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麻烦你离我远点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7本章字数:1195字

    静坐了片刻,我起身下床,锁好房门。

    走到窗边,外面黑漆漆的,但能分辨得出,这里是一楼。

    影影绰绰记起在大厅喝过有酒味的饮料之后就迷瞪了,好像有个很好闻的男人把我抱到了床上……

    心中倏然一惊,我赶紧查看身上的衣物。

    还好,内衣、外衣一切如初。

    拉合窗帘,我没精打采地回到床边,一屁股坐上去,有点晃神儿。

    蓦地,指尖碰到了一张纸。

    随手拿起,落入眼帘的是上面的一行黑字。

    “小野马,不管想做什么,首先,你得足够优秀。”

    遒劲的硬体字,妥妥的能量条。

    在这行字下面,还有一串电话号码。

    我把字条折好,塞进牛仔裤口袋。

    心大则无忧,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傅湛敲响了房门。

    “有事吗?”开了门,我不冷不热地问道。

    他依旧摆着死人脸,眸子里却有了些许温度,“昨天你喝醉了,只好让你暂时住在客房。我现在带你去你的房间。”

    我留恋地看了一眼曾经收留过我的地方,转身跟他出了门。

    为我准备的房间在三楼走廊最里侧,面积很大,设施也齐备,就是装潢太俗气,满眼的粉嫩,设计者一定以为凡是十几岁的女孩都有颗公主心。

    “我就住在紧挨楼梯口的那间房,有事可以去敲我的门。”傅湛的话似乎是在提醒我要礼貌。

    “其他人都住在二楼吗?”我随口问道。

    他没有出声,只是点头。

    我了然于心,——傅湛是傅清雅的弟弟,在凌家算是外人,而我跟他住在一层,看样子就算我血管里有凌家血统,却也不是他们的“自己人”。

    如此甚好,我做起事来不至于畏首畏尾。

    “抓紧时间洗漱吧,稍后该用早餐了。”傅湛的目光扫过我的发梢,略微犹豫了一下,“你头上的小脏辫,以后最好再也不要梳了。”

    我没作声,不客气地推了他一把,待他踉跄退出去,“咣”一声阖上房门。

    洗漱间镜子里的初玖,身材干瘦没料,常年摆摊晒出来的小麦色皮肤看起来有点脏兮兮,眉毛杂乱无形,鼻子不甚高挺,唇形不够惊艳,咧嘴一笑,惊现一只顽劣的小虎牙。

    唯一值得夸赞的,是两只神采奕奕的杏眼,——认识我的人,都说它俩会说话。

    忽然想起口袋里那行字,呵,貌似很有道理。

    半小时后,傅湛把早餐端到了我的房间。

    “我不配跟他们一起吃饭,是不是?”自尊心作祟,我看似不介意实则很在乎地问了一句。

    傅湛没有正面回答,“我现在教你就餐礼仪,等你都掌握了,就可以跟大家一起用餐了。”

    所谓就餐礼仪,无非是对坐姿、餐具使用方式、进食顺序等方面的硬性规定。

    可是,要不要身体贴得这么近来演示啊?

    天生嗅觉灵敏的我实在受不了他身上的古龙水味儿,尽管已经很淡,可冲击力还是不小。

    “傅湛,麻烦你离我远点,味儿太香了!”语气尽量委婉,毕竟人家好心教我呢!

    他脸上一晒,稍微欠身,“对不起。不过,你不该直呼我的名字,而是应当称呼我为‘舅舅’。”

    我定定地望着悬在侧上方的苍白脸膛,语调冷淡地回了一句,“我妈是独生女,我没有‘舅舅’那种东西。”

    “初玖,你这么执拗,是会吃苦头的!”傅湛的眼瞳里藏了暖暖的阳光,洒落在周遭。

    舌头在腮内划了一圈,我把目光放柔,嘴角挂上恬静的笑,“听你这话,是心疼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