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 狼狈为奸

    更新时间:2018-12-20 23:45:12本章字数:3375字

    听见冷景蓉打喷嚏,站在下面的百里湛条件反射的向前迈了一步,却不知为何收住了脚步。只看见冷景蓉抱臂搓了搓,然后一个利落的翻身跳下了屋顶,动作干净利落,稍微宽大的衣裙在空中展开,好像一只飞翔的燕子,轻盈而矫捷,听着声音应该是进到寝宫休息去了。

    小孟子在旁边悄声的说道:“皇上,那位进去了,咱们也进去吧。”

    百里湛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一些情绪,说道:“不进去了,还是回书房吧。”

    小孟子不敢多说,只陪着百里湛往回走。

    这天晚上,百里湛睡的并不踏实。一闭上眼睛,就浮现出冷景蓉飞身而下的样子,转瞬间,就被黑暗吞没了,再也回不来了。百里湛心头升起百般滋味,是进?还是退?或者按兵不动?到底怎么样,才能把这个女人彻底的绑在身边,让她再也别想跑掉,这个问题,太难了。

    第二天,百里湛按照生物钟早早的醒了过来,豪无意外的成了熊猫眼。小孟子服侍的时候,忍不住又开始多嘴起来,“皇上,您以后可不能这么熬着了,昨天您睡下的时候,天都快亮了。您看看,这才一个晚上,眼圈都乌了。”

    百里湛打了个呵睡,睡眼朦胧,刚一出了被窝就觉得一股寒气嗖的一下包裹住了他,饶是小孟子手脚麻利的给他穿上衣服,他也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小孟子连忙说道:“皇上,你这该不会是受了凉吧。这昨晚上在风里站了大半宿,现在天又凉了,您可得仔细着身体。奴才等等下让人给您熬些姜汤来喝。”

    百里湛大清早就听着小孟子罗哩罗嗦的,却觉得这样的感觉还不错,至少有个人真的在关心你。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那姜汤也给芙蓉殿送去一碗。”

    小孟子答应了下来,挤眉弄眼的对百里湛说道:“皇上,您和那位还真有默契啊。您在书房坐了一晚上,那位在屋顶上坐了一晚上,又一起看了半宿的月亮,这还真是花前月下了呢。”

    百里湛满意的点了点头,大早上的就被他魔音穿脑,这才听见一句比较顺耳的话。嘴上却仍然骂道:“就你知道得多!”

    --

    话说皇后昨天刚要出门去见左婉云,却忽然停住了脚。孙嬷嬷跟在后面小声的唤了一声:“娘娘。”

    丁胜芳转身回到自己的寝宫,说道:“今天先不去了吧。”

    “这是为什么?”孙嬷嬷奇怪的问道。

    丁胜芳解释,“她刚受了那个小贱人的气,又被皇上冷落了一番,此时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这时候去了,她虽然嘴上不敢反驳我,可心里却是听不进去我的话的。”

    “可是,娘娘,“孙嬷嬷说道,“这老话说的,趁热打铁,虽然左贵妃心情不好,可也正是需要人安慰的时候啊。况且她素来信服娘娘,定然会听娘娘的话的。”

    “趁热打铁?”丁胜芳毫不掩饰语气中的不屑,“要真是铁,早就被我磨成针了,可惜只是个木头,还是块朽木,怎么也不可能炼成真金。若是不小心让她发了火,在把以前的事情抖落出去,只怕是引火自焚,连我也不得安生了。”

    “娘娘考虑的周全,老奴明白了。”

    这过了一个晚上,想来有些皮业也该消磨的差不多了,丁胜芳便打扮的整齐,朝着左妃殿过去。

    刚到了左妃殿的门口,丁胜芳就看到这里的守卫比以前多了不少,平时有些懒散的下人脸上也都带着些严肃的神情,显然是被特别的关照了。

    丁胜芳走进去,机灵的小太监连忙通报:“皇后娘娘驾到--”

    丁胜芳也不等左婉云出来,就自己走了进去。正好迎上刚刚走出来的左婉云。

    左婉云行礼,“给皇后娘娘请安。”

    丁胜芳连忙扶起她,笑容可掬的说道,“妹妹快些起来吧,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行什么礼啊。况且皇上和太后都曾下令过,让妹妹不用行礼的,我又怎么敢受这一礼呢。”

    “谢皇后娘娘。”左婉云这一礼是真心的行给丁胜芳的,在她眼里,这后宫里面,就连太后都是帮着冷景蓉的。跟她在一条战线的,也只有皇后了。

    丁胜芳拖着她的手,二人一起坐下,一副亲密的样子。丁胜芳端详了一下左婉云的脸色,说道:“妹妹的脸色不太好,是休息的不好,还是吃得不好,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呢?”

    “回皇后娘娘,臣妾昨天动了胎气。太医吩咐臣妾要好好休息。可臣妾心里不痛快,总觉得有块石头压在心里,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今天一天都没什么精神,也没什么胃口。”

    “妹妹这样怎么行,“她拉着左婉云的手,目光却在周围扫了一圈,说道:“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惹了左贵妃不高兴,还不快过来领罪!”

    秋儿在旁边小声说道:“皇后娘娘,我们这些做下人的,那里敢惹主子的不痛快啊。昨天,是,是……”

    “是什么,吞吞吐吐的,有什么是不能说的。”皇后声音拔高了些。

    秋儿连忙回道:“是那位还有皇上,甚至连太后的话,都让人听着不熨心啊。”

    左婉云听的难受,眼圈都红了起来。想她昔日风光,今日竟然有种众叛亲离的伤感。

    皇后连忙说道:“妹妹千万别伤心。这后宫里面的女人,就像是花儿一样,这一朵开了,那一朵也开了,皇上多看几眼新鲜的也是有的。我们都是宫里的老人了,这些道理难道还看不透吗?”

    “可是,“左婉云嗫嚅这说道,“这花儿总有谢了的一天,这开的早的,谢的也早,恐怕这次皇上很难再回头看我了。”

    丁胜芳摇头笑道:“妹妹说什么傻话呢。是谁说开的早,谢的也早这样的糊涂话。当初你我一同入宫,皇上最宠爱的就是你。去年宫里来了个静嫔,皇上整整专宠了一个月。可不过是偷着给家里送了几样东西,皇上就再也不理她了。这后宫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偷着接济家里的不是没有。可偏偏那次皇上就发了大脾气。这皇上的心思,谁又能明白呢。她后来还要闹,让皇上回心转意。可皇上却只是越来越烦她,到如今呢,不过是一缕香魂罢了。”

    左婉云越听哭的越厉害,“皇后娘娘,我以后也会落下这么个下场吗?”

    “妹妹别急,我还没说完呢。”丁胜芳继续说道,“这开花为的是什么?是为了结果子啊。那静嫔专宠那么久,肚子却连个动静都没有。不结果子的花,再美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可妹妹你就不同了,你肚子里的可是咱们湛国的头一胎。这颗是个好兆头,这有一就有二,皇上的后宫可算是开枝散叶了呢。”

    左婉云稍微平静了一些,“可是,皇后您不知道。昨天要不是因为这肚子里的孩子,皇上说不定就真的翻脸了呢。臣妾真怕有一天,皇上连这个孩子的情分都不顾了呢。”

    “妹妹何须杞人忧天,难道连这血浓于水的道理都忘了吗?皇上断不会不要自己的孩子的。”

    “如今,是因为这宫里只有我一个有孕的。等着将来皇上的孩子多了,事情恐怕就难说了。”

    “就算将来皇上有了其他的孩子,可你肚子里的这个,定然会是大公主或者是大皇子,轮起来身份和地位肯定会比其他的皇子有些不同的。”

    左婉云忽然心头一颤,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将来,皇后娘娘的孩子肯定是要比我的孩子尊贵的。就算臣妾的孩子是大公主或者是大皇子,臣妾也不敢生出半点儿忤逆之心。可是,就怕……”她目光带着不甘与恐惧,好像要隔着空间看到那个人一样。

    “怕什么?”丁胜芳的声音也带着冷意,显然已经猜出了左婉云要说什么。

    “只怕是那位也有了孩子,以皇上对她的心意,只怕那位的孩子被立为皇储也是可能的啊。”

    丁胜芳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咬牙切齿的说道:“她的孩子也想当太子,做梦!”

    左婉云苦笑一下,“臣妾也不求自己的孩子能有什么大出息,只要平平安安的长大就可以了。但是那位的手段臣妾也听说过,只怕臣妾的孩子,将来的日子难过了。”

    丁胜芳一愣,目光有些诧异的看向左婉云。她这才发现,自从自己来了之后,并不是她在控制着左婉云,而是一直被左婉云带着话题,到了此刻,她才反应过来,左婉云的目的。这女人要做娘了,果然是不一样,就连智商都提高了。

    不过,丁胜芳暗笑,这样也不错,至少这左婉云的目的跟她是一样的。

    丁胜芳说道,“妹妹的担心,也是我的担心。既然那女人生出来的孩子是个孽种,那到不如从一开始,就让她生不出来孩子好了。”

    “皇后的意思是?”左婉云追问。

    “让女人生不出孩子的方法太多了。当年要不是我误吃了……”皇后脸上显出悲色,好像想起了什么痛苦的回忆一样。但很快又收敛了起来,抬头看向左婉云说道:“妹妹,这后宫之中,能帮我的,也只有你了。你可愿意帮姐姐一把吗?”

    “皇后娘娘,只要臣妾的孩子能平平安安的长大,只要能扳倒冷景蓉那个女人,不让她害臣妾的孩子,臣妾什么都愿意听您的。”

    丁胜芳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左婉云虽然智商提高了,可心心念念的全都是肚子里的孩子。反倒比以前更好控制了。

    二人针对此事商量了很多办法,有很多计策都是左婉云听都没听过的。左婉云也暗暗想过,为何皇后会知道这么多害人子嗣的事情。后来她劝说自己,向来皇后对那冷景蓉恨之入骨,早就想除之而后快,所以想了很多方法,只是一直没机会施展罢了。二人虽然计划的很好,可真正施行的时候,却遇到了重重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