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长本事了是不是?

    更新时间:2018-12-20 19:30:12本章字数:1999字

    秦铭揽着路祎,深深怀疑秦米说路祎酒量好这件事完全是胡扯出来逗他玩儿的。但是看到喝得烂醉如泥趴在餐桌上傻笑的陈导,又接受路祎酒量也就比他差一点点的事实。

    闹了一会儿,秦铭扶着路祎坐到他车上的副驾驶位上,姑娘半眯着眼打量秦铭,她这次的妆,眼线的末端微微上挑,给她添了不少张扬跋扈的味道。

    看清面前人的长相,路祎“嘶”地一声,拽着秦铭的领带就不撒手了。

    “秦铭啊秦铭,你胆子挺肥啊!本姑奶奶的嘴也是你能亲的?亲完就跑,能不能有点担当!”路祎原本心里对秦铭便有意见,这次话匣子打开便关不上了,“来,今天你就给姑奶奶解释一下,亲姑奶奶是什么心理。”

    秦铭听了路祎的话,眸色深了几分,带着几分危险,眼皮微耷:“你是谁姑奶奶?”

    火药味浓郁极了。

    “你姑奶奶!”路祎声音拔高,笑眯眯用空出来的手拍着秦铭的额头,“我是你姑奶奶,秦铭的姑奶奶!”

    说着说着还哼出调来。

    秦铭:“……”

    很好。

    “老实点儿,系上安全带。”固定住路祎,秦铭拽出安全带,倾身过去想插进孔里。

    “耍流氓啊!来人呐,这里有人非礼啦!”路祎的声音不大,就跟聊天似的语气,丝毫没有作为被“非礼”者的自知。

    “你再闹我就把你扔路边,让乞丐把你捡回去。”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安全带给路祎系好,她一直在扭来扭去,手脚都不老实,弄得他都出了一身薄汗。

    路祎直勾勾盯着秦铭,在他关门前,说了句:“乞丐喜欢的是你这种长相的,可以捡回去当男宠,特别好。”

    “……”秦铭暴力关门,坐在车里的路祎被吓得向驾驶室的方向瑟缩一下。

    秦铭坐到驾驶室,系上安全带,点火发动车子。

    “你要把我绑到哪里去?我跟你说,我不值钱的,一点都不值钱。你要真的想绑架的话,就去嵘起,绑了那个叫秦铭的人,他可是嵘起的老总呢!而且还是我的老板,特别值钱。”

    秦铭没理这个醉鬼,怎么一喝酒就闹腾,到底是从哪里养来的毛病。

    “我跟你说,你绑我的这条绳子太粗了,很容易就挣脱了。”说着,路祎的手便开始拽安全带,被揪出来老长,“善意”提醒秦铭,“你绑人的绳子不能用有弹性的,用弹性绳子绑人的是傻子。”

    拽了半天,路祎也没能把这条“捆着”她的绳子解开,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还没忘了夸赞“绑匪”。

    “别说,虽然你的绳子又粗还有弹性,但是真的很结实。从哪里买的?以后我也走上你的路的话也去买。”

    路祎侧着头检查这条带子,顺着一路看下去,看到解开安全带的按钮,伸手就要去按。

    “别把安全带解开。”秦铭出口提醒,路祎停下动作,茫然看向秦铭。

    “什么安全带?”仰着头想了好久,突然拍了下大腿尖叫。

    车身突然摇晃一下,秦铭被她吓得不轻,扭头看她一眼,只见她满脸兴奋的看着他:“我知道什么是安全带了!我之前听过一个脑筋急转弯,问你:‘安全带和降落伞有什么关系?’”

    秦铭没回答,他觉得完全没有理这个小神经病的必要。

    “不知道吧!我就知道你不知道。”路祎有些小得意,“降落伞破了,这个世界上将会少一个人,安全带破了,这个世界将会多一个人。”

    秦铭:???

    他就说醉鬼只会说胡话,什么脑筋急转弯,豆腐脑哪里还有弯。

    路祎叽叽喳喳一路,以前在他身边有多安静,现在就有多聒噪,秦铭快要被她烦到发疯的时候终于到了楼下。

    秦铭低头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又倾身过去解开路祎的安全带,刚抬头,正好对上闭着眼噘嘴的路祎。

    ……

    这个丫头真的是个傻得吧?

    下车,打开副驾驶车门,路祎还保持着之前的动作,蠢巴巴地等吻。

    “出来。”扶着车门,秦铭对路祎说。

    听到声响,路祎转过头来看秦铭,眨巴着眼睛,又回头看空荡荡的驾驶室,顺从地从车上下来,伸手,等着。

    “上楼。”秦铭说完转身要走,身后传来撒娇的一声拉长的“哼——”。

    “你得牵着我的手上去。”

    “人家男女朋友都是要手牵手的。”

    原本想教育路祎的秦铭顺从地牵过路祎的手,带着她一起上楼。

    终于走到楼上门口,路祎从包里翻出钥匙,但是没有开门,反而转身,盯着秦铭看。

    “抱抱——”路祎像个小孩子,长着手臂等着秦铭抱,“不抱抱不许走。”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秦铭把路祎抱进怀里,轻轻抚摸她的头:“好了,进去吧,记得把秦米叫起来。”

    “嗯!”路祎郑重其事点头,突然两条胳膊举高,搭在秦铭的脖子上,稍微用力便把他的头拉低,温软的吻轻轻落在他的唇上。

    “mua——”声音不小,路祎笑眯了眼,“吻别!”

    说完还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嘴唇,吧嗒几下,笑得得逞又可爱。

    “男朋友再见~”路祎张开五指,对秦铭挥手。

    “再亲一下。”

    路祎无辜地嘟嘴,还是踮起脚尖,轻轻碰了碰秦铭的唇。

    秦铭伸手勾住路祎的腰,她软趴趴跌进他的怀里,还想起身整理,秦铭加深了这个吻。

    把路祎困在自己和铁门之间,温柔得啃噬唇间的柔软。

    刚开始,怀里的小姑娘还有些推拒,过会儿便沦陷在他的柔情里,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主动迎合。

    贝齿轻启,秦铭寻着机会,舌尖灵活地入侵,她口中的酒气氤氲在两人口中,从来没醉过的秦铭几乎沦陷在这带着香味的酒气里。

    腰间被突然的凉意电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也让他的眼眸重新恢复清明。

    松开怀里的姑娘,堪堪一扶让她站稳。

    “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