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章 天黑草高杀人夜

    更新时间:2018-12-20 22:45:12本章字数:3144字

    接着她又去了安放战死将士的地方,负责数烈士的是宇文端,她问道:“损失大吗?”

    宇文端回道:“还好,对方大概也不想拼命,几乎都是伤了,死的却不多,只死了两百多个人。大多数不是被人杀得,而是被马踩死的。”

    冷景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表示自己知道了。她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大多数都是像宇文端说的,身上血肉模糊。冷景蓉不忍再看,说了句厚葬,便回去继续救治伤员了。

    死者长已矣,她虽然伤心,却不能让自己沉溺在这种情绪里面,要为更多活着的人做打算。而要让更多的人有活下去的机会,她就一定要让自己冷静。她是公主,是这个国家的精神支柱,身都可以忧伤,唯有她不行。

    冷景蓉全心全意的帮助着伤员,好像这样就会减少体内那种伤痛的感觉。等着终于将所有的伤员都安顿好之后,冷景蓉已经快要累趴下了。

    冷景蓉捏捏自己的胳膊,暗暗感叹,还以为这段时间已经把身子养回来了呢,没想到还是这么不禁用,才这么一会儿就撑不住了。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些厌恶的锤了锤自己的小腿,那里的肌肉已经打结了。

    看了看天色,已是暮色降临,她站起身来,吩咐人去通知大家开会。

    冷景蓉清了清嗓子,“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战,不算输,但也没赢。”

    “我想大家都心里有数,今天谁也没尽全力,大家都是彼此试探,可这一番试探也能看出来很多事情。”

    “我们人少,经不起消耗,所以一定要尽量保存实力,最好是速战速决,越是这样对咱们越是有利。”

    “从今天之后,我们的战争才真正的开始。彼此出兵的时候,再也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

    “大家一定要提起精神来,我们以后随时都会遇到突袭,万事小心些总没有过错。”

    “当然,我们也不能长他人气势,灭自己威风。怎也不能闲着,要好好研究计策,让他们知道,咱们也不是好惹的。”

    宇文端问道:“公主,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冷景蓉双眼微眯,胜券在握。“他有张良计,我有过桥梯。对方最自豪的是什么,咱们就攻击他们的哪里。”

    众人呼吸一窒,甄时青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样不太好吧,你真的有胜算?”

    “当然。”冷景蓉立刻回答,“我倒要看看,百里湛失去了他最大的优势,还要怎么嚣张!”只是她说完百里湛三个字之后,神情有些异样,好像说出这么名字有些生硬,又带着些我就说了怎么地的强硬。

    这个异样虽然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可一直盯着她的甄时青和宇文端却看的清清楚楚。联想到白天的时候,冷景蓉故意躲开百里湛的样子。如果不是心中有碍,又怎么会如此的放不下。

    宇文端眸子暗了暗,没有说话。可甄时青就没宇文端那么能忍,毫不客气的说道:“希望你说到做到,我也想看看你是怎么将百里湛一点儿一点儿的拉下那个原本属于咱们的皇位!”

    冷景蓉自然是听出了话里面的讽刺,这讽刺暂时蒸干了她心中的那丝酸涩,毫不避让的回道:“请君,拭目以待!”

    甄时青轻哼一声,有些不甘心,却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周围还有些其他的人,这些情绪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冷景蓉说道:“大家今天都辛苦了,先回去吧,甄时青,宇文端,李将军还有暗香留下,有些事情要跟你们商量。”

    郑天寿有些不想走,想要说些什么,可他却有些迟疑。冷景蓉已经旁敲侧击的怀疑过他了,若是此时自己冒头,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正在他思索着怎么找个理由留下的时候,冷景程在一边儿不乐意的说道:“皇姐,连我都不能留下来啊。”

    冷景蓉无奈地看着他,温柔的说道:“小程,皇姐要跟他们商量战争的事情,你是昭国的储君,是昭国的希望,为了你的安全,皇姐不会让你上战场的。可是以你的性子,如果让你知道了这些部署,肯定会偷偷跟着去的,你让皇姐怎么能把你留下呢?”

    虽然冷景蓉说的很有道理,可冷景程还是垂死挣扎,撅着嘴指着暗香问道:“那为什么暗香姐姐就可以留下来,她又不会带兵打仗。”

    冷景蓉解释:“我有要用到她的地方,所以才将她留了下来。”

    冷景程小脸儿一垮,谁都有用,就他没用!可是一想起来刚才听到那些人说的打仗时候的样子,明明受了伤却还是不停地战斗,就觉得心痒难耐,带着无比的艳慕。凭什么谁都能上战场,就他不行啊!

    冷景程在那里左思右想的找借口,可哪一条都不太具备说服力。

    就在冷景程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冷景蓉忽然说:“小程,你真的那么想上战场?”

    “想!”冷景程立刻两眼放光回答,没有一丝的停顿。

    冷景蓉点点头,脸上带着一种释然的微笑,“那你就留下来吧。”

    冷景程一蹦三个高,跳到冷景蓉身旁,又是帮她揉肩,又是帮她捶腿的。边按摩还边问“皇姐,舒服不?”“皇姐,这个力道行不行?”周围的人都好笑的看着他。

    冷景蓉闭眼坐在那里,一个劲儿的嗯嗯嗯的回答,舒服的都快睡着了。只是,她明明是闭着眼睛的,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郑尚书为何一直在那里揉腿呢,难道是身体不适吗?可是现在御医都在照顾伤员,恐怕不能给郑尚书诊治了。若郑尚书是伤到了腿脚,那就更奇怪了,我记得郑尚书从来都不上战场的。”

    郑天寿一直在那里磨磨蹭蹭,他看那几个人没有太注意到他,也就继续装着腿疼在那里不肯走。此时冷景蓉说的话,明摆着是在讽刺他,什么贡献都没做,破事儿倒是不少。郑天寿腆着脸嘿嘿一笑:“公主说的哪里话,老臣只是岁数大了,这腿脚难免有些不利索。老臣这就走,这就走。”说着,他装作艰难的站起来,向外走去。

    冷景蓉闭着眼对着他的背影说:“既然郑尚书岁数大了,腿脚不便,那以后的会议,郑尚书就不用来了,免得累坏了您,还让我担心。”

    郑天寿脚下一个酿跄,却敢怒不敢言,他这可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掘坟墓,虽然冷景蓉只是让他歇着,可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却等于是剥了他的权利,让他变成了一个空有头衔却没有实权的尚书了。

    见没有外人了,冷景蓉跟众人说了自己的计划,众人依计划开始部署。

    冷景程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问冷景蓉,“皇姐,你当时怎么就忽然改变了想法,让我可以参战啊?”

    冷景蓉拍拍他的头,“小程,你是昭国的太子,是昭国以后的皇帝。现在皇姐可以帮你打点一切,可以后皇姐不在了呢?到时候完全没有经验的你要怎么办?与其到时候你傻了眼,倒不如现在全都教给你,皇姐也就放心了。”

    “皇姐!”冷景程立刻不乐意了,“你瞎说什么呢,你永远都在小程身边,哪都不许去!”

    “皇姐只是说也许,这战场中刀剑无言,谁也说不准下一个死的是谁啊。”

    “也许也不行!”冷景程气呼呼的说。

    “好~没有也许。”冷景蓉妥协,拿这个弟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虽然百里湛下令要这场战斗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可他为情所困,其他人不能真这么由着他。司马秦作为军师,这个容易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提议道:“皇上,虽然消耗战可以减少战士的伤亡,可如果一直这么耗着,我们的战士就会渐渐失去斗志,成为一群行尸走肉,万一敌人誓死反击,只怕我们早已在养尊处优之中丧失了战斗力了。”

    司马秦又似有所指的说道:“臣有一事不明,还请皇上指点。”

    百里湛回过神来,“军师想说什么,不妨直说,朕也许是有些想的不周到的地方。”

    司马秦深吸一口气问道:“不知皇上是真的想剿灭对方,还是想让对方投降?”

    百里湛双眼微眯,盯着司马秦,忽然笑了,“朕到底怎么想的,军师自然已经知道答案了,不要避讳,但说无妨。”

    司马秦说道:“那臣就直说了。根据上次短暂的接触,臣发现,敌方虽然骁勇善战,但却全都很惜命。虽然不排除是因为首战只是为了试探彼此而不是真正的战斗,对方没有使出全力。但也很可能是因为他们训练的时间过短,让他们还没产生归属感,因此让他们不想拼命。况且,就算他们真的是忠心事主,但不过半年的时间,想必他们一定还存在很多管理上的漏洞,甚至会管理不严格,我们不妨在这方面多下些功夫。”

    “既然军师这么说了,想必心中已经有了计谋,说出来听听。”百里湛仍是耐心很好。

    “臣以为,不如夜袭敌营。”司马秦建议道。

    “直捣黄龙?”百里湛来了兴趣。

    司马秦点头,“对,直接杀进他们的营地去。经过白天的一战,敌方肯定会放松警惕,肯定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就反扑,出奇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