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章 何患无辞

    更新时间:2018-12-20 23:45:12本章字数:3299字

    丁显虽然心中有些惶恐,却也不得不进宫一趟了。事关重大,丁家的未来也许就在这一举,不管是生是死,丁显都要尽力去做才是。

    来到皇后殿,孙嬷嬷立刻把丁显请了进去,并让人看好房门,谁都不许进来。

    丁显见到女儿,看她身形消瘦,容颜憔悴,那原本玉润丰盈的脸颊都凹了下去,心中有些伤感。想他丁家向来风光,如今却落得自己在朝廷上不得待见,女儿在后宫不得待见。心中一酸,强压下这种无法言明的感觉,说道:“芳儿,如此紧急的让为父进宫,所为何事啊?”

    丁胜芳一愣,说道:“我特意用了普通的书信写给父亲,没想到还是让父亲看出了端倪。”

    丁显叹了口气,说道:“你是我的女儿,我还不知道你的脾气吗?越是重大的危险的事情,你越要放在人前来做。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丁胜芳顿了顿,好像也在为自己打气一样,“父亲,女儿有个大逆不道的计划。”

    “大逆不道?”丁显心中不好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要是真的说起来,其实他的这个女儿比百里湛还要在乎这个国家。从她口中说出大逆不道四个字,可见丁显的震惊了。他问道:“什么计划,说吧。”

    “想必父亲已经知道她回来了,皇上眼里就只有她了。女儿想偷了传国玉玺,嫁祸给她,让她离开皇宫。”丁胜芳主意已定,因此此时说起来也有些轻描淡写。

    可丁显却不淡定了,“传国玉玺!”他甚至比当初丁胜芳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更加的难以相信。他的女儿难道疯了吗?竟然将主意打到那东西上去了!”芳儿,你糊涂了吗?虽然是你要用那东西来嫁祸别人,可万一败露了,就是满门抄斩的死罪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皇上现在正看咱丁家不顺眼呢。”

    丁胜芳向前走了两步,说道:“父亲说的女儿自然明白,可是,父亲,如果冷景蓉那个小贱人不除,咱们丁家一样没有好日子过啊。”

    “我们丁家,家大业大,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况且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犯不着用这么危险的办法啊。”丁显显然无法接受这个计划,极力的反对。

    “父亲,虽然这个方法危险,却可以一劳永逸,女儿觉得是值得冒这个险的。”丁胜芳劝道。

    “不行,我不能拿咱们丁家的前途来陪你冒这个险。”丁显丝毫不动摇。

    “父亲,也许你觉得女儿是冲动了,竟然为了区区一个冷景蓉把丁家置于险地。可是父亲,您知道吗?那冷景蓉在后宫几乎已经只手遮天了。莫说皇上宠着她,就连这后宫里的人,也跟着见风使舵。女儿之前是想让人在她的膳食里面下毒,让她不能生孩子,如此一来,就算皇上再宠她,没有龙嗣做保障,她也兴不起什么风浪。可女儿找了那么多人去下毒,却没有一个肯同意帮忙的。父亲,女儿可是皇后啊,在这后宫之中,却连个帮手都没有。所有的人都帮着那个小贱人,皇上帮着她,太后帮着她,连这帮贱奴才都巴巴的跟在她屁股后面,哪怕她只会给他们个冷屁股。你说,女儿能不着急吗?”左婉云越说越觉得委屈,到了最后,竟然已经泣不成声了。

    见到女儿如此,大大的出乎了丁显的意外。他虽然心里知道皇上并不喜欢他的女儿,但好歹她也是皇后,至少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是没问题的。可刚才这番话,彻底粉碎了他最后一丝的侥幸,他的女儿,丁家如今最大的筹码,在这后宫之中,竟然天天以泪洗面。就算撇开丁家的荣辱不说,又有哪个父亲能够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夫君冷落呢。

    丁显拍了拍丁胜芳的肩膀,声音落寞的说道:“芳儿,你在宫里受委屈了。都是父亲的错,都是父亲的错啊。”丁显颇为的自责,他以为自己女儿沦落到如此地步,都是被他连累的。他在朝堂上与百里湛做对,累及到了自己的女儿。却不知道,他女儿所做的一些事情,让百里湛产生的厌恶,丝毫不让与他这个父亲。这父女二人,在百里湛眼中不过是半斤八两,蛇鼠一窝罢了。

    丁胜芳连忙止住哭泣,反过来劝慰丁显,说道:“父亲为何要自责呢,这条路是女儿自己选的。当初父亲也是反对过的,是女儿坚持要跟着皇上。父亲是因为疼爱女儿才同意的。其实女儿心中也清楚,皇上对女儿并没有多少爱意。会让女儿当皇后,只是感恩之情罢了。可女儿仍然珍而重之的珍惜这份感情。只要女儿还在皇上身边,能够做这离他最近的皇后,便心满意足了。如今到了这个地步,那冷景蓉很可能取女儿而代之。父亲,女儿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啊。”

    丁显见到女儿如此痛苦,显然被说动了,他怜惜的拉着丁胜芳的手,说道,“芳儿,你的苦为父可以理解。但是,难道就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吗?为父实在是不想看着你去冒这个险啊。”

    丁胜芳见她父亲有些松口了,便苦笑着说道,“父亲,若不是到了万般无奈的地步,女儿也不会出此下策了。就在前几天,左贵妃差一点儿就小产了,全都是冷景蓉那个小贱人害的。可皇上竟然什么都没追究,还把左贵妃训了一顿。从此将她禁足了。父亲,皇上连伤害龙嗣这样的事情都能偏袒着她,除了传国玉玺,女儿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会比龙嗣更重要的了。”

    “皇上竟然为了她,连龙嗣都不在乎了?”丁显像是反问,又像是自言自语。他站起身,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心中拿不定主意。丁胜芳知道自己父亲心中一定是左右为难,也不去打扰,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

    终于,丁显停下了脚步,对丁胜芳说道:“芳儿,为父想了半天,既然你坚持要这么做,为父也不拦着你了。但是有件事情你要听为父的。”

    听到父亲同意,丁胜芳大喜,连忙问道:“什么事情,父亲请说、”

    “这件事情,不能你亲自动手,要由我来安排才行!”丁显说的斩钉截铁,好像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可是,“丁胜芳有些担心,迟疑的问道,“父亲要怎么安排?”

    丁显笑道,“傻女儿,难道父亲这些年养的那些江湖中人,都是在那吃闲饭的吗?平时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这个时候他们也该派上用场了。芳儿,为父是不会让你去冒险的。”

    丁胜芳感动于父亲的用心,听了也是展颜一笑,“是女儿糊涂了。那些个能人异士,自然是比女儿有本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玉玺呢。”

    丁显忽然肃容道:“芳儿,虽然用那些江湖人士去偷玉玺,可以撇开你跟这件事情的关系。可你也千万不能大意了,俗话说的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们安排的再缜密,也保不住哪里会出什么纰漏。所以你一定要当心,千万要抱住自己的安全啊。”

    丁胜芳反握住丁显的手,说道:“父亲放心,女儿一定会多加小心的。”

    丁显眸子一暗,悲从中来,“芳儿,为什么你偏偏是个女子。论心性,论计谋,你都要比你哥哥强上太多了。他虽然是个逆子,可好歹也是咱丁家唯一的男根,却被人生生的……”丁显不忍说出来这个事实,狠狠挤了下眼睛,转头对丁胜芳说道,“芳儿,你大哥不争气,既不能给我丁家开枝散叶,又没有文武之材,除了吃喝嫖赌什么都不会。为父只剩下你可以依靠了,所以,你千万不能出什么事情,知道了吗?”

    丁胜芳点点头,“女儿让父亲担心了。女儿以后定会小心行事,不敢如此莽撞了。”

    丁显拍了拍丁胜芳的手背,点点头,“你做事父亲还是放心的,这次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你也不会这么做。父亲已经进来不短的时间了,未免给别人落下口实,父亲就先回去了。你自己定然要小心,其余的事情,父亲会去安排的。”边说着,丁显边往外面走去。

    “父亲慢走,一切就全都拜托给父亲了。”

    --

    玉玺,不过是一个死物。可一枚玉玺却可以改变千千万万人的命运。圣旨,也不过是一块布罢了,可只要有玉玺在上面加了一个印迹,就好像画了一道神符一样,身价倍增,不过一块布,却可以决定一个人是生还是死。

    湛国的玉玺,一直都放在书房里面。那里是最常使用玉玺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因为皇上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书房,所以周围的警卫也是严厉的。可是,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江湖上总有一种职业叫做梁上君子,说他们可以飞天遁地那是有些夸张,可飞檐走壁还是能做到的。书房虽然说是禁地,但只要是皇上出没的地方,免不得有些人削尖了脑袋想要凑过去。这出出进进的机会也是不少的。

    况且玉玺放的地方,说白了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有机会知道的人全都知道,没机会知道的人,知道了也没用。梁上君子白三,是丁显手下妙手空空功夫最厉害的一人。当年,他就是到这皇宫里面来偷东西被抓住的,不过当时他觊觎的是芙蓉殿里面的东西,他以为那里面没有人住了,看守肯定松懈,哪知道,其实芙蓉殿是整个皇宫看守最严的地方。因为百里湛总想着,万一哪一天,冷景蓉自己回来了,可以看到她曾经住的地方一丝未变。

    最不济,也能让看守的如此严格的守卫给抓起来,让她再也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