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真假孔威!

    更新时间:2018-11-15 20:45:12本章字数:3011字

    “保护我?我和你毫无关系,你为什么要保护我?”

    我一下子想到了昨天凌晨,那个小女孩让我帮她打水,而也就在那个时候,他适时的出现了,将我撞飞出去,而且还威胁了一番那个小女孩,说是让你魂飞魄散什么的。

    “受人之托而已。”这古怪司机耸了耸肩道。

    “受谁之托?”

    “以后你就知道了。”这古怪司机淡淡地道,嘴角依旧是那一抹神秘的弧度。

    “现在我告诉你,也告诉那个所谓的要你保护我的人,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我并没遇到什么危险。”我冷冷地说道。

    “你确定?”

    他逼视着我,令我都不知如何回答了。

    “如果不是我在暗中保护你,只怕你早就……”

    早就怎么样,这古怪司机没有再说下去,他继续道:“以后不要相信那个老宋的任何一句话。”

    “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忙问。

    “没什么意思,那个老宋说的话,几乎没有一句是真的,所以你不要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因为那个老宋根本不是人!”这古怪司机道。

    我一听这司机这话,心头咯噔一跳,老宋今早就劝我不要坐这家伙的车子,说他不是人,而现在这古怪司机,居然说老宋也不是人!

    我到底该信谁?

    按我心理的感情因素,我更偏向于老宋的说法,毕竟他是我的领导,而且还对我不错,他说的话,我还是信的,反而是这个家伙,总是坑我车费,我潜意识里觉得他不是好东西!

    “巧了,那个老宋也说你不是人!”我说道。

    那个司机的嘴角再次噙着一抹弧度:“如果我不是人,能开车带你到你工作的地点吗?”

    我彻底懵逼在了那里,总感觉一切好乱啊。

    不管是老宋说这司机不是人,还是这司机说老宋不是人,我现在感觉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好人!

    但你要说这司机师傅不是人吧,但他也没害我,还说要保护我?这到底是为什么?我的脑袋乱糟糟的一片,为他们谁是人,头疼的要死。

    “对了,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说昨晚那个刘婆婆是鬼的话,那么她为什么要去那个村子呢?而且还说到家了?”我再次疑惑道。

    “人死就要去阴间报到,由判官审判其一生阴德和罪孽,决定是轮回投胎,还是下十八层地狱,若是不报到,那就会成为孤魂野鬼。”这司机缓缓道。

    我被这司机的话说的一副懵逼,他说这话,根本不算是回答我的问题。

    “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些?我不太明白!”我说道。

    他微微摇了摇头,开口道:“你的目的地到了。”

    我朝着窗外一看,果然,我的目的地到了,刚才穿过乱葬岗和那个村子,我都没注意。

    “车费44!下车吧!”

    我付了车费,他接了钱。

    当我下车,走出了十几米之后,转过头来,再看那辆出租车,那辆出租车却早已无影无踪。

    在那一刻,我恍惚间有一种荒诞的想法,那就是这辆出租车,是不是鬼车?而那个司机正是一个鬼司机?专门拉鬼前往阴间的?正如昨晚拉了那个刘婆婆到了那个村子……

    但我随即否定了这种荒诞的想法,如果说那个司机开的车子是鬼车,那么,我作为一个人,怎么也能坐上那种车?那岂不是连我都不是人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了,当我走到了老宋的小土房子门口之时,我却发现老宋的小房子里一片漆黑,显然老宋并不在这里。

    这太好了,如果老宋不在的话,那么今晚刚好便于孔威和我的行动!

    我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已经十一点四十了,我走到了我的“办公室”开了门进去,就等着凌晨12点,开始搬石头!

    说实话,我很想现在就去把那块石头搬下来,而不是等到12点,我不觉得现在搬和12点搬,有什么区别!

    但这毕竟是老宋的吩咐,我只得照办,毕竟老宋还是我这工作的负责人。

    12点的时候,墙上的机械钟,准时报时,我走到了井边,把那块青石搬到了草丛里。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就等着孔威的到来了。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会儿小说,到了凌晨1点的时候,我的房门果然被敲响了,我问:“谁?”

    门外面传来了孔威的声音:“是我。”

    这家伙果然来了。

    我急忙去开门,孔威一身黑衣,还背着一个背包,走了进来。

    他这一身装束,就像是一个忍者一样,看起来还挺滑稽的。

    “真好,那个老宋不在,咱们可以更好的行动了。”孔威说道。

    孔威居然还知道老宋,显然,他做的功课并不少,或者说胡婷给他的信息不少。

    “现在开始行动!”孔威说着这话,一马当先,朝着老井的方向走去。

    说实话,我此时竟然有些犹豫,因为老宋已经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我管井边的任何事,也不要朝井里看,如果我跟孔威真的下井的话,那我岂不是违背了老宋的嘱托?

    至于老宋为何要嘱托我那些东西,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娘炮,你等一下。”我叫了一声。

    “怎么了?”孔威转过头来看着我。

    “你说这个世界有那个东西吗?”

    “什么东西?”

    “就是……鬼。”我还是说了出来。

    我一说这东西,孔威脸色稍显不自然,但随即却“哈”的一声笑了出来:“我说小子,你上学学的东西都被狗吃了?书本上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唯物主义的世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你真是多想了!”

    我说:“书本上是这么说的,但……”

    “别但不但的了!快走吧。”

    我有点犹豫,还是跟上了孔威的脚步,走到了井边。

    “那个老宋跟我说,让我不要朝井里看,你说这是为啥?”我问孔威道。

    “呵呵!是因为井里有宝贝,他怕你看了,拔不出来眼睛!”孔威冷哼着道。

    呃?

    有道理啊!

    孔威倒是对我说的禁忌毫不在乎,他居然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那种带着钩子的绳子,他将钩子钩在了井边,然后试试牢固不牢固,果然没问题。

    孔威又从背包里掏出了几样东西,手电筒、匕首什么的,做的工作可真不少。

    他给了我一套工具,让我把匕首别在腰里,以备不时之需。

    做好了工作,孔威毫不迟疑,顺着井边的绳子,就要下井。

    而我则是迟疑道:“孔威,要不,我给你望风吧,你自己下去吧,万一有人来……”

    “去你的!咱们现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说这话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孔威骂了一声。

    “咳咳!好吧!”

    我从没想过孔威的身手这么好,像是一个猴子一样,顺着绳子就下了井。

    “快过来!”孔威叫了一声。

    我颤颤巍巍地走到了井边,眼睛刚想要朝井里看去,但老宋的声音,却立马浮现在我的脑海,千万不要朝井里看,否则……

    否则怎样,老宋没说。

    现在,我不但要朝井里看,而且还要下井,这特么就更加过分了!

    我咬了咬牙,既然都答应了孔威要下井寻宝,现在怎么能后退?

    拼了!

    况且,我对这口井早就十分好奇了。

    我走到了井边,就要朝井里看去,可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却突兀的响了起来,我拿出手机一瞧,眼珠子直接瞪得老大,因为手机来电显示的名字,竟然是孔威!

    我彻底呆住了,孔威就在我的面前啊,而且就在井里啊,他为何还要打电话给我?

    我急忙走开了几步,接通了电话,里面却传来了孔威的破口大骂:“吴志,你这个王八蛋不够义气啊,老子下午到你小区门口了,给你打电话,却打不通,直到现在才打通,说你干嘛去了?”

    我头皮发麻,浑身生寒,低声颤抖着问道:“那你现在在哪里?”

    “我能在哪里,你都不待见老子,老子只能找个宾馆住了。”孔威说道。

    我整个人都如同傻逼一般,如果说我电话里的这个人是孔威,那么井里的那个人是谁?

    我很不确定,问道:“孔威,我问你,你在南方城市是不是有个舅舅?”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孔威那边现出了一丝疑惑。

    “你的舅舅最近生病了?还住在了医院?”

    “放你的屁!我舅舅现在身体倍棒吃嘛嘛香,生个屁的病?对了,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孔威惊讶道。

    我顿时毛骨悚然,我并没有把这边还有一个“孔威”的事情给他说,因为我也不确定跟我在一起的这个孔威是真的孔威,还是电话里的这个是真的孔威。

    “孔威,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我屁股上有什么吗?”

    当我问出这个问题,只觉得有些怪怪的,问一个大男人我的屁股上有什么,gay里gay气的!

    因为孔威是我宿舍的铁哥们,我们一块去澡堂洗过澡,他知道我屁股上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