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章 情意绵绵玉生香

    更新时间:2018-12-20 22:45:13本章字数:3342字

    二人都是一愣,随即大喜,连忙跟了上去。心中也稍微有了些安慰,这个女人,总算是有些活人气息了。

    冷景蓉来到最前方,她不想跟这些人动手,毕竟曾经是她的手下,擒贼先擒王,她大喊:“郑天寿,我知道你就躲在后面,给我出来!”

    可是,迎接她的不是什么郑天寿,而是几支飞速飞出来的箭矢,冷景蓉大惊,连忙躲闪,但那箭一连射出了七八支,封死了她的所有退路,冷景蓉只能尽量减少伤害,却还是在肩头上中了一箭。

    箭矢几乎射穿了肩胛骨。冷景蓉有些苦笑,这也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那箭是她亲手设计的,是升级版的诸葛连弩。一次最多可以发射九支箭,排列的十分巧妙,封死了人的所有退路,如今,却招呼在了冷景蓉自己的身上。

    虽然这箭没有毒,可却是用坚硬的寒铁所造,长时间留在体内会对身体产生大的危害,中箭后如果不及时处理,也会出现一些问题,尤其是女子,甚至会因为寒气入体,导致不孕。

    冷景蓉用力的将箭拔了出来,头上冷汗直冒。

    这一幕显然被郑天寿看的清清楚楚,他在后面大喊:“还愣着干什么,妖女已经受伤了,还不快把财宝抢过来!”

    甄时青和宇文端见冷景蓉受伤,连忙过去查看,冷景蓉骂道:“别管我,还死不了,赶紧去指挥战斗!”

    冷景蓉策马到了后方,轻轻的拉开肩膀上的衣服,从怀里找出个药瓶,直接将里面的药撒了上去,那已经变得有些铁青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冷景蓉将药品重新放回怀里,刚要重新回到前方,忽然听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她急忙躲了过去,可是肩膀上一阵疼痛,让她的动作迟缓了一些,紧接着,她就觉得后颈处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然后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冷景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宽敞明亮的屋子里,身上盖着柔软舒适的明黄色锦被,到处都透露着富丽堂皇。

    她摩挲了一下身上的被子,心中有了明悟。

    这天下能盖这个被子,会给她盖这个被子,敢给她盖这个被子的人,只有一个人,可是,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难道,自己又穿越了?

    冷景蓉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她以后不会没事儿就穿着玩一玩吧。不要啊,穿越这东西,穿一次叫奇迹,穿两次叫巧合,穿三次,那就叫习惯性穿越了,那是病啊,还没得治啊。

    这是,外面走进来一个年约四十的妇人,看得出年轻时也是个美人,即使现在脸上有些风霜的痕迹,可却十分的得体。她见冷景蓉醒了,急忙快走几步,倒了杯水,递到冷景蓉嘴边,说道:“你流了不少的血,先喝点儿水再说。”

    冷景蓉警惕的看着茶杯,这里可是百里湛的地盘,虽然看得出这个妇人不会武功,慈眉善目的,可却不得不提防,越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害起人来反而越狠。

    夫人将茶杯放在床头的小几上,说道:“这里是将军府,万仞城的陆将军就是奴家的夫君。皇上自从来到万仞城,便是住在这里。皇上守了你好几天了,你却一直昏迷着。要不是太医说姑娘无碍,养几天就能醒,皇上恐怕会立刻带着姑娘回京呢。这会儿要是知道姑娘醒了,皇上定会马上过来的。”

    “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冷景蓉知道这陆夫人说的都是真的,有百里湛在,也确实没有人敢动她。

    “奴家一个妇人,哪里知道这些。不如等会儿皇上来了,姑娘亲自问吧。”说则会,她又拿起茶杯,“姑娘还是喝点儿水吧,听听这嗓子都哑了呢。”

    这一次,冷景蓉没有拒绝,被陆夫人扶着喝下了水。冷景蓉轻道:“谢谢。”

    陆夫人一笑,又将她扶着躺下,“姑娘先歇歇,我去看看皇上来了没有。”说着,便走了出去。

    冷景蓉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怎么,就又落到他手里了呢?还没等她感叹完,就听见刚刚走出门口的陆夫人“哎呦”一声叫唤,随即,门像是被一阵风吹开了一样,一个身影冲了进来。

    那个穿着龙袍的男人微喘着看着床上的人儿,是她,她醒了,那双眼睛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只不过,那眼睛中原本应该睥睨天下,应该灵动无双的神采,全都消失不见了。那眼睛的主人向他看来,好像在看他,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看一样。

    百里湛轻轻坐在床边,好像怕吓到她一样,声音也轻柔了起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冷景蓉淡淡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百里湛说道:“你先安心养伤吧,其他的事情都由我来处理。”

    冷景蓉看看他,又将头转向了别处。好像在说,你会知道些什么,不过是说些客套话骗我罢了。

    百里湛笑着将她的头扳回来,说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不相信我?”

    冷景蓉略微歪头,仍是错开他的目光。

    “你--”百里湛双手捧住她的脸,压在了她的身上,将自己的脸凑了上去,鼻尖碰到了一起,对着她的眼睛说道:“相信我,我会帮你找到小程,一定。”

    百里湛的眼神是那样的诚恳,毫无杂质的,只是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冷景蓉的心脏不争气的狂跳了两下,她蓦地闭上了眼睛,不再与百里湛对视,否则,有些东西就要冲出她的掌握了。

    百里湛瞪眼,臭女人,竟然敢闭上眼睛,不过,那密长的睫毛弯出好看的弧度,眼珠在下面滴溜溜的乱转,带着眼皮也一阵鼓动,百里湛轻轻抬起头,在她的眼皮上吻了一下。

    冷景蓉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险些睁开了眼睛。

    百里湛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往她的脸上吹着气儿说道:“你要是不睁开眼睛,我可就一直亲下去了。”

    冷景蓉动了动嘴角,仍是不说话。

    百里湛的唇从她的额头,到眉角,鼻梁,颧骨,一一的轻轻啄吻着,眼看着就要亲到嘴唇了,冷景蓉已经感觉到一种温热的感觉靠近了自己得嘴唇,她紧紧地抿着嘴唇,眼睛也狠狠地闭了起来。

    百里湛在她嘴唇上轻啄了一下,“傻瓜。”说着,便坐起了身。

    这就完了?冷景蓉的身子紧绷着,虽然那个人的气息已经离远了一些,可是,他真的决定,就这么结束了?

    冷景蓉偷偷地睁开一只眼睛,见到百里湛正坐在床边好笑的看着她,她立刻两眼放空的盯着天花板。

    百里湛抓起她的手,在唇边吻了吻,“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好好在这里等着我,我晚上回来陪你。”

    见冷景蓉仍是爱搭不理的样子,百里湛也没有再强求,帮她掖好被子出去了。

    冷景蓉这才放松了下来,暗暗骂自己,明明应该全心全意的放在小程身上,为何在这个人面前却总是把持不住,弄得好像怎么样了似的,虽然他和她,好像早就已经怎么样了。

    --

    虽然冷景蓉觉得这样很可耻,但事实的确如此,她竟然安心的在将军府住了下来。

    百里湛白天去处理战事,派人出去打听冷景程的消息,晚上便抱着冷景蓉睡觉,可惜冷景蓉身上有伤,不能做什么剧烈运动。但是偶尔占占便宜还是可以的,只是,要冒着被踹下床的危险。可百里湛脸皮够厚,被踹下去了也会自己爬上来。可喜的是,冷景蓉并没有多么的排斥他,如果只是老老实实的抱着她睡觉,她是不会反抗的。这个发现让百里湛开心不已,连他身上那种冷酷嗜血的气质都被冲淡了不少。

    冷景蓉这段时间也有了些气色,她白天在那里安心的养伤,陆夫人没事就会过来陪陪她,说说边疆的一些趣事。冷景蓉本来就是耐得住寂寞的人,有的时候,寂寞才能让她真正的安心下来。

    她发现,百里湛竟然没有派侍卫看着她,除了两个在门口放哨的侍卫,可那是例行公事,并非是针对她一个人的。百里湛所做的种种,她都看着眼里,记在心上。

    想他百里湛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竟然为了逗她笑,在晚上极尽耍赖之事,像癞皮狗一样的贴在她身上,虽然经常会有些小动作,可却从来没有逾越过那一步,他不过是为了让她有些情绪罢了,哪怕是生气,哪怕是恼人,可只要不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任君采撷的样子,就都是好的。

    不仅仅是这些,百里湛还会跟她讲每天的战事。虽然百里湛打的都是她自己的兵,可也不得不佩服他的用兵之道。

    冷景蓉这才知道,其实之前,百里湛的战术还是有些保守的,并没有发挥他的全部才能。她暗想,他大概是考虑到自己的感受了吧,现在自己不再那里了,他便放开手脚大干了起来。

    百里湛的风格和冷景蓉的风格大相径庭,冷景蓉擅长计谋,喜欢出奇制胜。而百里湛确实雷厉风行,用雷霆手段狠狠地压制住对方,趁其病,要其命。

    百里湛曾有一次悄悄的问冷景蓉,“我杀了你这么多的部下,你恨不恨我?”

    冷景蓉回道:“你杀的是我曾经的部下,我的部下,早就离开战场了。”

    有了冷景蓉的这句话,百里湛算是彻底的撇下了包袱,再也不留情,狠狠地打压起郑天寿所带领的队伍。

    最让冷景蓉感动的,是百里湛不遗余力的帮着找小程。原本冷景蓉还怀疑百里湛是做戏给她看,可百里湛每次都是让探子直接到她这里来汇报,不像是事先准备好了的样子。

    基本上每次说的话都差不多:“禀报皇上,今天属下在河边搜索,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禀报皇上,在萨迦山附近发现了狼群,但是没有任何有人遇害的痕迹。”

    “禀报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