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这货在骂我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7本章字数:1173字

    我是被冰水给浇醒的!

    激寒令我惶恐不安地睁开眼睛,强烈的灯光刺得人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抬手遮住光亮,我偷眼看向周围,但见床边站着两男一女三个人。

    女的是凌语橙,两个男的都比她略大一些。

    恍然想起彩姐提到过,凌伯年除我之外,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想必就是这三个货了。

    终于适应了强光,我撑着手臂坐起,背靠床头,找了个舒服点的姿势。

    这时候,凌语橙傲然开腔。

    然而,说的却不是汉语,听上去很像是英文。

    初中都没毕业的我哪里听得懂半个单词,但,却能从她的架势上准确地判断出,这货在骂我。

    不疾不徐地昂着头,我回了一句摆摊时跟交好的小贩学来的骂人方言,十分恶毒,类似于让未成年的小姑娘去卖的话。

    他们三人平素接受的都是所谓“上流社会”的高雅教育,自然不知这方言的意思。

    同样的,他们从我的表情上也能看得出这句话是骂人的。

    就见凌语橙咋咋呼呼喊了两句,随即便故作委屈地哭了起来。

    最讨厌这种用眼泪做武器的女人,——就好像别人不哭是因为理亏似的。

    年龄稍小点的男孩率先开口帮腔,扬着尚带稚气的嗓音吼我,“野种,赶快跟语橙道歉!”

    “嘁!”我翻了个白眼,言外之意——凭什么?

    年纪大些的男孩也掺和了进来,敦厚的唇吐出冷漠的话语,“你现在道歉,我们可以不告诉父亲。”

    哈,拿凌伯年来压我?

    真够搞笑的!

    见我油盐不进,凌语橙哭得更凶,也更假。

    她二哥见状,终于按捺不住,一下窜到床上想来拉扯我。

    我没有马上逃开,而是待他跃起落下之际,抬起最给力的右脚,狠狠地朝他的身体中部蹬了上去。

    老实说,虽然穿着袜子,脚底板还是很有触感的。

    随之而来的惨叫,证明先动手的恶人被踢到了要害。

    这回该我演戏了,偷睨着在床上捂紧重要部位哀嚎翻滚的蠢货,我“委屈”地扁嘴、垮脸,不过怎么都挤不出眼泪,唉,哪怕一滴呢!

    许是声音闹得有点大,凌伯年和傅清雅推门走了进来。

    “自横,思昂这是怎么了?”当妈的急匆匆赶到床边搀扶起疼得五官挪位的二儿子,并询问大儿子。

    凌自横看了我一眼,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未作答。

    可是别忘了,还有凌语橙那个惹事精呢!

    “她喝醉了,我和大哥、二哥过来看她,谁知她不识好歹,上来就踢二哥的‘那儿’……”抽泣着,装得跟个小可怜儿似的。

    凌伯年一听,眉毛立起,满脸阴云,“初玖,你怎么能对自己哥哥下如此狠手?”

    我抽了抽鼻子,“你们有谁见过哥哥往妹妹床上扑的?这一脚是潜意识自保,已经收着力气了……”

    画外音,没让他变成太监已是脚下留情。

    傅清雅瞥了丈夫一眼,让凌自横把凌思昂搀下床,她则扯着凌语橙的手腕,母子四人先行离去。

    我仰靠在床头,打了个哈欠,微微阖上眸子。

    “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别无选择。”凌伯年顿了顿,声音里透着商贾特有的冷酷,“你是凌家人,就要为凌家出一份力。如果不能成就凌家的荣耀,我就毁了你,绝对不会让你给凌家带来耻辱。”

    语毕,毫不犹豫地快步离去。

    门声响过,我睁开双眼,淡然一笑,——毁我?还不知道是谁毁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