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魔鬼在贱笑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7本章字数:1128字

    然而,就在我转头的一瞬间,打火机忽然灭了。

    整个世界又陷入到黑暗之中。

    而我,就如一只圆滚滚的气球倏然被解开了绑口,霎那间瘫软下去。

    五叔立刻察觉到了我的不适,手臂又把我圈了起来。

    “小野马,你听我说,不要看,不要听,不要想,把全部心神凝聚成一股力量,我陪着你,跟它斗到底!”他把嘴巴凑到我耳边,气息吹拂着鬓间的发丝。

    虽然心头暖暖的,但,鬼怪和噪声还是出现了。

    甚至,那股臭味也扑到了鼻尖,跟鼻腔内的馨香厮杀搏斗,企图再度侵占我的嗅觉。

    神志渐渐沉落之际,五叔从我身后挪到前面,把我紧紧地拥在怀中。

    “丫头,有我在呢,别怕……”柔软而温暖的唇贴在我的耳垂上,声音像在喃哄孩子。

    “谢谢……”最后一点理智,令我如蚊虫哼叫般道谢。

    才说完,便感觉颊上落了两片柔柔的唇,暖暖的,似一抹阳光洒在上面。

    “告诉我,你看到或者听到了什么……”他喃声问道。

    “魔鬼……,男人喘……,女人哭……”我断断续续说出所见所闻。

    五叔点点头,忽然直起了身子,清朗的嗓音在车库内回荡,“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从现在起,休想再伤害我的小野马!我发誓,定会让你们魂飞魄散!”

    听到他的话,那些男女混杂的噪音倏然变小,似乎真的受到了震慑。

    可是,眼前的魔鬼还在,它们一个个贱笑着,对警告和威胁很是不以为然。

    我缩起身子,往宽厚又温暖的怀抱里拱蹭,想躲掉鬼怪们的监视。

    五叔的手掌在我的背上不停轻抚,暖意穿透衣服,直抵肌肤。

    我的泪水却赫然渗出眼眶,身体禁不住跟着发抖。

    ——记忆中的几次病症发作都是以昏厥而告终,却从未害怕得哭出来。

    实际上,我讨厌哭泣!

    流泪对我来说只是软弱无能的表现,任何时候都帮不上任何忙,。

    五叔察觉到我在哭,手掌便停止了抚慰的动作。

    顿了片刻,他轻轻推开我,似乎在黑暗中凝视我的样子。

    可是,我看不到他的脸,满眼都是鬼怪横行。

    恐惧感加剧之时,忽然有股温热的气息喷薄在我的鼻尖,随即,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我的唇瓣上。

    此刻,我的感官系统是迟钝的。

    当反应过来那是他的嘴巴时,四片唇已经紧紧地焊在了一起。

    心脏像擂鼓一般狂跳,却跟“黑袭”时的感受大相径庭。

    由嘴唇开始,酥麻的滋味越来越强烈,随即一点点蔓延开,及至躯干和四肢。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彻底瘫软,完全依靠他的拥抱才没能倒下去。

    脑子里最初是空白的,待意识到自己很享受这个亲吻时,忽然想起,天啊,这是我的初吻。

    虽然这个男人不算讨人厌,虽然现在的境遇是生死未卜,可我怎么能连他的长相都不知道就被拐走了初吻呢!

    还有,他不是要我十八岁之前不可以跟任何男人有身体和感情的瓜葛吗?

    为什么他却不问自取地吻了我!

    这不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不过,值得欣喜的是,鬼怪们倒是真的被他给亲跑了!

    当然,这个吻也有遗憾。

    那就是,严重缺氧的我,在享受初吻的同时,彻底昏了过去。

    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