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干女儿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4本章字数:1959字

    这土气少女,竟然说她的父亲是老王,而且还经常向人要烟抽,我一下子想到了我凌晨四点遇到的那个老王,难道这少女是那老王的女儿吗?

    据那老婆婆说,那老王是她的丈夫,死了十几年了,但那枚伟人像章,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如果他真的死了,那他岂不就是鬼了?

    而老宋跟我解释,老王和那个老婆婆是一对疯子老夫妻,所以才会说那些胡话。

    但老宋给我解释的时候,说老王是因为自己唯一的女儿在多年前死了,才疯了的,那么如果眼前这个土气的少女是老王的女儿,那我岂不是遇到了……

    那个字,我几乎不敢想。

    “我我……”我牙齿上下相击,惊吓不轻,几乎连看一眼这少女都不敢。

    “同志,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你说你父亲叫老王?那你母亲叫什么?”我狐疑地问道,我听老宋说,老王的老伴,也就是那个老婆婆姓花,似乎大家都叫她花婆婆。

    这少女现出了一丝疑惑,但还是回答道:“在村子里,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叫她花阿姨。”

    轰!

    果然姓花!

    我浑身冰凉一片,几乎有些窒息。

    老王和花婆婆唯一的女儿在多年前已经死了,但这个少女却说老王和花婆婆的女儿,那我遇到的岂不是鬼!

    在那一刻,我几乎要被吓掉了魂。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朝着一个拔腿就跑,我拼尽全力地朝着一个方向跑去,连电瓶车都不要了。

    我头也不敢回头看,我生怕她追上我,索我命。

    我隐隐还能听到那少女在后面叫着:“同志,你怎么跑了啊?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我疯狂沿着小路跑出了乱葬岗,当我回头的时候,我的后面却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我没有听到任何声响,显然,那个少女没有追上来!

    我的身子直接瘫在了地上,我发觉我整个身上都是汗水,像是一个落汤鸡一样。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了脚步声不断地向我逼近。

    我不禁再次打了一个机灵,连脑门上都冒出了无数的汗水,难道那个少女又追了上来吗?

    我刚要再朝着一个方向跑去,却听得一个声音叫住了我:“吴志,你等一下。”

    “嗯?”

    一听这个声音,我急忙止住了自己的步伐,因为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老宋的。

    隐隐约约,我看到老宋骑着一辆自行车行驶过来,到了我身前,下了自行车,很抱歉地说道:“吴志,不好意思啊,那辆电瓶车昨晚我忘充电了,要不,你骑着自行车回去吧。毕竟你白天不用上班,虽然慢点,也没什么。”

    我看着老宋,老宋的脸虽然毫无血色的白,但确实流露出一丝歉意的神色。

    “老宋,你曾告诉我老王那一对疯子夫妻,有一个女儿,但在多年前就死了,他们才疯的,是不是这样?”我质问老宋道。

    “没错,我是这么说的。”老宋倒不否认,说道。

    “可是,刚才我见到他们的女儿了!如果他们的女儿真的死了,那么我见到的岂不就是鬼?我见鬼了!”我再次叫着,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虚脱的。

    “你是说你见到了老王的女儿?”老宋问。

    “没错!而且她还说她迷路了,她要找她的爸爸妈妈?!”我道。

    老宋脸上倒是挂着一副平静,淡淡地道:“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见到的那个女孩,她穿着老土的碎花布衣,而且扎着麻花辫,不但如此,她称呼人的时候,还喜欢叫人‘同志’?”

    我一听老宋这话,嘴巴张得老大,难道老宋也见到了么?难道不止我一个人见鬼了么?

    “你也见到了?你说她是不是鬼?”我叫道。

    老宋却是急忙捂住了我的嘴,低声对我说道:“后面就是一个坟墓群,不要说那个字,不吉利。我要告诉你的是,那个女孩叫王翠翠,根本不是那个啥,她真的是老王和花婆婆的女儿。”

    “握草!那就真的是……”那个“鬼”字,我因为听了老宋说的避讳,所以就没说出来。

    “不!不是那个!老王和花婆婆确实只有一个女儿,而且在多年前已经死了,不过,那个王翠翠虽然也是老王和花婆婆的女儿,但却只是干女儿而已。不是多年前死的那个女儿!”老宋解释道。

    “嗯?”

    我一怔,不是老王的亲女儿,而只是干女儿,那老宋说老王唯一的女儿多年前已经死了,倒是可以理解。

    “你说那个王翠翠是老王的干女儿?”我反问。

    “是的,那女孩是老王夫妻多年前收养的孩子,那时老王夫妻还没疯,不过这孩子脑子也有点不太灵光,所以大晚上会跑出来,说是迷路了,向路边人问她爸爸妈妈在哪。”老宋说。

    我听着老王的话,皱着眉头,不是说不信他话,而是太过匪夷所思。

    马上要六点了,黎明的曙光逐渐降临,随着天色逐渐变亮,我恐慌的心境,却才放松了不少。

    如果老宋说的都是真的,那一切都可以说得通了。

    老王和花婆婆是一对疯子夫妻,大晚上去井边打水,说那些胡话。

    而当我路过乱葬岗,恰巧又遇到了老王和花婆婆的干女儿,她脑子也有点不大灵光,向我问路,要寻找她的干爹干妈,倒也说得通。

    老宋又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那啥敲门,所以小吴你一切都不要怕,不要老是自己吓唬自己。我刚已经告诉王翠翠她父母就在村子里了,她已经回去了,如果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到村子里去看看。”

    老宋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片笃定的神色,不像是说假话。

    “不,老宋,我可能是被自己吓着了,没什么了,如果跟你说的一样,我倒释然了。”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