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为了算账

    更新时间:2018-12-20 19:30:12本章字数:2026字

    “为了算账。”秦铭斜着身体靠着,慵懒地抬眼,道,“我想问一问,明明昨晚还那么主动的人,怎么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

    “……”

    “你勾着我的脖子强吻我的时候可跟现在不一样。”

    “等等!”路祎准确抓住秦铭话中的关键词,“你说我强吻你?”

    秦铭扔给路祎一个眼神,对她的质疑表示看不起。

    “我喝醉了的确酒品差,但是还不至于差到这种程度!”嘴上这么说,路祎心里直念叨南无阿弥陀佛。

    “要证据吗?”秦铭兴致盎然,掏出手机笑。

    “有吗?”路祎一听说有证据,语气都软了下来。怎么办,面前这个男人明显是来秋后算账的,偏偏她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有被他牵着鼻子走的份儿。

    她自己也意识到底气不足的问题,挺直了腰肢,又用中气十足的声音重复了一遍:“有吗?在哪里,我看看。”

    秦铭手指修长,衬着黑色的手机,显得指头白皙又好看,只见他食指在屏幕上飞快点几下,便从手机里传出一段声音。

    “再给我亲一下吧,我还没亲够。”

    磕磕绊绊的发音,但是依旧能认出,这是路祎的嗓音。

    “……”证据在前,路祎暗自懊悔,还想着否定,“谁知道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录音,跟我的声音一点都不像。”

    “是吗?”抬起手机,让屏幕正对着路祎,进度条一帧一帧地播放,方才那段录音又从里面传出来。

    跟视频里的姑娘口型非常贴合,路祎百口莫辩,也辩不了了。

    “还有什么解释?”秦铭得逞得笑,等着她再找个什么由头否定他。

    视频里的路祎是靠着秦米家的防盗门的,路祎哦了一声,指着秦铭:“我知道了,明明你已经把我送到家门口了,还有时间拿出手机给我录像,肯定是一早就规划好的。谁知道这句话是不是你骗喝醉的我说出来的!”

    秦铭不慌不乱,看着路祎笑,还真的被这个丫头猜对了,就是他哄着她说出来的。为了什么显而易见。

    反倒是路祎,被秦铭三下两下地看,居然害羞了。

    “听视频里话的意思,难道你不觉得是我被你强吻之后说出来的话吗?”秦铭发挥不要脸的精神,等着。

    “反正事实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再说什么都没用。就算我强吻了你,但是之前你不也强吻过我吗?扯平了。”

    “你没拒绝。”

    “那你拒绝了吗?”

    “拒绝了,就差喊救命了。”秦铭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你还打我。”

    “……”

    秦铭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不讲理了?

    “所以我才来找你算账,你要怎么补偿我?”

    “对了,你昨天晚上还说要把我灌醉扔床上,你想做什么?”

    “你还让我当你男朋友,不同意就闹,我同意了。”

    “我今天是来讨说法的,女朋友。”

    “我行车记录仪里还有你昨晚调|戏我的语音,你听吗?”

    “够了。”路祎一个头两个大,秦铭的嘴开开合合,一句又一句的吐槽被他说出来,连她自己都开始觉得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

    主要是之前,秦米还跟她说过,说她喝醉了吵着嚷着要睡胡歌,不给睡不行,又哭又闹的。她觉得,秦铭已经很委婉地提醒她了,十有八|九前面的那条控诉的原话是:我要把你灌醉扔床上睡了。

    TAT怎么办?

    她不想因为撩了公司的总裁被雪藏啊!

    “那个——”路祎这下老实了,“行车记录仪就不用看了,我该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我昨天做过什么啊!”

    秦铭心里早就笑开了,没想到这个姑娘这么好骗,真真假假混着就被哄着了。

    “既然昨天晚上你都逼我当你男朋友了,我也同意了,总不能因为你醒了就不认账了吧?毕竟我没喝酒,全记着呢。”

    “啊。”

    “那就顺其自然吧,就互相当一当男女朋友,不想有这么短的恋情,一天不到。”

    “但是公司不允许我恋爱啊……”路祎内心是拒绝的,鬼知道这个人怎么突然抽风,现在还有后悔药卖吗?

    “合同里说得是不允许公开恋情,恋爱还是可以的,如果涉及到违约金,我赔。”

    羊毛出在羊身上,是该他赔。路祎如是想。

    “现在不是还有个前男友想跟你复合吗?让他知道已经没希望了,自然而然便放弃了。”

    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路祎忍不住点头。

    等等!

    秦铭为什么知道姜然的事?她不会喝醉后什么都说了吧?

    “那个……关于前男友,我跟你说了多少?”路祎欲哭无泪。

    “没多少。”漫不经心的回答让路祎松了一口吊在嗓子眼里的气。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为什么在一起,为什么分手,分手后做了什么——”秦铭有慵懒地抬了下眼皮看向路祎的耳洞,意味明显。路祎的手不由自主地摸上自己的耳垂,又听到他继续说。

    “还有他给你发信息的事,对了,昨晚他用别人的号码给你发了信息,跟你道歉顺便表明自己坚持到死的决心。你让我删了,还拉黑了。”

    秦铭这番话说的毫不脸红,底气十足,全部责任都赖给酒精。

    “这哪儿是没多少啊!我怎么全说了。”路祎哭丧着脸,酒精果然不是好东西。

    “没关系,我不介意你的过去。”秦铭腆着脸说出这番老天都看不下去的话。

    这哪里是介意不介意过去的就能说清楚的,真的是无奈,非常无奈,自己的嘴怎么就没安一条拉链呢?喝了酒的时候就拉上憋说话。

    “我还说什么了没?”路祎已经对自己不抱任何希望了,爱说啥就说啥,啥也不怕。

    “你还告诉我说,你暗恋我好久了。”

    路祎:?

    “我知道你的一片苦心,为了成全你才跟你在一起的,你要对我负责。”

    路祎:??

    “你还说,就算你以死相逼让我跟你分手我都不能答应,让我把你的刀抢下来,然后抱紧你。”

    路祎:???

    我不活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