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怀孕鸟!

    更新时间:2018-12-20 21:45:13本章字数:3124字

    吉达部队说起来也算是骑兵,若在以前,这些昭国的士兵打死也不会跟他们对练的。可自从冷景蓉一招破了对方的马肚子之后,他们便知道,没有什么压制的兵种,有的只是不思进取的士兵。只要找到了方法,劣势也会变成优势。

    湛国边疆主城,万仞城,将军府。

    陆云生脸色焦急的看着司马秦,问道:“军师,我已经按照你说的,一字不差的将边疆的情况报告给了皇上,可皇上却一直都没有回话,这可怎么是好?”

    司马秦仍是那副淡淡的样子,“将军莫急,我们只要等着就是了。”

    “我怎能不急啊。”陆云生擦擦脸上的汗,“本以为他们只是驻扎在那里,哪知道他们竟然有本事将草原上的马贼给收编了。要知道,这些年我们也没少围剿那些马贼,可却一直收效甚微。没想到他们一来,竟然让这些马贼前所未有的团结了起来。”

    “我们已经将消息传达给了皇上,如何决断,全都要看皇上的意思,将军切莫轻举妄动。”

    “可是,”陆云生心中还是不安生,“眼看着他们一天天的壮大,而我们却什么都不能做,我总觉得心里有愧啊。”

    “将军每日让士兵严阵以待,不敢松懈,盯紧他们的一丝一毫,有任何风吹草动都及时向皇上禀报,没有一丝亏欠。将军为何要心中有愧呢?”

    “敌军侵犯我边境,而我却畏缩不前,只为委曲求全……”

    “将军!”司马秦打断他,“在其他情况下,你所说的,都是正确的。若是那样的情况,我也不会让你按兵不动了。可是现在,你说那边疆勾结马贼的人为敌寇,可皇上并不这么认为啊!”

    陆云生说不出话来,司马秦这话听着有些刺耳,却句句都是实话。

    “将军,只要他们不发兵,我们就不能发兵。若是我们先出手,即使胜利了,在皇上那里,错的也是我们。因此,我们只要守好边关的这道大门,让他们进不来,也就算完成任务了。”

    “哎”陆云生长叹一声,他一生戎马倥偬,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鬼门关也走过无数次,可偏偏这一次如此棘手。他知道司马秦说的都是对的,只得派人严加看守,不让敌人有一丝可乘之机。

    湛国,皇宫。

    百里湛难得没在书房批折子,而是在偏殿里跟邓嘉泽下棋。

    百里湛落下一子,但他好像有些漫不经心,这一步下完之后,那属于他的黑子,局面好像动荡了起来。他说道:“嘉泽,她可能快要行动了。”

    “她?丫头?”邓嘉泽不以为意,手起手落,白子稳稳的守护着自己的大龙,隐隐有扩张之势。

    “嗯,她吞并了周围的马贼,实力大增。”百里湛落子,想要将白子的大龙围住。

    “她倒聪明,知道吸收一切可以吸收的力量。”邓嘉泽仍是不管黑子的动向,只管着自己的大龙。

    “她若只是这样我也不用担心,毕竟那些马贼成不了什么气候,否则这么多年早就发展成一个国家了,何必还要当马贼在刀尖上过日子。我听说她又弄了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用来练兵。”百里湛的黑棋已经将白棋半包围了起来。

    “那就让她练着,你不是正期待着跟她交手吗,如果她太弱了,你反倒没得玩了。”邓嘉泽迟疑了一下,如果再不主动出击,自己的大龙就要被困死了。但他终于还是没有出击,而是再次牢固了他自己的大龙。

    “我是担心她突袭我边疆的大军,你是知道的,她从来不按照常理出牌。”百里湛稍稍得意,这大龙只差两步就要彻底的死了。

    “与其后下手遭殃,不如先下手为强,省的以后后悔起来还没处买药吃。”邓嘉泽终于出击了,虽然只是轻轻的一下,但百里湛那好不容易围起来的攻势,被硬生生的咬出来一个小口。

    “你是说,我们先动手?”百里湛见对方脱困,虽然只是一个小口,但要想再围起来可就难了。便放弃了围困的主意,专心攻击对方的龙头。

    “如何取舍,全在你一念之久。”邓嘉泽在龙头落下点睛之笔,刚刚苟延残喘的大龙立刻活了过来,生气十足,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颓势。

    百里湛看着棋盘,目光闪动,一着不慎,前功尽弃。“好,那就主动出击,我要亲自上阵。”他落下最后一子,正好懒腰斩断了对方的大龙。邓嘉泽数了数棋盘,竟然正好是平局。这一战,谁输谁赢,辨不出分晓来。

    第二日早朝,百里湛在龙椅上正襟危坐。说完了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之后,百里湛慢慢将大家引入正题。

    “各位卿家,朕近日收到边疆急报,前朝余孽已经悉数聚集到边疆,并纠结马贼,不日就要对我方开战。情况危急,朕决定亲自上阵,以保我湛国边境安危。”

    立刻有臣子进言,“皇上,此时万万不可啊。”

    “皇上,敌心未古,皇上若贸然前去,恐怕自己陷入困境,举国难安啊。”

    “请皇上三思,边疆小贼,不过蝼蚁,只要边疆的陆将军带兵出征,自当手到擒来,皇上切不可将自己置于危难之地啊。”

    “皇上,微臣愚见。边疆毗邻蒙国,而我国与蒙国素来交好,若皇上此时御驾亲征,难免蒙国不误会,以为皇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似去剿灭匪患,实际上是目标确实蒙国。若是如此,那蒙国与前朝余孽勾结,我湛国情势危矣。”

    一众臣子齐齐跪下,“还请皇上三思!”

    百里湛眯起眼睛,这就是传说中的“逼宫”吗?很好,一个个看起来都很忠心,只是这次,他心意已决,什么都不能阻拦他与冷景蓉的这一战。他心中隐隐觉得,这一战,将打破他们之间僵持了许久的局面。

    百里湛的声音淡淡的在这朝堂上响起,“你们让朕三思,朕告诉你们,朕已经三思过了,但还是觉得,必须御驾亲征,灭掉这些家伙狂妄的气焰,扬我湛国的威风,方显我国威,让敌军不敢来犯!”

    臣子跪在地上,听到这一番话,全都心有不甘却不敢说话。皇上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执意要去,八头牛都拉不回来。他们就算说的再多恐怕皇上也听不进去,反而让他们自己脑袋上全都别着“找死”俩字。

    天子的圣意,高兴的时候由得他们揣测,随便他们提意见。等着不高兴了,你们爱谁谁,说什么都不会听的,若是说的重了,那你以后就别说话了,省的叽叽喳喳的惹人烦。说白了不过是八个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因为这朝堂上全都是懂得审时度势的政客,所以再也没有人提出异议,御驾亲征的事情也就这么定了。

    俗话说,好事成双。正当百里湛心中期待又可以见到冷景蓉的时候,后宫也传来喜讯,左妃左婉云有喜了。

    自湛国成立以来,这可是第一次有妃子怀孕,百里湛大为高兴,几乎是欣喜若狂的来到了左婉云的宫殿。

    左婉云也是开心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在床上坐一会儿就能傻笑起来。听说百里湛要来,一阵风似的溜到门口去迎接百里湛。吓得宫女和嬷嬷在后面胆战心惊的,一个劲儿的让她慢着点儿,小心别惊了龙胎。

    百里湛还没走进左妃殿,就看见左婉云如一只飞舞的白蝴蝶,自远处翩然而至。他迎了上去,关切的说道:“慢一些,小心身子。”

    左婉云却不管这些,扑到他怀里,在他耳边难以置信的说:“皇上,我怀了你的孩子。”

    “嗯,朕知道了。”百里湛宠溺的抱着她。

    她仍然趴在百里湛怀里,仰头看他,希冀的说:“皇上,这是真的吗?我真的怀了孩子吗?皇上,臣妾要您亲口告诉我。”

    百里湛点着她的鼻子,“你,左婉云,朕的左妃,怀了朕的孩子,朕要封你为贵妃。”

    “谢皇上。”左婉云拜了一拜,被百里湛托了起来。百里湛说道:“你身子有孕,以后一切礼数都要从简,除了见太后和祭祖,朕特许你不用行礼。”

    “是。”左婉云又要行礼谢恩,被百里湛拦住,“朕已经特许你不用行礼,你还要拜,也不嫌累得慌。”

    “臣妾喜欢拜皇上,皇上是臣妾的夫君,让臣妾做什么,臣妾都愿意。”

    “都要做母亲的人了,嘴巴倒跟抹了蜜似的。”

    小孟子在后面小声的说道:“左贵妃温婉娴德,可谓是后宫妃嫔的表率。只是咱们在这里站了大半天了,还是快点进去吧,小心过了暑气。”

    众人这才进了屋子。在出征之前,百里湛几乎每天都陪着左婉云,生怕她出了什么闪失。

    湛国皇宫,皇后殿。

    孙嬷嬷端着食盘走了进去,小声劝道:“娘娘,您已经不吃不喝一整天了,多少也吃一些,别熬坏了身子。”

    丁胜芳置若罔闻,问道:“皇上去她那里了?”

    孙嬷嬷吞吞吐吐的不肯说话,丁胜芳淡淡的说道:“但说无妨。”

    “皇上知道后,就直接去了左妃那里,还封了她贵妃的称号……”

    丁胜芳一改往日摔东西撒气的泼妇样子,只是安静的说了一句:“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