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令人抵触的决定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7本章字数:1156字

    第二天早上,刚洗漱完,傅湛就来了我的房间。

    “还记得我教你的用餐礼仪吧?”随手帮我整理好微翘的衣领,他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当然。”我不着痕迹地后退,——古龙水味虽然更淡了,但,靠得太近还是让人觉得别扭。

    “现在去餐厅吃早餐,千万别出岔子。”说罢,他做出“请”的手势。

    我轻扯唇角,信步出门。

    餐厅在一楼,桌子大得夸张,是传说中的西式餐桌。

    我被安排在最末的位置,身侧是面无表情的凌自横,对面是傅湛。

    凌伯年开动之后,其他人纷纷拿起刀叉切割食物。

    明知这顿饭可能要消化不良,我还是吃得意兴盎然。

    凌伯年吃完盘子里的餐点,用餐巾拭了一下嘴角,转而看向我,“初玖,你虽然还没到工作的年纪,但也不能整天无所事事。说说你有什么打算?”

    我也擦擦嘴唇,“要么,送我去上学吧!”

    这个提议,是我想了半个晚上的结果。

    ——两个男人都说我会因祸得福,想必就是要利用凌伯年的某种平衡心理,来达成我的一个心愿。

    话才说完,凌伯年和傅清雅向我投来了目光。

    很显然,他们没料到我会这么说。

    凌伯年轻咳一声,“愿意读书是好事。不过,以你现在的学历和资质,是没办法像你二哥和姐姐那样出国留学的……”

    “我没想过出国留学。”把彩姐留在国内,我跑到国外去?疯了吗?

    凌氏夫妇对视一眼,凌伯年再度开口,“有过留学履历,才配得上凌家二小姐的身份。你先到补习班上课,掌握一下高中知识,然后准备出国读书。”

    我拧了下眉头,刚要拒绝,傅清雅却在这时开口。

    但,不是跟我说话。

    “伯年啊,家里有个现成儿的老师,何苦让初玖去补习班受那个束缚?”说罢,妇人把目光从丈夫脸上挪向了长子。

    凌伯年也看了过去,“自横,你在学业上一向刻苦努力,如今以优异的成绩结束了学业,原计划是让你休息半年再到公司去帮我的。现在你母亲想让你教导妹妹,你怎么想?”

    凌自横睨了我一眼,神情淡漠,“我没有什么想法,一切听从父亲的安排。”

    “很好,这才是我凌家长子该有的气度!”凌伯年点头赞许,“这样吧,你先试着帮初玖补习,如果觉得太吃力,再送她去补习班。”

    “是。”凌自横沉声应道。

    说实话,我对这个决定很是抵触。

    凌自横跟凌思昂和凌语橙蛇鼠一窝,怎么可能真心教我!

    不过我也知道,眼下反对,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力度,迂回反击才是上策。

    我只能在补习的过程中表现出极度的“愚不可及、难以教化”,让他“自觉吃力”,放弃对我的教导,然后达成我去补习班学习的目的。

    “初玖啊,你大哥性格清冷,不苟言笑,如果太过严苛,你可不要哭鼻子哟!”傅清雅“笑容可掬”地打断了我的思考。

    没等我反应过来,凌伯年拉着脸来了一句,“有什么可哭的!自横只管用心教授便是!”

    这明明就是一道圣旨,纵容凌自横在辅导功课的过程中对我大肆刁难。

    呵!

    接下来的日子,不要太热闹才好!

    无意间瞥见傅湛的神情,泰然自若的样子,似乎什么都没听到。

    这家伙不是说他喜欢我么?

    怎么一点担心的意思都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