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好的不灵坏的灵

    更新时间:2018-12-20 21:45:13本章字数:3215字

    叶苏雯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似的,只是抱着暗香哭,哭的天崩地裂,哭的天昏地暗,嗓子都哭哑了,眼泪都哭干了,还是没停下来。大家想把她抬回去,可别人只要一碰她她就使劲儿抱住暗香,暗香差点儿没被她勒死,也没人敢碰她了。

    甄时青看见这一幕,知道自己有些闹大了,就算他再不想搭理叶苏雯,也必须去象征性的安慰安慰他。

    他几乎是被冷景蓉踹到叶苏雯身边的,但他实在是不会安慰人,只说了一句:“别哭了。”

    只是三个字,却好像有魔力一样,叶苏雯转头看他,抓住甄时青的衣服,哑着嗓子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甄时青不说话,叶苏雯有些受到刺激,垂着他的胸口大声的问:“为什么!为什么!”

    冷景蓉赶紧从旁边拦住她,“苏雯,你别这样,他跟你闹着玩呢。”

    叶苏雯努力的想挣开冷景蓉,奈何她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人怎么可能挣得开冷景蓉,她慢慢安静下来,停止了挣扎。

    冷景蓉见她不动了,放开手。叶苏雯转过身去,看着冷景蓉,目光里全都是狰狞,忽然给了冷景蓉一巴掌。

    “啪!”声音清脆。

    周围鸦雀无声,这一次大家受到的惊吓比刚才叶苏雯被扔到地上时还要惊恐。

    冷景蓉也懵了,脑子里的念头竟然是:以前怎么没发现她会佛山无影掌。

    叶苏雯的面孔已经完全扭曲了,指着冷景蓉大骂:“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他才会对我这么冷淡!因为你他才会躲着我!因为你他才会把我扔下来!都是因为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说着就冲过来掐住冷景蓉的脖子。

    冷景蓉不躲不闪,就那么眼看着叶苏雯掐上她纤细的脖子。甄时青走过来,一个手刀砍在她脖子上,叶苏雯立刻软软的倒了下去。他将叶苏雯扔到后面的人怀里,说道:“她得了失心疯,好好看着她。”

    甄时青走到冷景蓉面前,问道:“你还好吧。”

    冷景蓉看着他,深吸一口气,猛地咳嗽了起来。甄时青站在旁边手足无措,想要帮她捶背,又不知道从何下手。暗香一把推开他,帮冷景蓉顺气。

    咳了半天,冷景蓉终于停了下来,脸色涨的通红。刚才被扇的左脸也高高的肿了起来。

    甄时青心疼的看着,伸出手想摸摸她的脸,却在马上就要碰到的时候缩了回来,柔声问道:“疼吗?”

    冷景蓉摇头,躲开甄时青关心的眼神,说道:“我不过是皮外伤罢了,过几天就好了。而你伤的是苏雯的心,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好?”

    “我的心不在她身上,就算她伤心欲死,也无法让我动容半分。”甄时青不避不让。

    “你不心疼,我心疼。”冷景蓉乜了甄时青一眼,转身离去。

    后面有人想跟着她,冷景蓉吩咐:“谁都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她漫无目的的走着,发现身后还是有人跟着,说道:“我说了,别……”转头一看,竟然是玉龙。

    她摸了摸玉龙,笑道:“罢了罢了,你就跟着吧,只是不要说话就是了,我想静一静。”随即她又好笑自己,玉龙自然是不会说话的,自己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她一个人胡思乱想着向前走着,玉龙温顺的跟在后面。

    就算冷景蓉最开始不明白甄时青为什么把叶苏雯扔下马,闹了这么半天也想明白了。甄时青对叶苏雯,仍然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同意与叶苏雯同骑,但是想来也应该不是他自愿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把叶苏雯扔下马,大概还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想到这里,冷景蓉有些自责。若不是她骑着玉龙去迎接他们,甄时青大概会乖乖的将叶苏雯带回驻地吧。可自己提前出现了,甄时青为了表面自己跟叶苏雯什么都没有,才将她丢下了马。

    因为自己的出现,才让叶苏雯受了这么大的挫折,这么大的侮辱。她怨恨自己打了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甄时青这次也做的太过了,他只要停下马,自己下马就好,何苦这样伤害思雯呢。这样一来,恐怕苏雯跟自己之间会产生嫌隙,这道沟壑就不是那么容易填平的了。偏偏叶苏雯掌握着昭国的财务,不由得冷景蓉不头疼。

    冷景蓉既心疼叶苏雯,又生气甄时青,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天已经有些黑了,玉龙在后面拱了拱她,冷景蓉抱住玉龙说道:“玉龙,若人人都像你这样善解人意,该有多好。”

    玉龙不会说话,只是蹭了蹭冷景蓉。冷景蓉翻身上马,也不拉缰绳,只是好像自言自语的说了句,“玉龙,回家。”

    玉龙轻嘶一声,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冷景蓉回到驻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宇文端就站在门口等着她。见她回来,上前把她扶了下来。看着她的脸,递给她一个熟鸡蛋,说道:“用这个敷敷脸,消肿。”

    冷景蓉接过鸡蛋,边走边在脸上揉了起来,起初有些疼,不过很快就好了,反而觉得很舒服。她问道:“苏雯怎么样了?”

    “太医说是受了刺激,身上没什么大碍,醒了就好了。”

    冷景蓉苦笑着摇头,“她受伤的是心,心病还需心药医。可偏偏她恨的是我,可药引却不是我。否则我挨顿打,她的病也就好了。可是现在,哎。”

    “她打了你,你不责罚她?”

    “责罚她做什么,又不是她的错。况且,她当时已经不清醒了,精神病杀人是不犯法的。”

    “精神病?”

    “厄……”冷景蓉一愣,一不小心,竟然一句话涉及到了现代医学和法律,“就是,当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发了癔症的时候。”

    “不责罚也好,只是这样下去,恐怕她就不值得信任了,财务大权要怎么办?”

    “你倒是看得明白,”冷景蓉赞道,“苏雯出去学医的时候,掌管财务的人还不错,就让他继续管着吧。”

    “你看中的人,自然是不错的。”

    不错?冷景蓉暗道,再不错的人,也经不住世事变化,她当初还看叶苏雯不错呢,怎奈变成了今天这种地步。

    二人走到冷景蓉的帐子前面,宇文端说道:“你今天累了,好好休息吧。”

    冷景蓉点点头,走进自己的帐子里面。

    她坐在梳妆台前面,鸡蛋揉脸的确消肿,现在只是淡淡的红色了。

    她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睡了,今天,她实在是太累了,比打一场仗还要累。只是在睡着之前,她忽然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叶苏雯喜欢甄时青,甄时青喜欢自己,那么自己喜欢的是谁呢?好像有一张脸从脑海中闪过,可还没等她看清楚,就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宇文端看冷景蓉进去了,就回了自己的帐子。没过一会儿,冷景蓉帐子里的烛光就熄灭了。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帐子前面,久久的站在那里不动。

    甄时青目光定定的看着冷景蓉的帐子,那里面住着的,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一别数月,他想她想的发疯。可就在他看到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怀里竟然抱着另外一个女人,他当时就慌了。自己抱着别的女人,她会怎么想?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吃醋?若她生气了,他该怎么办?对了,只要这个女人不在自己的马上就好了。这个念头一出来,他几乎是潜意识的将那个女人扔了下去。等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在地上了。

    可他不后悔,只要她不会误会他,他觉得这是值得的。可她的眼中却不是他了,她只关心那么躺在地上的女人,还因为她而责怪他。是那个女人妨碍了他们的关系,活该被他扔下马,只是她竟然会那样生气,还让自己滚。不过地上那个女人情况确实不太好,若此时争执,只怕影响了他与她的关系。大丈夫能屈能伸,滚就滚吧。

    可那个女人竟然哭了,还哭的那样大声,女人就是麻烦。哎呀,这个麻烦可不包括她。可如果自己再不低头,她就要生气了。罢了罢了,就去劝劝吧。可这女人也太不要脸了,自己不过说了三个字,竟然扑到自己身上来了,还又哭又打的。她好心去劝这个女人,却被打了一巴掌。靠,敢动老子的女人,不想活了吧。他正在想是要生吞了还是活剥了那女人时,她竟然被那女人掐住了。他只得把那个女人打昏了。

    他本来想责怪她几句是不是傻,被掐了也不知道反抗。可她竟然咳嗽了起来。终于她停止了咳嗽,他小心翼翼地问她有没有事。可她的目光是那么冰冷,她对他说:你不心痛,我心疼。然后就留给他一个背影。他多想追上去,可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了一丝力气。她生气了,她真的生气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驻地,呆坐了好久,他才想起来她还没回来。可他只想等在门口,亲口对她说声对不起。但有个人比他更早的等在了那里,终于,她回来了,但她却只跟那个人说话,完全没有看到自己,她与那个人是那样的默契,那个人说的每句话她都点头。

    一直到那个人离开,她一个人进了帐子。可他却躲了起来,一直到那帐子灭了灯才敢出来。只得隔着帐子,在心里跟她说一句:我嫉妒得发狂,心疼的发疯,后悔的头发都快白了,但我却只能这样偷偷地跟你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