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章 与君大战三百回

    更新时间:2018-12-20 22:45:12本章字数:3695字

    姜文武被重用,奸细身份警报暂时解除,便传密保给冷景蓉,说了百里湛大肆强压的政策。冷景蓉猜测,百里湛近期一定会有什么大动作。可事实却出乎意料,百里湛并未大兵出击,只是派了几个小部队来进行骚扰,但是这些小部队的战斗意识明显比以前提高了不少。冷景蓉略一思考就明白了这是为什么。百里湛刚刚发布了新的规则,那么现在就是要用铁血手段,来将这个政策执行下去,以他的性格,杀鸡儆猴是最好的方法了。

    百里湛让这些士兵小范围的行动,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如果不全力以赴,那么,这些战士即使不死在他的军令之下,就是死在战场上。拼命了,还有活路,不拼命,结果就只剩下一个了,那就是死。

    冷景蓉粗略的算了算,不过是三四天的功夫,百里湛已经派了十几批人了,看来这执行的力度可是够猛的了。

    此时的百里湛,在某些想法上,竟然和冷景蓉不谋而合。

    邓嘉泽正翻着最近几天的战报,略微皱眉的说道:“这样是不是有些太狠了,毕竟都是咱们自己的兵啊。”

    百里湛不以为然的说道:“如果都是些贪生怕死的残兵败寇,就算有再多,那也没用!”

    邓嘉泽翻着手上的册子,指着其中一页说道:“你看这里,在第一天的最后一仗之中,一共出去了一千个人,才回来了一百多个人,如此惨重的伤亡,若是让其他战士知道了,只怕矫枉过正,反而闹得人心惶惶,逼得大家造反了吧。”

    百里湛表情微动,“那一战我也知道了,的确是有些失策了。只是没想到冷景蓉会忽然下那么狠的手,这跟她最近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所以之后我也改变了战策,不再正面出击,而是从薄弱处插进去,减少了伤亡。”

    邓嘉泽仍是皱眉,“即便如此,死伤也有将近三四成,实在不宜继续下去。”

    百里湛略微思考,说道:“不行,他们的血性还没完全释放出来,还得再继续两天。”

    邓嘉泽有些着急了,劝道:“百里湛,你不要一意孤行,且不论那些真的死在战场上的将士们,这几天来,就是那些因为刀上粘的血少了的战士,你又杀了多少?难道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在乎吗?”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总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战士。大丈夫做事就要这样雷厉风行,手段强硬,才能镇得住场子!”百里湛语气坚决的说道。

    “百里湛!”邓嘉泽的语气也强硬了起来,他很少用如此严肃而正经的语气跟百里湛说话,以百里湛对他的了解,如果他表现出这种态度,就说明有些事情真的很严重,至少在邓嘉泽的眼里很严重。上一次见到他这样,就是在百里湛囚禁了冷景蓉,并且对她施以极刑,但邓嘉泽反对无效的时候。结果就是,邓嘉泽走了,杳无音讯,直到百里湛再次寻找冷景蓉的时候,他才重新回来。

    此时,见到这样的邓嘉泽,百里湛心中微动,语气软了下来,“兵将的态度一直不好把握,但凡是都可以借鉴,比如古人说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用在带兵之道上就成了我的原则就是,高压底下出政权,强将手下无弱兵!”

    “你太偏激了。”邓嘉泽摇头反对,“即便是杀鸡儆猴,也不过是杀一儆百罢了,可是你现在杀了几个了?”

    “杀了几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效果,你不觉得他们最近的战意明显改善了不少吗?”百里湛不答反问,语气带着些商量,他也有些怕邓嘉泽真的生气。

    “你觉得那是真正的你要的效果?”邓嘉泽语气带着些讽刺,还以为百里湛恢复了正常,从仁慈恢复了铁血,却没想到他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你要是把刀架在一只猴子的脖子上,它也会学的乖一些,但猴子是真的服了你吗?百里湛,本来这次战斗就是你的私心,但你是皇上,不知道的人不敢瞎猜,猜到的人不敢瞎说,而敢说的人,也不过只有我一个罢了。我能理解你对丫头的心意,可这心意之间,不该躺满其他人的鲜血。你明白吗?”

    百里湛表情变了变,这话,听着可真扎心啊。他长长叹了口气,说道:“谢谢你的提醒,有些事情,我会重新考虑的。”

    邓嘉泽笑了笑,他拍了拍百里湛的肩膀,走了出去。在他心里,有百里湛的这句承诺,那就够了,因为他太了解他,以他的性格,能说出重新考虑的话,就已经代表服软了。

    见邓嘉泽走了,百里湛紧绷着的身体送了下来。他想起刚才邓嘉泽说的话,那些话并不是指责他,或者说,并不只是为了指责他,更重要的是在提醒他。邓嘉泽的那番话,应该按照倒叙和反语的方式来解答:现在流了这么多人的鲜血,知道真相的人并不只是我一个,有些知道真相的人不敢说出来,而不知道真相的人也会猜到些事实来。你是皇上,这私心可以让你的臣民帮你解决,但是,你的臣民是真心的吗?他们不过是被你的刀架在脖子上逼得罢了。

    只有第一句话,才是真正的问题:这真的是你想要的效果吗?

    想到这里,百里湛暗暗心惊,如果让这些将士一直出于强压之下,那么,压力越大,反弹也就越大,到了最后,不知道会爆发出怎样的力量来,而这力量,还是冲着他自己来的,是他一手逼出来的。

    既然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他这次带兵出征,那么,解决的最好方法,就是,好好的跟冷景蓉打一仗,这也是他的初衷。可是,怎么样才算是好好的打呢?百里湛又头疼了起来,若是直接全军出击,只怕冷景蓉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直接就被击溃了,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百里湛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苦笑着摇头,他真的没办法做到没有私心,他的心,总是偏向她的。

    最后,百里湛终于做了个决定,他要带着最精锐的三万大军,跟冷景蓉来一次真正的大战,一次,他与她的,巅峰之战!

    这一战,百里湛只要一个效果,正面出击,正面冲刺,正面较量,就连百里湛下令出发的时候,战前动员也是言简意赅:“这一战,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一个字,战!不死不休!”

    “出发!”

    之前百里湛只集结三万精锐,就让“马三峰”摸不到头脑,不知道这个命令代表什么意思,而且百里湛只要三万精锐,没有援军,更是让“马三峰”不解,可他还是如实的将密报传了过去。

    冷景蓉看到药梅鸟传的信之后,打开一眼,也是觉得有些怪怪的,就把甄时青,宇文端,还有李将军叫来一起商量。

    出于尊重,冷景蓉第一个问了李将军,“不知将军怎么看这条密报?”

    李泽军有些受宠若惊,回道:“臣虽然参不透他们的真正意图,但是,三万大军,这个词却值得深思,因为这与咱们可用的人数基本相当。可对方的军队远不止三万人,当初我们昭国还在的时候,就已经拥有几十万的兵马了,他百里湛虽然雀占鸠巢,但却不得不承认,他也是在不断的发展的,就算没有百万雄师也差不多了。况且这里是边疆,至少也得有二十几万的兵马驻扎着,才能随时应对敌国的入侵。可是现在,只是三万人马,这百里湛难道是在耍猴子玩吗?”

    甄时青不等冷景蓉问,就自己说道:“哼,谁是猴子还不知道呢,难道还怕他不成?”

    冷景蓉微微一笑,看向宇文端。宇文端也是思索着,他摇了摇头,说道,“这可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他思索着怎么用词,却发现忽然之间想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这个感觉了。

    甄时青追问:“而是什么啊,怎么不说了,大老爷们的,有什么话不能说,还吞吞吐吐的。”

    冷景蓉和李将军也是好奇的看着他,尤其是冷景蓉,她知道宇文端向来细心,恐怕是看出来了什么。

    宇文端略微迟疑,说了出来,“而是司马昭之心啊。”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知道什么?甄时青一头雾水,他怎么不知道是什么啊。

    可冷景蓉却是脸色变了变,显然是听了这句话,心中有了一些想法。虽然她之前也曾怀疑过百里湛带兵来边疆的目的就是为了她,可她一直不愿意肯定这个想法,好像一旦承认了这个想法,也就等于承认了一些东西,一些她不愿意去想更不愿意去承认的东西。

    可是现在,有些东西已经让她无法否认了,而且,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此时更是被宇文端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看着其他三人等着她说话,冷景蓉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们不觉得百里湛的行为,就是想跟咱们打一仗吗?”

    就是打一仗?三人听完都是一愣,随即,甄时青第一个反应了过来,重重的哼了一声,显然他是想到了什么,而且,很可能是跟冷景蓉一样的想法,他说道:“百里湛那小子,阴的不行,就跑来玩明的了,真是让人恶心!”

    宇文端劝道:“你不用在这里生气,既然他想真刀实枪的打一次,我们奉陪就是了。”

    “别让老子知道他存了什么鬼心眼,否则我一剑砍死他,反正他不是我的对手!”甄时青握住了腰间的长剑,一截泛着寒光的剑身“蹭”的露了出来。

    冷景蓉无奈地看着他,就是到有些话让他知道了,准得乱套。她说道:“你当百里湛真的傻吗?他会留下这种把柄让人发现吗?”随即,她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好像急着帮百里湛解释似的,急忙继续说下去,:“上次他带一千人来攻打咱们,我们也只派了一千人,这一次,他不过是礼尚往来罢了。”

    虽然其他三人觉得冷景蓉的话有些牵强,但是仔细想想,在战场上,也不过只是要一个借口罢了,至于这借口是什么,并不重要,大家要的,不过是过程和结果而已。

    虽然对方只带了三万人,但却是最顶尖的存在。这是一场硬仗,必须从长计议。

    正在这时,门帘忽然被人掀开了,冷景程气呼呼的走了进来,“皇姐,你又扔下我!”

    冷景蓉看看自己的弟弟,她这次的确是故意的,从她收到密报的一霎那,就知道这一仗不好对付,便特意没有通知冷景程。可是,他却自己找来了。

    冷景蓉心里矛盾,她犹豫了半天,再三思量,最后终于说道:“好吧,但是你要一直跟在你甄哥哥和宇文大哥身边,不准乱跑。”

    她又看向那二人,“小程就拜托你们了,一定不要让他有任何闪失。”“嗯!”二人没有多说,但是承诺这东西,不是说的多也会做得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