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死人

    更新时间:2018-12-20 17:45:16本章字数:2507字

    我大致翻译了一下,差不多就是一些什么货物到了,然后,这位卡特先生在信里说他即将来中国,很希望和他相见!

    “哦,辛苦孝文了!”他将电脑从我身上抱走,抱着我躺了下来。“刚才,黄毅找你了吧!和你道歉了吗?”

    我点头,对于那个男人,我还是想要将他从这里除掉,对我有杀意的人,我都不会再感受到安全!

    突然,我感觉到x被人握住了,轻轻的揉搓着,头顶传来热乎乎的呼吸,还有男人喘气。

    我放松了身子,任由他,在这种事,我要选择享受,这样就不会有其他复杂情绪一说了!

    他翻身,骑在了我的身上,从我的角度看他的眼睛,满是欲望欲望,可是他的表情还是那样的平淡,心情有些复杂起来了,配合他一起,他热辣辣的吻落在我的脖子上,我也渐渐迷离起来,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敲门声响起,把我和他从情yù里惊醒了过来。

    敲门声不断的响着,十分大,伴随着焦急。

    我笑着推开她,说去开门,肯定有急事吧!他把我按在了床上,自己则下床去开门。

    “主人,有人死了,红桥死了!”说话的女人声音里充满了恐惧和惊慌,我穿好了衣服,下了床,看了一眼门口,这个女人给我的印象挺深的,因为,她就是我准备接为同盟的女人。

    “带我去看看!”

    黄浩轩沉默了好久,终于是说出了口。

    我也一声不响的跟在了他身后,一直来到了刚才的那个后花园,围了一些人,其中一个人,我看得咯噔一下,不就是黄先生最宠爱的那个吗?她穿着红色睡衣,抱着胳膊瑟瑟发抖的站在哪里,看到了黄先生,她立刻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撞进了黄浩轩的怀里。

    “主人,我好怕啊,红桥死了,我的好姐妹死了!”哭哭啼啼的她让黄浩轩无动于衷,但还是抱住了她的肩膀,安慰她。

    “先生,刚才是小月来告诉我们红桥死了,我刚才让人把她从水里捞出来了!”黄毅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那目光包含了太多太多复杂,我能感觉得出,他在怀疑我!

    黄浩轩点头,他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动了动嘴唇:“小月,你是怎么发现的?”

    怀里的女人抽噎着,摸了一把眼泪,看着黄浩轩委屈的说道:“今天晚上,我睡不着,准备出来游泳的,后来游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想找红桥一起,我去了她房间,可是没有找到人,我问他们,他们就说在这里看到红桥了,我就过来,然后在池边就看到了红桥躺在里面,很多荷叶盖在她的身上!”

    “很多荷叶盖在她的身上?”黄浩轩看向了黄毅。

    黄毅也点头!

    “把荷叶掀开是什么?”

    黄毅有些迟疑,张口欲言。

    黄浩轩看着黄奕的表情,有些恼怒,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不说就拖出去埋了吧,这个女人而已,何必大半夜惊扰我!黄奕你越来越不称职了!”

    小月抱着黄浩轩的腰,十分贪婪的把脑袋埋进他的胸膛,抽抽噎噎的回答:“主人,红桥是裸着身子的,不知道是谁这么丧心病狂的想要这样羞辱红桥!”

    我就站在黄先生的后面,看着那具尸体,刚才我走错路的时候来过这里,发现小月和另一个女人与某个不知是何人的男人在偷q,现在这里死了一个红桥,那肯定是刚才和小月一起偷q的女人,显然这个小月要么是凶手,要么是帮凶,可是为什么要杀她呢?

    黄浩轩冷着脸,一手抱着小月的腰,一手摸着她的头,语气平淡:“拖出去埋了吧!”

    “先生,这样做会不会…”

    “会什么?”

    黄奕突然转过身,指着我大声说:“先生,我怀疑是孝文,我找她的时候,她不在,然后因为先生你吩咐的事情我还没有办好,所以就一直在她房间门口等着她,后来我就看到她鬼鬼祟祟的从后花园的梯道里走出来!”

    黄浩轩的目光移了过来,漂亮的双唇上还有微微的笑意,实在是深奥,我看不懂。

    “阿文,是这样的吗?”

    “先生,我不明白你问我什么是这样的,是问我杀了红桥是这样的,还是问我有没有从后花园的梯道走出来!”

    我低着头。搅弄着手指,虽然不明白黄浩轩这个男人的想法,但是我绝对知道这个黄奕,是恨我入骨,想把我搞死啊!

    “阿文,你想怎么说都行!”

    “好吧,黄先生,人死和我无关,我的确从后花园的梯道里走出来,那是因为我不熟悉这里,我想吃饭,想下楼,却走错了!”

    我抬头,看着黄浩轩丝毫不畏惧,人本就不是我杀的,我凭什么要害怕。

    黄浩轩点头吩咐黄奕去把人埋了,然后告诉他以后这种事情,让他自己看着办。

    这个男人本就无情,区区一个情fù的生命,在他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一开始我也知道,只不过,还是忍不住叹气,终于体会到了那句话,伴君如伴虎,他不是君王,却能掌控这里所有女人的生命。

    最终,黄先生也没有和我一起回房间,因为小月哭哭啼啼的可怜模样,终究让他心软了。

    这样也好,我睡了一晚的好觉。

    很早,莫北管家就来敲我的门,让我起床十分钟之后去大厅。

    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莫北的温润笑意却让我收入了大脑里。

    我穿好衣服下楼,大厅里只有那个小月站在那里,远远的都能感受到那凶狠的目光。

    越是这样,我就越要靠近,并且昨天晚上的事情,何尝不是一种可以拿来威胁的,q妇的命是不重要,但是主人的名声这应该重要吧!

    “昨晚睡得好吗?”

    “哼,自然好,有主人抱着我的感觉,当然好,我就和你说过,你争宠是争不过我的!”

    我摇头,不屑的看着她:“主人为什么没有闻到你身上有别的男人气息,这一点我十分佩服你哎!”

    “你说什么!”

    小月双眼瞪大,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我说什么还不够清楚,昨天晚上黄奕说过,我可是鬼鬼祟祟的从后花园的梯道里走上来的,你觉得我会看不到什么。还是听不到什么!”

    “哼,看到又怎么样?你觉得我会害怕吗,你有那个本事让黄先生相信你的话?别做梦了!你如果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就要被杀死了!”

    小月虽然嘴巴硬,但是她躲闪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

    没有成功的吓到她,但是却能做到让她对我有一些畏惧,这何尝的对我不是一好事。

    陆陆续续的开始来人。

    没有想到黄奕也过来了,他看我的眼神不是很善意,离我两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抱胸看着我。

    昨天我还想破脑袋,这个男人为什么对我有敌意,但是换做现在,我根本就懒得思考,他要我的命,我也一样要他的命。

    “阿文,你上来一下!”

    我抬头,只见黄先生穿着青灰色的西装,现在楼梯口。

    我走过去,棉布拖鞋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微微有一些声音。

    “先生,你叫我什么事情!”

    “跟我到房间里去!”

    他狭长的眸子,某些情绪流动得十分厉害,我大致能感觉得出黄先生让我跟着他去房间的目的。

    他转身,走在前面,我跟在他的后面,不及防的他突然一个转身,拥过我的肩,让我身子下意识的一抖。

    动作快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