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软肋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7本章字数:1143字

    不容求救者说明状况就挂了电话,这哪里是想要施救的态度啊!

    甚至,他连我是谁都没问。

    望着百分之三的电量,我强打精神,抖着指头寻找定位设置。

    刚到手的新电话,虽然摆弄了一个下午,但好多功能都不熟悉呢!

    屏住呼吸在触屏上划拉了好多次,终于打开了那个设定。

    然,心头却不禁疑窦丛生,——难道开了这个定位就能被找到?事情有这么简单吗?

    就在我对此不甚相信的时候,手机屏幕忽然彻底黑了。

    “不,不行,不可以……”我嘟囔着,用力摁下电源键,试图开机。

    可,漆黑的屏幕怎么都没有反应。

    手机关机了,但我的关注点不在“好闻男”能否凭借那几十秒的定位开启状态来寻找到我,我关注的是我的软肋。

    没错,软肋。

    它跟小时候的一段遭遇有关。

    六岁那年,有一天,彩姐的一个常客来照顾她的“生意”。

    本来我白天是要被送到隔壁刘奶奶家的,偏巧那天刘奶奶得去医院镶牙,我就被留在了自己家里。

    房子实在太小,彩姐担心“接生意”对我影响不好,便陪着小心跟客人说她不想做。

    性急的客人却用强的,大有“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的架势。

    我见彩姐受欺负,就哭喊着上前去用小拳头捶打膀大腰圆的坏男人。

    那个客人倒是没有动手打我,而是一把搡开彩姐,单手把我拎了起来。

    一股难闻的气味钻入鼻腔,恐惧令我一时间忘了挣扎,只傻傻地望着扑过来救我的彩姐。

    男人搪开她,随手打开柜子,把我塞了进去。

    柜门阖上之后,我稍微缓过神儿来,拼命想要推门出去,可怎么都撼不动外面门把手上拧得紧紧的铁丝衣挂。

    “玖儿——”彩姐尖利的喊声忽然近在咫尺,但很快又远离而去。

    随即,女人的惨叫夹杂着男人的喘息接踵而至,还有那望不到尽头的黑,向我席卷而来。

    黑暗中,无数个张牙舞爪的魔鬼在我面前摇摆,它们晃着空洞的眼眶,逡巡在四周,似乎随时准备把我吃掉。

    我下意识捂住嘴巴,不敢出声,生怕惊扰了鬼怪,怕它们一怒之下张开血盆大口吞噬我。

    然而,鼻腔中残留的那股臭味却借机发酵,令我恶心得想要干呕。

    无边的恐惧,裹挟着窒息的感受,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渗汗,大脑渐渐空白,眼睛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心脏始终像敲鼓一样,浑身无力的我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了柜子里。

    最后,任凭我像失水的鱼那样张大了嘴巴,可还是没法顺畅喘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柜门从外面被打开。

    阳光照在我的脸上,竟感觉不到刺眼,双眸依旧大大地瞪着,浑身的衣裳就像水捞一样湿透。

    彩姐把我抱出柜子,在怀里轻轻摇晃,却怎么都无法令我开口说话。

    整整十几个小时,我跟个木偶一样,不吃不喝,不哭不闹,只有微弱的呼吸,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绝望的彩姐准备带我去医院的时候,我终于清醒过来,“妈妈,我饿……”

    彩姐当即痛哭流涕,紧紧地搂着我,“妈给你做饭吃!玖儿,从今以后,妈就算是去讨饭,也要把你健健康康地养大。”

    那天之后,彩姐就再也不做那一行了。

    可是,她的苦心却并未换来我们的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