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6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

    更新时间:2018-12-20 22:45:12本章字数:3454字

    冷景蓉被百里湛带着跑出去了好久,再跑回来的时候,战斗竟然已经结束了,战场上全都是尸体,横七竖八的,却只有湛国的战士在清理尸体,而她昭国的人全都不知所踪。

    冷景蓉心头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她猛地抓住其中一个人,握紧他的领口问道:“人呢!人都哪去了!”

    被她抓住的人吓了一大跳,连忙挣扎着,脸上还带着一丝委屈说道:“我,我是人啊,我,我不是鬼。”因为害怕,竟然说的颠三倒四的。

    “我说的不是你,我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冷景蓉手上加重了力道,那人的脸一下子憋得通红,回道:“走了,都走了!”

    “什么意思?”冷景蓉目露凶光。

    那个被抓住的人眼睛向四周看了一下,其他在这里清理尸体的人,全都躲得远远的,哪怕他们有很多人,哪怕这女人是敌国的公主,可他们就是不敢靠近过来。

    那人用力的喘着气,心一横,说道:“输了,就走了呗!”

    冷景蓉的手一松,那人连忙大口喘气,也顾不得头昏眼花,一溜烟的跑远了。

    输了?冷景蓉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样,怎么会输了呢?自己不过走了一小会儿罢了,怎么就输了呢?冷景蓉看着那满地的尸体,忽然觉得嗓子被人紧紧地篡住了,喘不过气来。

    这些人,这些人都是她手下的兵啊,有跟着她学怎么抵制骑兵的步兵部队,有她亲手招安亲手调教的吉达部队,忽然,她的目光一紧,冲到一具尸体前面,那是她费劲苦心培养的特种部队当中的一员啊!

    冷景蓉的心沉到了谷底,就算是输了,可是凭着特种部队的本事,把队员的尸体带回去的能力还是有的,可是现在,这尸体竟然就在那里躺着。虽然有无数的尸体陪在身边,可仍然是感觉孤零零的。

    他们到底要输的多么惨,才会连带着队友尸身离开的功夫都没有。

    冷景蓉背起那具尸体,特种部队的成员年龄都不大,这个死去的队员不过十五岁,跟小程差不多大,最喜欢跟冷景蓉学习机关之术,而且颇有天赋,天狱里的不少设计,就是出自他的手笔。这小子脑子机灵,平时总喜欢说些俏皮话,冷景蓉还记得他曾经说过:“教官,你别看我现在还小,我将来可是要娶最漂亮的媳妇的,然后亲手给她做个最漂亮的凤冠,让她住在我亲手盖得房子里面。”

    冷景蓉忽然觉得鼻子一酸,她紧了紧背后那已经冰凉的身躯,轻轻说道:“小蔡,你放心,教官一定会给你盖一座漂亮的墓碑,让你在来世娶个最漂亮的媳妇,带着你做的最漂亮的凤冠嫁给你。”

    冷景蓉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驻地走去,而那些湛国的士兵却连大气都不敢出,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阻拦她。

    冷景蓉回到驻地,特种部队的成员立刻眼尖的看见了她,连忙冲了过来,“公主!”“公主没有事吧?”“公主有没有受伤?”众人七嘴八舌的问着。

    冷景蓉机械性的摇了摇头,把背后的身体放了下来,众人连忙接了过来,摇着他喊道:“小蔡!”“小蔡!”可是,死人怎么可能会回答呢。其实,以他们的眼里也看出来小蔡早就已经僵硬了,可他们还报着最后的一丝希望,万一,万一他还活着呢?

    李泽军听到响动也急忙跑了出来,“公主,你可算回来了,可急死我们了。”

    冷景蓉强压下心中的那种悲伤,说道:“我没事,把我走后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是。”李泽军心中也是难受,声音沉重的说道:“这一战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尽管我们也做好了应对之策,可他们的三万人是从百万大军中选出来的,又比我们的人熟悉地形,在很多地方我们都是吃亏的。而且……”

    李泽军的话停了下来,眼神也有些游移,这种情况,在这个耿直的老将军身上出现的次数可不多。

    “但说无妨,只要是跟今天的战事有关的,全都说出来,有什么想法,有什么猜疑,都可以说。”

    “是。”李泽军继续说道:“在战场上,公主忽然失踪,而且听说还是被百里湛带走的,大家都有些慌神了,一时间人心也有些紊乱,而且敌人此次的战意很高,很快就此消彼长的被压制住,这时候,太子说他要去找公主你,让其他人专心战事,有了太子的命令,这才让军心稳定下来。”

    冷景蓉点点头,小程的这种处理方法不错,只是,她皱皱眉,急忙问:“小程自己去找的我?”

    李泽军有些惭愧的低下头,“老臣无能,拦不住太子。况且太子的那匹白马,速度奇快,又颇通人性,而太子的性子也是倔强,谁都没能追得上。”

    “小程有些冲动了,等会儿我会说他的。”冷景蓉有些无奈,这个弟弟,平时倒是聪明得很,只是一遇到事情,便有些毛躁了。只是冷景蓉没有看到,跟在她身后半步之遥的李泽军脸上,忽然闪过了一丝慌张。

    说话间,二人已经行至平时议事的军帐里面,冷景蓉掀开帘子,看见里面就坐着甄时青和宇文端两个人。心中有些诧异,自从答应了小程以后带他上战场之后,所有的会议都会让他一起参加的,可是今天……

    冷景蓉问道:“小程呢?”周围一片沉默。

    她再问,语气已经有些凝重,“小程呢?”仍是没有人回答。

    她深吸一口气,说道:“不管小程是怎么了,是生是死,你们总要让我知道吧,就算我现在不知道,可是我还能永远都不知道吗?”

    宇文端缓缓站了起来,他的声音比较柔和,说话也比较严谨,让他来说,能让人容易接受一些,“公主,太子暂时失去了联系。”

    “什么叫暂时?”冷景蓉抓住了这个敏感的词语,问道。

    宇文端仍是食古不化的表情,“太子骑着玉龙出去找公主,身边没有带任何侍卫,至今未归,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了,到现在还没找到人。”

    小程,失踪了。当这五个字出现在冷景蓉脑海中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失去思考的能力了。不,准确的说,是因为她想得太多太快太乱,已经分不清自己想的是什么了。

    在这么紧张的战场上失踪,周围没有一个侍卫,只身一人离开,发生危险的概率太大了。

    见到冷景蓉这个样子,三个人都有些担心,甄时青也难得正经了起来,“你不要太担心,玉龙颇通人性,而且认识回来的路,一定会带着太子回来的。”

    冷景蓉好像抓住了一丝救命稻草,慢慢冷静了下来,下令道:“李将军,你带着剩下的人马,去敌营前面叫阵,不用真的攻打,只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就行了。”

    “宇文端,你带着几个特种部队的人,悄悄潜进敌营,去打探小程是不是被撸去了。”

    “甄时青,你带着吉达部队的人,去草原上寻找小程,要带着马哨,只要能找到玉龙,就一定能找到小程。”

    三人领命,见冷景蓉匆匆茫茫的往外走,呼哨着她的马,甄时青一把拉住她,“你要去哪?”

    “我去个地方,小程有可能在那里。”冷景蓉挣开他,翻身上马离开了。

    冷景蓉要去的,就是百里湛刚才带她去的地方。玉龙熟悉她的气味,一定会循着气味找过去,如果小程半路没有出什么意外,一定迟早会找过去的。

    马儿在草原中奔跑着,嘚嘚的马蹄声跟冷景蓉心脏的旋律响着一样的节奏,只是,当冷景蓉到了那个地方之后,心忽然就凉了下来,差点儿停止了跳动。

    周围的草有着明显被砍断和压折的痕迹,还有马蹄和脚印的痕迹,但是冷景蓉无法确定这是不是之前她与百里湛留下来的。

    她拨开一片草,瞳孔收缩了起来,地上有血!

    虽然这里的泥土有些微微发红,可是那血的颜色太过触目惊心,一眼就能认得出来。冷景蓉又在周围找了找,看到了一撮白色的马毛,上面还带着一小块皮肉,像是硬生生被人从上面薅下来的一样。是玉龙身上的毛皮,肯定没错,只有玉龙身上的毛,才在阳光下看起来像是透明的水晶一样,带着晶莹的质地。

    冷景蓉瘫坐在了地上,小程,难道小程真的出事了吗?她晃了晃脑袋,提醒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只有冷静了,才能发现真相是什么。

    她重新看了看那血迹,用手沾了一些,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是马血,呵呵,是马血,太好了,不是人血。”冷景蓉自言自语,又是哭又是笑的,这是从绝望到希望的喜极而泣。

    可是,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是玉龙带着小程逃走了?冷景蓉又看了看周围打斗过的痕迹,心中一凉。

    这个地方只有她和百里湛知道,如果小程追到了这里,难道是被百里湛抓走了吗?

    想到这里,冷景蓉再也不敢耽搁,骑着马狂奔回去。

    也没下马,直接冲进了驻地,李将军和甄时青已经回来了,她冲向甄时青,一把抓住他问道,“怎么样,打听到小程的消息了吗?”

    她冲的极快,抓住甄时青之后身子还在向前冲着,甄时青连忙扶住她,见她着急,直接说到:“我们在姜文武的帮助下,几乎将他们的大本营翻了个遍,什么都没找到,姜文武也说,没见到今天有关押什么人的情况。”

    “一点儿也没有?”冷景蓉身子晃了晃,有些支撑不住。

    甄时青将她扶着坐下,有些不忍心,却还是摇了摇头。

    冷静两眼一黑,觉得喉头一甜,口中便涌出一股血腥味儿来。

    冷景蓉始终不能甘心,总觉得小程就算没被百里湛抓去,也是被其他湛国的人抓去了,就行当初被丁显囚禁起来了一样,想到当时小程受的苦,冷景蓉有些承受不住,深受刺激,便带着人又跟百里湛打了几仗。虽然赢了,但却仍一直都没有冷景程的消息,冷景蓉有些绝望了,任甄时青和宇文端怎么劝,她也仍然形同枯槁,看着让人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