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美女的要求

    更新时间:2018-11-15 19:45:12本章字数:3453字

    对于这个社会而言,穷人永远都在最底层,有钱人才能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

    而我不同,我没有钱,但是我有开不完的跑车,我不是富二代,但是我有大把投怀送抱的女人,很多人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也不愿意告诉他们,因为我在夜总会上班--我是一个鸭子。

    去年夏天,我母亲因为积劳成疾病倒了,众所周知肾病是一个无底洞,在找不到合适肾源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每周一两次的肾透析吊着命。

    肾透析一次就要两千块钱,这让我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我爸是镇上出了名的赌鬼,三天两头不着家,只有在输光了的时候回家要钱,看着日益憔悴的母亲,恨不得马上赚钱养家去治好母亲的病。

    或许正应了一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哪怕学校里成绩再好,出来也只有那一个月一两千块钱的死工资,更何况是我这个刚考上大学的学生。

    一两千块钱还抵不上母亲一周肾透析的费用!

    最让我感觉心如刀绞的是,母亲在病床上对我笑着说,儿啊,是娘对不起你,从小就让你活的低人一等,现在又得了这样烧钱的病,你还是离开镇上,抛下我这个病秧子和你的赌鬼父亲这个累赘远走高飞吧.

    可她是我娘,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

    就在我满心绝望的情况下,我小姨从大城市回乡探亲来了,自我记忆里,我小姨就不是我娘那种本分的人,十五六岁时就整天穿着丝袜黑背心露出白皙的后背,和镇上的小流氓打的火热。

    一看娘这个情况,面对心急火燎的我,小姨却是笑了,摆摆手说钱不是问题,只要我愿意跟着她工作,保准钱哗啦啦的来。

    面对我和我娘将信将疑的眼神,小姨只是有些不屑的说,只要有门路,大城市里有的是钱赚,她见我们不信,轻轻一指她自己开回来的奥迪车,一切疑问就在我们娘俩的脑海里烟消云散了,毕竟买得起奥迪车,说明小姨的家底已经很丰厚了。

    根据小姨的话说,男人就要出去混混社会,不然怎么能赚大钱。

    有这样一个亲戚带我去大城市赚钱的机会,我娘犹豫再三还是同意让我和小姨去大城市,并叮嘱我好好干。

    因此我被小姨带到了大城市来,介绍进了夜总会当服务员,白天去学校上课,晚上服务那些出来买欢的富婆,靠着高额的工资和小费供养重病的母亲,毕竟这是唯一不需要学历就能拿高工资的工作。

    我本以为日子会这样平淡的过去,我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在夜色做服务员直到毕业,找到一份好工作供养我重病的母亲,但是我终究还是遇见了改变我一生的女人。

    那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去夜色上班,来到休息室时,休息室内空荡荡的,不少服务员都忙着服侍客人,未曾想红姐却在休息室内坐着。

    红姐是我们夜总会的老人了,她原本是在本市夜总会内的头牌姑娘,现在年纪大了,开始做妈咪,自己带少爷了。

    红姐在我们夜总会可谓是炙手可热的大人物,手底下几十个少爷跟着他不说,而且据说她路子很野,还和夜总会的幕后人物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不过最可惜的是,红姐手下没有一个真正的头牌少爷。

    要成为头牌少爷,可不只是长的帅就可以,毕竟做少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谓的勾勾手指头,漂亮女人就自动送钱上门的场景只有在电视上才有。

    说实话,要成为头牌少爷不但要长的帅,还要懂得和女人调情,什么时候该哄,什么时候该冷,都要看人下菜。

    所以说,头牌少爷一个个都是夜场里的传奇人物,能够把女人们迷的神魂颠倒的。

    电视上那些所谓的脱了衣服和女人干炮拿钱的场景,也只能骗骗不懂事的孩子,做少爷哪有那么简单。

    现在的富婆啊,一个个都玩成人精了!

    红姐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抛开夜总会这个众美云集的地方,放在那里都是男人眼中的焦点。

    她画着诱人的烟熏妆,穿着一件黑色蕾丝裙,胸前的大开叉将一抹雪白浑圆的G奶展露无遗,令不禁展望当年为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男人有多少。

    这样的女人无异于是个妖精,令男人一看到她就眼神发直,被她的熟女诱huò迷的挪不开眼。

    "上班时间呢,我们的小云咋来了?"红姐看到了我,不禁娇笑一声。

     "红姐好。"我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羞涩的笑了笑。

    平心而论,红姐的身材特别火辣,皮肤也是白皙光滑,尤其是那水蛇腰,能让多少男人流鼻血。

    不过可惜的是,红姐已经金盆洗手了,如果她再下海的话,只怕还是很红的。

    按道理来说,我这样的小服务员和红姐这样炙手可热的妈咪扯不上关系,但是不知怎么的,红姐对我似乎特别上心。

    "小云啊,不是姐说你,这么偷懒,你怎么赚钱养家啊?"红姐看着我调笑道:"不过现在时间不早了,要不要姐帮你放松一下筋骨啊?”

    看着红姐媚眼如丝的样子,我一下子脸彻底红了,虽然知道红姐在拿我寻开心,但我还是有些把持不住。

    "好了,红姐您就别逗我了。"我有些手足无措道。

    红姐不在意的笑了笑,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随即收起了化妆包,扭着水蛇腰出门了。

    临走前,红姐掐了一下我的屁股,头也不回的走了。

    红姐的举动让我有些不好意思,这样一个妖精死的女人,天天见面调戏我还真让人有些吃不消。

    虽然夜场上纸迷金醉的,看似赚钱很容易,但只有经历过才知道,这里赚的每一分钱都是辛苦钱。

    就拿红姐这样的妈咪来说吧,虽然带着几十个少爷看似风光无限,却也要巴结夜总会的经理。

    其实夜总会是不养少爷、小姐的,少爷和妈咪都不是夜总会的职员,都是做生意召来的,由妈咪带来的手下少爷为客人服务。

    少爷靠客人的小费生活,妈咪靠少爷上交的提成生活,这个比例一般是一成。

    但若是遇上了熟客,一般都会通过妈咪在夜总会定包厢,找熟悉的少爷作陪。

    红姐手下虽然没有头牌少爷,但是因为路子野、客源广泛,每个月在夜总会拿到的提成很是惊人。

    但是因为夜总会的制度,客人都是我们夜总会的经理接待的,进了包间后才会安排妈咪和少爷为客人服务,可以说权利都在经理手上。

    妈咪们免不了为了大客户,去巴结讨好夜总会经理。

    甚至不少的妈咪们,为了能多揽到大客户赚钱,主动送上门去给经理揩油。

    换好衣服被经理安排到包厢去服务客人,按照惯例,我们服务员会在客人来之前收拾好包厢,力求给这些客人最好的环境。

    在客人来之后,妈咪们会带着手下的少爷来供客人挑选,留下看顺眼的陪客人。

    今晚,包厢里来了几个浓妆艳抹的富婆,虽然身躯臃肿,却难掩一身的贵气,单单是她们身上佩戴着的珠宝首饰,也晃瞎了我的眼睛。

    欢场上迎来送往的少爷们都修炼成精了,可以轻易根据客人的衣着打扮判断客人的实力,自然对着这几个大富大贵的客人热情极了。

    一时间包厢内热闹极了,一个个容貌清秀的少爷们,纷纷拉着自己的金主喝酒掷骰子,毕竟酒水抽成是少爷们的重要收入之一,一些聪明的少爷会在进包厢之前吃上一个生鸡蛋,这也可以避免胃受到了酒精刺激,就算碰上了久经酒局考验的客人,也能喝到让客人尽兴。

    到了这种时刻,一般都是我们服务员为客人端茶倒酒兼点歌,等着客人要走的时候,再拿小费。

    只不过没想到,我今天被一个客人看上了,非要拉上我和她一切喝酒,这种事情我不是没有遇见过,用同为服务员的陈磊的话来说,这些出来玩的客人玩多了久经沙场的少爷,反而会看上单纯一些的服务员,做出一些换口味的举动。

    就算有所耳闻,但是真正遇见的时候,我还是有些难以应付。

    那客人手劲很大,一直拉着我,醉醺醺的说"你说你装什么呢?不就是为了钱吗?讨好我,就给你钱,我有的是钱!”

    我只能陪着笑脸,好不容易等着少爷们把客人拉回去坐着,找了个理由跑了出去。

    虽然心里很明白一出来就没有小费了,但我还是有些忍不住为自己委屈,如果不是为了母亲,我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在这一行,客人大于天,讨好客人才是最最重要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心中一阵难过,都是爹妈生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她们坐在包厢里像女皇一样,等着打扮好的少爷们的服侍,尝尽世间繁华。

    而我们这些劳碌命的服务员,就只能像蚂蚁一样忙来忙去,跑断腿就只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费。

    想着想着,我的心里越发难过,就连撞到人都不知道。

    能来夜色消费的客人,一个个非富即贵,不是我这种小服务员可以惹得起的。

    我赶紧低着头给客人道歉,但在看到客人的脸时,我愣住了。

    一般出来玩少爷的女人,要不是独守空房的寂寞女人,因为年老色衰不得老公欢心,出来买开心。

    要不就是家产丰厚的公司老总,不屑于和男人结婚,带着生意场上一样情况的强势老总出来玩。

    但不管怎么样,这些人都是中年女人,哪怕再浓妆艳抹,也掩盖不了青春逝去的真相。

    可我面前这个客人却很年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长发披肩,不施粉黛的脸上,带着惊心动魄的美感。

    这样年轻又漂亮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让我不禁多看了几眼。

    被我撞到,那女人也不生气,而是用一种我看不懂的眼神看着我:"你在这里上班?”

    我说:"是的。”

    女人虽然漂亮,却看起来很冷,有一种冰山美人的架势。

    "我在一号包厢,一会来聊聊天吧。”

    女人的语气很平淡,却带着一股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