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哦,姜然啊

    更新时间:2018-12-20 19:30:12本章字数:2002字

    路祎瞟了眼傅安生,表示,不接受理由,不接受荆条。

    “原来你们是兄弟,兄弟一条心,鬼知道你们两个人都是怎么想的。正好,你方便,请你告诉你的哥哥,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年少的时候谁都有一念之差,也没必要揪着不放。”

    “以后有机会你自己告诉他吧,我不敢。”傅安生把自己怂包的性格演绎得淋漓尽致,怪不得他能喜欢上小萝莉,性格互补啊!

    “那我就去告诉小萝莉,说我喜欢你,让她给我出招。”路祎恶趣味十足,“你不是说小萝莉可能对你有想法么?我帮你让她什么想法都没了,给你自由。”

    “路祎姑奶奶,高抬贵手行不行?别拿感情开玩笑,拜托拜托。”

    “拿什么东西换?我可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心眼儿特别小。”

    “MK的东西,随便选!我请!今天就去!”傅安生狠心,付出才有回报,花钱免灾。

    路祎晚上的饭是在MK吃的,傅安生请客,不吃白不吃。一顿饭,换一个电话号码,最起码比那些偷个人信息拿出去卖的还好一些。自己的电话号码还挺值钱的,好几千呢!

    刚回家,脱了鞋,便看到正襟危坐的秦铭。

    听到动静,偏头看着她:“回来了?”

    “啊——”路祎环视家里,没秦米,他是怎么进来的?

    “跟傅安生出去了?”

    “不行吗?”

    她怎么听出来质问的语气了?秦铭这是生气了还是怎么了?

    “你想过会被偷拍吗?”秦铭起身,走到路祎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行为,我不想为你的所作所为买单。”

    “吃个饭有什么吗?”路祎回怼,“再说了,大家都知道我和傅安生今天一起参加采访,一起吃晚餐难道不合理吗?还是你觉得我应该打电话跟公司请示?”

    “路祎,你不要太任性。”

    “我哪里任性了?跟自己的cp一起吃个饭就是任性了,那你亲我这件事岂不是不可饶恕?”路祎冷哼一声,把包放在柜子里,“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进来的?擅闯民宅可是违法的。”

    “你也别忘了,这间房子写得我的名字。”

    “了不起。”路祎像个小刺猬似的,只要秦铭一逗便炸毛。

    “听说,你在镜头前说你另一半的标准是傅安生那个样子的?”秦铭可算是说出自己的来意。

    还傅安生,我想让你不得安生。

    “安生的性格多好,女孩子喜欢他很正常吧?你看他微博粉丝数,那么多,足以表明他的受欢迎程度了。”

    “我微博粉丝数比他多。”秦铭冷不丁冒出一句。

    路祎一点都不信秦铭的话,鬼才喜欢这么臭屁的男人。打开微博,搜索框输入秦铭的名字,点进第一位用户主页,粉丝数——还真的比傅安生的多,而且不止一点。

    差了一位数。

    秦铭轻哼一声。

    “嘁,只能说明现在的人都太肤浅,要么就是你有钱,买的僵尸粉多。”

    秦铭轻笑,任由路祎继续骗自己。

    “我记得,你昨天晚上抱着我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秦铭正眼扒瞎,反正路祎也不承认昨晚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所以他说谎她也分辨不出真假。

    还记着秦米说她抱着秦铭噘嘴索吻这件事,依着她的个性,没准儿喝醉了真会说出这种话。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名字,路祎随口说:“没准儿我把你当成姜然了。不好意思让你误会了。”

    “哦,姜然啊——”秦铭收敛了笑意,身上阴气有些重,一步步逼近路祎,“你确定你把我当成姜然了吗?”

    秦铭进一步,路祎便退一步,他却像中邪了似的,步步紧逼,直到把她逼到墙根。

    “那怎么叫我名字叫的那么顺口呢?”秦铭的笑让路祎毛骨悚然,神啊,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怎么觉得秦铭实在太危险了。

    “呵呵呵呵——”路祎干笑,“我实在是不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如果我说了不该说的话,你就原谅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之前喝醉闹事,她也没见他来算账,今天是怎么了?作为一个男人,心眼太小可不好。

    秦铭没动,把路祎夹在自己胸膛和墙壁之间,突然就想起昨天那个深沉又热烈的吻,昨晚她的热情可不像现在这副拒人千里的样子,怎么,占完便宜就跑?

    “如果我是小人,偏要计较呢?”

    “哥,我跟着小米的辈分,叫您哥行不行?您就当是小米犯了一个错,原谅我行不行?”

    “秦米才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我知道你在吓唬我。”路祎实在看不惯秦铭这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你到底看我哪里不顺眼,从最开始就是,难道我真的很让你讨厌吗?那你为什么还要签我,让我自生自灭不好吗?”

    “不好。”秦铭的瞳孔深的吓人,路祎甚至不敢和他对视,生怕不小心便被吸进去,“我签你的原因是,不论你做什么,计划什么,只要在我手里,那我就能决定你的命运,生死全都掌握在我手里,既然你能做出接近秦米签约嵘起这件事,我也能让你就这件事付出代价。”

    “所以,你现在还是觉得我跟小米在一块儿是因为想通过她飞黄腾达?”路祎听了秦铭这番话,也不管他的表情多冷多吓人,直直盯着他的眼睛看。原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还是这样想她,那他为什么会吻她?

    “我知道你不是。我知道你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对自己现在的工作很热爱。”秦铭知道,路祎的学校门口经常会停着豪车,那里的人什么身份也能猜得出来。他们从来不强迫别人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全看女大学生自己的选择。

    所以当路祎站在宿舍楼下仔细打量他开的车之后,自然把她跟那些不自爱的女孩子归为一类。

    路祎瞪着秦铭:“所以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