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不死也得被扒层皮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7本章字数:1179字

    铃音只响了两声,彩姐就迫不及待地拿起了听筒。

    “玖儿,快点告诉妈,他们对你怎么样?你有没有由着性子大闹凌家?”还是中午问的内容,不过精简成了两个问题。

    我当然得报喜不报忧,“放心吧,他们对我还可以。这不,今天给我买个了新手机。”

    言辞不能太夸张,彩姐又不傻,会起疑心的。

    “真的没有打你骂你吗?”她似乎有点不信。

    “当然!”我不禁扯高了嗓门,“你最了解我的性格,他们要是敢虐待我,整个凌家早就鸡犬不宁了!”

    彩姐轻啧一声,“这倒是真的!谁敢欺负我们玖儿,不死也得被扒层皮!”

    嘿,母上大人这几乎要爆棚的自信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

    “你怎么样啊妈?”我没把思念说出口,但,才分别一日,真真儿是如隔三秋。

    “还行吧,就是觉得家里少了点什么,空得慌!”她也憋着不肯说“我想你”。

    刚要开两句玩笑安慰安慰她,电话那头却传来了熟悉的男声,“你个小没良心的,走都不告诉我一声!”

    责备的成分几乎为零,但绝对有小怨怼在里头。

    蓦然想起某些羞于启齿的过往,我不禁蹙起了双眉。

    努力收起尴尬,我很自然地解释,“走得突然,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再说,凌家又不是什么好地方,不定哪天我就跑回去了,到时候还得求哥罩着呢!”

    钟冶夸张地喟叹,“唉!鬼丫头,就知道用好听的搪塞我!要是在那儿待得不自在就赶紧回来,别没事找罪受。有句话你给我记住了,冶哥养得起你……”

    我赶紧打岔,“哥,有件事我想麻烦你。”

    “照顾彩姐是吧?”他的声音又粗了起来,“这还用你说?放心,我一有时间就过来看她。”

    “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对我的心思了如指掌。”我意有所指地逢迎道。

    钟冶“嘁”了一声,“谁跟你是发小?我比你大八岁,是看着你长大的,勉强算是青梅竹马……”

    “我可不敢跟你青梅竹马,你那群大胸马子能撕了我!快把电话交给彩姐吧,估计她已经急得要跟你嚷嚷了!”必须及时中断跟他的对话,再聊下去又得跑偏。

    “谁敢动你半根头发,我废了她!”钟冶恨声说完,极不情愿地把听筒还给了彩姐。

    “妈,以后有什么困难你就找冶哥。还有,”我压低了声音,“别在老王面前露财,提防他动歪心思,听见没有?”

    彩姐毫不犹豫地附和,“放心,妈还没傻到那个地步。这笔钱妈得省着点花,要留一部分给你做嫁妆的!”

    我作势被口水呛到,“咳咳,我怎么嗅出了倒贴的味道?你是不是怕不准备嫁妆就没人要我啊?”

    没等彩姐回应,那边儿传来钟冶的声音,“像玖儿这么好的丫头,哪要带什么嫁妆……”

    根本不必听下去,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恰在此时,手机出厂自带的虚电用没了,提示电量不足需要充电,我急忙跟彩姐作了说明,然后如释重负地收了线。

    秋意微凉,把手机塞进口袋,我抱着双臂起身,准备回去。

    走了没几步,忽然感到后方刮来一阵诡异的疾风。

    正想转身去看,脑袋倏地被套了一个布袋样的东西,眼前瞬间没了光感。

    我的第一反应是大声呼救!

    可是,刚张开嘴巴,还没等出声儿,后脖颈就猛地挨了一击,下一秒便意识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