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暗中之人

    更新时间:2018-12-20 19:25:16本章字数:3001字

    夜晚,很快就降临了,红灯区又变成了这一块最热闹的地方。

    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噩梦,所有的一切都在晚上开始了。

    麦子今天的情绪很不好,就算我后面安慰了她,那不安感使她浑浑噩噩的,提不起任何精神。

    今天我们轮班到内部的酒吧执勤,音乐声,暧昧声,充斥这整个地方。

    红灯区的确是变化很大,以前没有酒吧,现在有了,花样也多,应该十分赚钱!

    波浪头的女人去和别人说话了,只留下我和麦子还有那个花月。

    花月一直都不怎么说话,但是一想到今天下午她和我说的那些事情,我的心里就有一些不舒服,确切的说是忌惮她,别看她一副无害的模样,其实内心说不定怎么打着小算盘呢。

    “你们谁是孝文?”

    “我!”

    说话的老女人上下打量了我,然后对着我点头,叫我跟着她一起离开。

    “孝文,进去吧,有人找你呢!”

    我狐疑,推开门竟然看到的是陈建。

    他一个人坐在包间里喝酒。

    找我?也是为了那份文件!

    “孝文,你来了,过来坐下!今天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冲着我一个劲儿的笑。

    “陈叔,我现在在上班!”

    “我难道就不能是你的客人吗?”

    我捏着自己的衣角,低着头,虽然心里已经十分不耐烦了,不管他们怎么说,我都是不可能拿得出东西的。

    “陈叔,我和雨萱是朋友,如果我的客人是你的话,对不起,我想我不能接受!我不能对不起我的朋友!”

    陈建呵呵大笑,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我们还是朋友呢!既然是朋友,为什么不能坐下来说说话,孝文,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吗?”

    我摇头。

    “来,你过来,咱们坐下再说!”

    他扯着我的手,一副不和他坐过去,就不会放开我的模样。

    我只好跟着他坐下。

    “陈叔,你也想问我是不是偷了黄先生的文件,然后把它交给你!”

    “我和黄先生是朋友,只要你把它给我,然后我去给黄先生说说情,保证你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

    他拍了拍xiōng部,一脸的自信。

    着实有点可笑,如果他知道真像会怎么样?

    “可是,我没有偷东西,陈叔现在就连你都不相信我了吗?以前你对我说,只要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我的,现在都不算数,随着时间化为乌有?”

    看着他脸上闪过的尴尬,我心里微微的有些痛楚,即便现在在怎么恨他,想报复他,可是面对着曾经挚爱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心静呢?

    我喜欢这个男人,曾经一度以为会为他穿上婚纱,离开这个地方,到最后他却把我推到火坑,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

    “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还拿出来说什么,孝文,我一直都相信你!只不过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那份东西对我也很重要!”

    我勾唇一笑,淡淡的问道。

    “东西是黄先生的,为什么对你很重要?”

    他立刻哑言了,抓起酒狠狠地喝了一口。

    “你的意思,这个东西真的是在你手上?”

    突然我也不想否认了,索性就点头。

    “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除了我,谁也别想找到!”

    陈建突然一激动,抓着我的手。

    “告诉我,在哪里,快把它给我!”

    “为什么要给你?”

    “孝文,你不要逼我,把东西给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他的目光露出了渴望,抓着我的手力气很大,像是要把我的骨头都捏断一样。

    “我逼你做什么,你别逼我才是,你因该知道我的脾气,如果我不愿意说,就什么都不会说的,真不知道一块废铁是啥宝贝!”

    “孝文,你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是一块废铁,你拿的是一份文件!一份英文字的文件!”

    看来我真的猜对了,黄先生那份文件和刘哥手里的文件肯定有关系。

    “什么英文字的文件,我明明偷了黄先生桌上的一块宝贝。”

    “不可能,你撒谎,绝对不是一个东西,绝对是一份文件!”

    他不相信我的话,把我甩开了,一边气愤的胸膛上下起伏着,一边将手捏成了一个拳头。

    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趴在沙发上一边笑一边捶着沙发。

    “你笑什么?”

    “陈叔,我在笑你啊,笑你糊涂!人家说什么你就真的以为是什么?”

    他皱眉看着我,眼神冰冷得可怕。

    “什么意思,和我说清楚!”

    “你觉得黄先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傻乎乎的,很好欺骗吗?还是你觉得我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能从他手底下拿走东西?我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份英文文件是什么,但是从你们的重视程度来看,就知道一定会很重要,那么重要的东西,我真的有可能拿到吗?如果真的被我拿了,黄先生早就把我囚禁起来了,有怎么可能放我回这里?”

    这些男人仿佛永远都是不用动脑子的,黄先生的这个计谋对其他人有用处,可是对刘哥和陈建一点用处都没有啊,可是陈建他们却深信不疑,很可笑!

    陈建听了我的话陷入了沉思。

    这是一个很好明白的道理,我相信陈建听了我的话会明白的。

    虽然说黄先生要我去帮他拿东西,但是不管有没有拿到结果都是死,知道他的太多,又不肯相信我,到最后死路一条,我又凭什么为他做事。

    “你是说,黄浩轩他故意说出这些话的?”

    “对,因为我真的没有拿他的文件,这些话绝对是他故意说出来的!”

    陈建沉默了,重新坐回沙发上,疲惫的搂着头发。

    “陈叔,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能不能别把我拉进来,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黄先生的话一说,你还想安稳过日子,做梦去吧,现在还有一个人对你盯着的,就在暗处,随时可能出来捉住你!”

    还有一个人?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我内心涌起不安,如果明着来,我是不怕,但是就怕背地里有人,因为我看不到他,也不知道他是谁。

    无形之中,我已经参与了这件事,而且,现在还是一个首要的人物。

    陈叔最后警告了我几句,说这些话别说出去了,在别人面前都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模样。

    突然变了的画风,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琢磨什么,只不过我心里却有些沉重,仿佛现在是两边把我夹杂着,可怜我只能像一只鱼在中间游走生存!

    麦子见我回来,很好奇的问是谁找我。

    我对着她摇头,示意回去再说。

    夜已深,来来往往的客人很多,形形色色的各不相同。

    我感叹人生,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安静等待。

    越来越发现自己偏离轨道了,我要的明明是报仇,却被拉进一场阴谋。

    “哈哈,小妞,给爷笑一个!”

    肩上突然一沉,一个酒鬼趴在我的身上,开始对我动手动脚起来。

    “先生,你真的想要我笑吗?”

    酒鬼已经喝得一滩烂泥,根本没有听到我再说什么。

    一边呵出酒气熏天的臭气,一边在我耳朵旁嚷嚷个不停。

    “我帮你把他弄开!”

    我阻止了麦子,像这种半醉半醒的人最喜欢撒酒疯了,一会儿要是闹个没完没了起来就有些麻烦了!

    “可是他!”

    “没关系的,我把他弄去一边包间里!”

    麦子帮我推开包间的门,我把这个烂醉的男人给放在了沙发上。

    正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这个男人却一把拉住我的手,身手敏捷的把我压在身下,一只大手紧紧的掐着我的脖子。

    “把东西乖乖交出来!”

    这就是陈叔说的暗中之人?

    “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突然手上一用力,只感觉肺部呼吸渐渐少了起来。

    “少给我装蒜,我要的东西就是你从黄浩轩手里拿出来的,快点交给我,不然我让你立刻死掉!”

    “这位大哥,我们有话好好说,东西真的不在我这里!刚才陈建也来问了我了,你就算掐死我,那东西也不在我这里啊!”

    “那在什么地方?是不是陈建拿走了?”

    “对,就是他拿走的,刚才他逼我,我就把东西给他了,你放了我吧,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可怜兮兮的带着一些哭腔,却也感觉出了男人对我渐渐的松了力道。

    “那你看了文件里面的东西没有?”

    我知道,我说没看是不会有人相信的,只好说看了。

    “那你知道里面写得什么?”

    “看不懂,全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不是中文,我看不懂!”

    “呵,量你也看不懂,那东西你是怎么从黄浩轩手里偷出来的?”

    “我做过他的情fù,有一次他说要把我送回去,再哪里的日子过得那么好,突然说要送走我,我就有些不甘心,然后我勾引他在书房嗯,那啥之后看到他抽屉里放着一份牛皮纸包的东西,然后我就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