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小伙子,老李呢?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4本章字数:2064字

    我心头暗暗惊诧,这古井里莫不是有着冰块?怎么会这么寒冷?我很想朝着井里看一眼,到底是啥鬼东西,但我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这个想法。

    我把石头搬到了旁边的草丛里,拍了拍手,可算是完成了任务。

    当我朝老井看去的时候,却是发现老井上面,却是冒着丝丝白气,那种白气,就像是冰块冒出来的那种。

    我顾不得这许多了,工作算是完成了一半,赶忙朝着我的“办公室”走去。

    当我回到了我的“办公室”,任何古怪的事情都没有发生,我暗自安慰了自己一下,现在都什么社会了,我孬好也是个大学生,接受的唯物思想的教育,就是一口老井而已,能发生什么怪事?

    一回到我的“办公室”,我就关上了门,坐在了床上,透过窗户,倒是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的老井。

    反正老宋也提醒过我,不管老井那边发生什么事,我都不用管,这倒也让我乐得快活,就特么一口老井,难道还有人偷了不成?所以我倒是很安心的躺在了床上,拿出了手机,要打游戏……

    但当我打开游戏的时候,却发现这边的网速很差,根本不足以带动一款游戏的运行,所以我只得作罢,开始看小说,我平时挺喜欢看那些灵异小说的,虽然网上那些灵异小说漏洞百出,就光知道吓人,但也挺刺激的,但现在大晚上就我一个人在这里,我倒是不会傻傻地看灵异小说,那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嘛!

    我挑了一本玄幻小说,开始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大约看了一个小时左右,到了凌晨1点,我都没有听到那口老机械钟报时声,看来那口老机械钟只会在12点,报一次时!

    此时,我觉得有点困了,很想睡一觉,但我怕睡觉误了五点钟去搬回石头的时间,于是我给手机定了闹铃,定在了4点半,只要闹铃把我叫醒了,我就可以去搬回石头了。

    我定好了闹铃,随意地朝着窗外看了一眼那口老井,却是什么情况也没有。

    我只能说这个工作真特么够无聊的,也够蛋疼的!

    我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我不敢太熟睡,只能说是半睡不醒那种的,因为我总担心误了时间!

    可是一些东西不是你能控制的,谁知道我居然沉沉睡了过去,睡梦中,我又梦到了我的漂亮姐姐,她穿着大红色的衣服,脚上踩着绣花鞋,站在井边打水,然后小小的我,就去帮她打水,她的一双软软的手,覆盖在我的手上,那种感觉很美,然后她说要做我的老婆,还要亲我一口……

    可就在我喜滋滋的要被亲的时候,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却是骤然把我惊醒。

    我恍惚睁开了眼睛,嘴里叫了一声“大姐姐”,四处看了看,却哪里有大姐姐的身影啊?

    我的房门,却还发出了“咚咚”的声响。

    我急忙看向了墙壁上的老机械钟的时间,却才不过是两点半,我刚才才睡了大概一个小时。

    这大晚上的居然有人来敲我门,这让我惊吓不轻,脊背也冒出了汗。

    “谁啊?”我轻声地问。

    “我,老宋。”

    卧槽!

    我以为是谁呢!居然是老宋!

    我急忙打开了门,老宋把一包昂贵的中华香烟,塞到了我的手里,说道:“大晚上怕你的闲得慌,给你拿一包烟,你抽抽解解闷吧。”

    “谢谢你,老宋。”我有点感动,这老宋可以算是我的领导了,还怕我工作辛苦,给我送了包价值不菲的香烟。

    老宋又给我留下了一个打火机,说了一句“你做的不错”,然后就离开了。

    我关上了门,开始抽起了香烟,我平时也很少抽烟,只是偶尔装装逼抽一两根,但这毕竟是好烟,抽起来真带劲。

    我抽了一根香烟,就在我继续要躺在床上睡一会儿的时候,我的房门却再次被敲响了。

    我心下以为是老宋再次折身返了回来,要继续慰问我呢。

    我一打开房门,刚要叫一声老宋,可是当我一个“老”字,还没出口到时候,我戛然止住了自己的声音,因为站在门外边的根本不是老宋!!

    虽然也是一个老头,但这老头明显比老宋还要老,脸上一脸褶子,头发也有些花白……

    当我看到这老头一身着装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下,这老头居然穿着六七十年代才会穿的那种粗布手工缝制的衣服,而且他的衣服上黑不溜秋的,脏兮兮的,显然是穿了很久,我几乎都能闻到一股特别的味道。

    我小时候在农村的时候,还看过我们村的那些老人穿过这种粗布衣服。

    这还不是令我最震惊的,最震惊的是,这老人的胸前,却还别着一个胸章,那圆圆的像章呈现暗红色,上面却还有着一个伟人肖像,那位伟人我不用说,你们自然也知道是谁。

    这种胸章,我确实见过,只不过是在电视上见过,我看过一部反映我国那个时期的电视剧,那里面的每个人都会戴着伟人像章,以示对伟人的尊敬。

    但眼前这个老头居然穿着六七十年代的衣服不说,而且胸前还别着一个伟人像章,这也太过落伍了吧!

    那老头对我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口大黄牙,用着方言道:“恁(你)是新来的小伙子?”

    “我,没错,我是新来的,请问大爷您是?”我虽然有点吃惊,但见他笑眯眯的,也不敢怠慢,笑了一下道。

    “哦!我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我叫老王,我过来挑水的,看你屋里还亮着灯,我就过来看看,对了,老李呢?”

    这老头说他大半夜来挑水,我瞥眼一瞧,果然看到这老头提着一个木桶,就放在他的脚旁,这大半夜的来打水,可真够奇怪的。

    这老头说他是这村子里的,我倒是没有任何怀疑。

    “老李是谁?”我显得有些讶异地问。

    这老头现出了一丝奇怪:“之前都是老李在这里的啊,我经常跟他一块抽烟,我昨天还和他一块抽烟来着,怎么?你不知道他是谁么?”

    这个老李,难道是我的前任看井人?我心头暗暗思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