿的,保证你抱着媳妇忘了娘,连北都找不到。”

    阿飞心头一喜,听丁穗吩咐了几句,立刻答应着跑了出去。只是他也不想想,就他家少爷那德行,如果真有这么个水嫩的小媳妇,他能忍得住?只怕到了他怀里,早就变成二手的了。无知真可怕啊。

    阿飞心里被丁穗点燃了一把火,行为上也变得风风火火的,几乎是以踩着风火轮儿的速度跑过去的。阿飞的功夫只能被勉强成为三脚猫功夫,只是仗着有几分机灵才能在丁穗身边做事情,此时心中有些兴奋,行动毛手毛脚的,更是连脑子都没动一动,大白天的就像潜入敌营。结果还没摸到人家门口就被昭国的侍卫发现了,立刻被五花大绑了起来,带到了冷景蓉的面前。

    冷景蓉本来听见有人在驻扎地周围鬼鬼祟祟的不怀好意,还以为是邓嘉泽的人。毕竟邓嘉泽火一般的来了,又风一般的去了。让人实在摸不着头脑,还以为他们用的欲擒故纵之计,看似走了,实际上是藏匿了起来。这个人就是他们的斥候。

    可等冷景蓉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心中纳闷。如果严格说起来,这个人几招三脚猫功夫,根本连会功夫都算不上。而现在看到自己之后,竟然吓得浑身发抖如筛。就算他百里湛和邓嘉泽再无能,也不可能派这么个斥候来吧。若强说这是轻敌之计……鬼才信呢。

    对付这样的人,简单直接是最好的。“说吧,谁派你来的。”

    侍卫听见冷景蓉说话,抖得更厉害了。却是不说话,一双眼睛到处乱转,心中想着,如果我连一下子抵抗都没有就招了,若是让少爷知道了,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小媳妇是不是就没了?少爷就会留给自己了吧,不行不行,现在还不能说。他稍微梗了下脖子,以示其不屈。只是他梗的幅度太不自然,周围的人还以为他忽然发了癫痫,抽搐了一下。

    冷景蓉见他神情,不知道他存着什么心思,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大骂,靠,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主必有其奴,真是一窝子龌龊东西。

    “你是选择现在自己说,等待宽大处理。还是等会儿受了刑再说,我可不保证你不会缺胳膊少腿的,毕竟谁也不敢保证不出什么意外。”冷景蓉本来只是想吓吓他,可阿飞却一下子傻在了哪里。

    这时候他心里还哪想着什么小媳妇啊,冷景蓉那句话让他傻了,也让他清醒了,他眼前站着的这个人可是天底下最大的毒妇啊。如果她不高兴了,随便用点儿什么手段,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娶媳妇儿都将成为野史探讨的范围了。

    他一边磕头一边大喊着:“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别废了我,只要别动刑,只要留着我的命根子,我什么都招!姑奶奶要问什么我全都说,千万别废了我!我说……”

    阿飞已经进入了自动循环阶段,冷景蓉也怔了一下,这家伙也太不经咋呼了吧,我好像才说了两句话而已啊。没办法,淫威这种东西,多多少少都会带来一些后遗症的,比如:不打自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