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来日方长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7本章字数:1145字

    醒来后竟是黄昏,而我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

    惬意地翻个身,望着玻璃窗外的余晖,我一度怀疑被绑、被救的整个过程可能是个梦。

    并不算是噩梦,因为里面有春.色。

    我知道这只是无谓的想象,车库里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包括初吻被拐走。

    舔了一下唇,上面似乎还有某人的味道,带着淡淡的蜜味儿。

    甚至,鼻腔里仍有一股子馨香。

    是他送我回来的吗?

    明明没办法出去也没办法求救,我们是怎么从车库逃出来的呢?

    无解!

    就如同他的相貌和他的身份一样,没有答案。

    “你醒了?”

    倏然而至的问询吓了我一跳,也提醒我刚刚想事情想得太投入,竟然没有听到门声和脚步声。

    扭头看去,傅湛端着餐盘站在床边,脸上没有表情。

    “我是怎么回来的?”随口问他,虽然知道未必能问出什么答案来。

    他好像一怔,把餐盘放到床头小柜子上,“是我把你抱回来的。”

    这个回答不啻一声炸雷,轰得我是外焦里嫩。

    “你说什么?你抱我回来的?”怎么可能!

    傅湛若无其事地点头,“上午佣人发现你躺在草坪上昏迷不醒,我就把你抱了回来。”

    我更懵了,——昏厥时明明是在废车库里,怎么会出现在院子里的草坪上呢?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晃晃悠悠坐起,颈后挨打的地方又疼了起来。

    疼得不是太厉害,但足以提醒我去细究该死的害人者究竟是谁!

    “我被人绑到一个废弃车库,差点死在那儿!”借着手捂后脖颈的姿势,我用余光探究傅湛的反应。

    他听了,长吁一口气,口吻透着无奈,“那你想怎么做?”

    没有质疑我的话,连吃惊的表情都没有,足见他对真相了如指掌。

    我凝起了嗓音,直视那张苍白的面颊,“自然得让害我的人受到惩罚!”

    他摇摇头,把牛奶杯子递给我,“你知道那不可能!”

    真想还嘴,用我有限的词汇量骂他助纣为虐,骂他跟坏人狼狈为奸、一丘之貉,可那又有什么用,他说的就是事实。

    我在凌家大宅,没有任何权益可言。

    “是那三兄妹做的,对不对?”咬了咬牙根,我恨声问道。

    傅湛的回答再次展示出了他的狡猾,“自横是个很有分寸的人。而思昂和语橙,今天一早回英国上学去了。”

    “好,很好……”我频频颔首,惹得颈后疼痛加剧,“来日方长!”

    不待他有所回应,奶杯举到唇边,一饮而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还有见面的那一天,不信我的仇怨没有得报的时候!

    傅湛接回杯子,放到餐盘上,“虽然无端被欺负,但,有人搭救,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我盯着他,“你知道是谁救了我吗?”

    他努了一下嘴唇,摇摇头,“佣人发现你躺在草坪上的时候,周围并没有别人。甚至于,都没人看见是谁把你送回来的。”

    “大宅的摄像头是摆设吗?”我讥诮地问道。

    傅湛并不在意被讽刺,“所以说,救你的人不仅有几分能耐,而且还很神秘,竟然躲过了所有的监控点。”

    想到某人那么容易就找去了车库,我便能够理解为什么他来凌家大宅而不被人发现了。

    见我不语,傅湛侧头思考了片刻,转而欲言又止,“没准儿你会因祸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