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借刀杀人

    更新时间:2018-12-20 21:45:14本章字数:3163字

    “娘娘高明,这招借刀杀人,实在是妙。”

    “孙嬷嬷,你这就说的不对了。”丁胜芳无辜的看着她。

    孙嬷嬷一凛,听见她说:“我不过是跟左妹妹说了两句话,其他的,都是她自己杜撰出来的,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孙嬷嬷立刻说道:“是奴婢失言了,这件事情确实跟娘娘没有一丝的联系。”

    丁胜芳听着受用,暗爽不已。但是过了一会儿,她又皱眉说道:“可皇上将她软禁了起来,我的一些手段要用起来也被限制住了。”

    “娘娘,他有张良计,咱有过桥梯,没了皇上在她身边,她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嗯。”丁胜芳点点头,总算有机会能了解了左婉云了。

    可她又想起百里湛离开是为了去见冷景蓉,眉头又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恨得咬牙切齿。

    那个女人不仅是她的情敌,还是她丁家的仇人。哥哥的那笔账,总有一天她要讨回来。一想到丁家从此断子绝孙,她就忍不住气的浑身发抖。虽然可以从旁支过继,但到底是不如亲生的看着顺眼。冷景蓉,我这辈子跟你势不两立!丁胜芳一拳砸在桌子上,吓得周围的人全都缩了缩脖子。

    孙嬷嬷也站在旁边不出声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皇后的情绪已经大起大落了好几回了,一会怒一会笑的,变脸比翻书还快出来了好几旬呢。孙嬷嬷有些怜惜的看着她,就在这段时间里面,皇后连续遭到打击,先是哥哥被害,丁家绝后,然后是百里湛御驾亲征,约会小情人,再然后左婉云怀孕,这接连不断的刺激,让皇后的精神也变得不太正常。可是,谁又都不敢来劝她,只能随她自己去想通了吧。

    百里湛御驾亲征,离开京城,朝政大权落在谁的手里,就成了众人瞩目的事情。百里湛膝下无子,这个人选的确定就大有深意了。至少在某些人的眼中,只是皇上的一个小小的选择,便能决定他们未来的方向。分党结帮是是每个朝代都无避免的事情,不管这个帝王有多么的睿智,多么的万众一心,也无法杜绝这种现象的发生。因此,朝中的权臣无一不希望这个权利落在自己身上。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这可是个铲除异己巩固自己势力的不二时机。

    一群人削尖了脑袋巴结百里湛,那些之前拦着他出去的人也不拦着了,还一个劲儿的称赞百里湛圣明,高瞻远瞩,圣驾亲临,不论是多么猖狂的马贼,不论他们怎样的反抗,都不是皇上的对手。简直要把百里湛夸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明明就是千古第一帝王啊。

    其中以丁显做的最为明显。丁穗的事情对丁家的影响颇大,试想,一个家族如果没有后代的延续,只有这一世的风光,还有有几个人愿意跟在后面鞍前马后呢?因此,丁显想借此时机,好好的巩固丁家的势力。只要百里湛把这暂理朝政的权利交给他,那不说明,皇上还是看重他丁家的,有了皇上做靠山,谁还敢小瞧丁家。所以,丁显几乎把他知道的好话全都说了个遍。要换成别人,这么大个马屁派过来,就算没乐晕了,也该熏晕了。

    如此的司马昭之心,瞎子都看出来讨好之意了,百里湛又岂会看不明白,但他全都一笑置之。心中暗道,也该好好挫一挫丁家的威风了,让他知道,这天下到底是谁说了算。

    “伯青。”百里湛笑着看他,眼中满是赞赏,“从现在开始,你正式承袭世子爵位,赐号奚。”

    “谢皇上恩典,臣自当竭尽全力,不负皇上所望。”百里伯青俯伏在地,声音铿锵有力。

    “朕御驾亲征边疆叛贼,朝中之事便交付给朕的侄儿,百里伯青。伯青虽然年幼,但天资聪颖,一直跟在朕的身边,对朝事有着独到的见解,甚合朕意。此次让他代理朝政,也是对他的一番历练。朕离开的时候,一切朝政都由伯青做主,他的命令,就是朕的旨意。还请众位大臣好好的辅佐伯青,确保社稷的安泰稳固。”

    百里湛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别说那些卯足了劲儿献媚邀宠的臣子,就是那些并未抱什么希望,只是暗中观察的臣子,也被百里湛的这一决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百里伯青今年才多大?十四?十五?总之还是个毛头小子罢了。百里湛竟然撇开朝中那么多的臣子不顾,偏偏选了他来代理朝政。虽然他是百里湛的亲侄子,而百里湛不愿将大权交由别人手中,可也不能交给个孩子啊。况且,那丁家不是皇上的亲家吗?皇上为何不选择丁显呢?

    想到这里,众人的目光全都放在了丁显身上。堂堂国丈,脸色已经涨得通红,百里湛这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前狠狠地打了他的脸。而且耳光响亮,震惊朝野。

    丁显站在那里,好似百芒刺背,而自己却是赤身露体的,被人戳着脊梁骨。他丁显何曾受到过这样的侮辱,气的浑身发抖。可是,他看到百里湛那好整以暇的笑容,忽然冷静了下来。百里湛这是挖好了坑,等着他自己跳下去呢,如果他现在出言顶撞,百里湛一定会治他一个觊觎僭越,居心不良的罪名。

    丁家现在处于弱势,与皇上是亲家,这是他丁家最大的筹码。就算现在看似不被百里湛重用,但却没有人敢忘记这个事实,他丁家,只要还是皇上的亲家,就会有崛起的机会。况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丁显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忍,一定要忍。只要他的女儿,湛国的皇后能为百里湛诞下皇子,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撼动丁家的地位。

    丁显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走上前去,恭恭敬敬行了一礼,“皇上圣明,臣虽微薄,但也自当尽心尽力辅佐世子,不敢有半分的懈怠。”

    百里湛眯起双眼盯着他,丁显却一直低着头,做足了礼数,一直鞠着礼,没有起身。

    半晌,百里湛展颜一笑,双手虚扶一下,“丞相快快起身。”

    丁显起身,目光与百里湛在空中碰撞,好像无数的刀光剑影一闪而逝。

    百里湛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看向其他的臣子,“希望众人都是与丞相一样的心意,好好辅佐伯青,确保国泰民安,百姓蒙福。”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朝堂,永远都是最大的剧场,每个人都是演员,悲喜从不露于表面,一张笑脸下面是狰狞的狠辣,而满面泪水掩藏的却是奸计得逞的讽刺。

    下朝之后,百里湛与百里伯青私谈,“伯青,朕此次出去,恐怕有些人居心叵测,要不安分了。你毋须让着他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记住,朕不在宫里的时候,你就是这皇城里权利最大的人。你的命令就是朕的命令,谁若是不从,不用给朕面子,秉公处理。你要是不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才是真的丢了朕的脸面。”

    “侄儿明白了。”

    “让你担当此任,确实有些为难你了,尤其是丞相,恐怕会处处为难你。可朕也要不到更合适的人了。”

    “皇上放心吧,侄子虽然没有您那么厉害,但也不会让一群老家伙难住的。就算有些大树根深蒂固,侄子无法拔除,但也不会让他们肆意蔓延。”百里伯青何等聪明,百里湛的话看似关心他,维护他,可也是在告诉他,有些人,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好好的挫其气焰。毕竟,他是皇上,有些事情不好亲自下手。但百里伯青不一样,他与这些人没有直接的关系。况且,就算他有些事情做的过了,也可以用初生牛犊不怕虎来遮掩过去。谁会指责一个孩子呢?哪怕这个孩子暂时拥有着无上的权利。

    可是,只怕有些人会不顾一切,抵死挣扎,甚至拼个鱼死网破。所以,百里湛还是提醒了一句,“伯青,有些事情,能做就去做,若没有机会,也不要强求。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朕希望回来的时候,看到你平平安安的。”

    “侄儿记住了,皇上也要保重!”

    百里湛拍拍他的肩膀,用力的捏了一下。

    百里湛出行在即,后宫也没有闲着。

    之前,那左婉云劝阻无果反而遭到软禁,丁胜芳成为最大的赢家。若不趁机为自己造势,那她岂不是白费了这番苦心。皇上出行,有什么会比平安归来更重要的。况且她虽是皇后,是后宫之主,但她的身份仍然只是皇上的女人,后宫不得干政。她能为他做的最好的事情,莫过于为他祈福。除了祈福,也没有更好的表达爱意的方式。

    不要以为丁胜芳所谓的祈福只是摆摆样子。她虽然不希望百里湛去见冷景蓉,可百里湛终究是她的夫君,是她所爱的人。为了他,她带着众妃嫔,在皇宫的上丘坛恭恭敬敬的祈福,沐浴斋戒,三跪九拜,一样都不曾错过。连续三天,从不懈怠。三天的祭天之后,也仍然在自己的宫殿里面继续祈福。

    不过,恐怕也只有丁胜芳她自己知道,除了祈福百里湛能够平安回来,她还有没有祈福些别的事情。比如,求个子嗣,比如,求某个子嗣没了,甚至再比如,求某个人最好彻底的消失在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