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五进宫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8本章字数:1136字

    念及我努力用功,再加上凌自横从中说情,凌伯年允了我回去探望彩姐的请求。

    十二月三十一号上午,我终于走出了凌家大宅。

    大门口,身着玄色立领修身羊绒大衣的凌自横靠车而立,一见到我,便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不用细想,也知道是傅清雅派他来监视我的。

    稍感意外的是,这活儿原该是傅湛的分内事,怎的就换了身份更高一级的凌家大少。

    走到车旁,我停下脚步,眯眼上下打量着他,“横老师,这件大衣很酷,比学院风更适合你。”

    他腼腆一笑,微微点头,示意我上车。

    车子是比接我那辆宾利更贵一些的劳斯莱斯,——在凌家,不同的人拥有不同座驾,这是傅湛告诉我的。

    我刚坐好,凌自横也坐在了驾驶位上。

    他扭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所犹豫,随后,侧过身来,帮我把安全带系好。

    “谢谢!”脆生生蹦出两个字,全因心情太好。

    凌自横没作声,只抿嘴一笑,——除了授课时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微笑是平素最常见的回应。

    车速不快,稳稳地在路上行驶着。

    我忍着催促加速的冲动,好不容易捱到了地方。

    在街口停下后,怀里抱着为彩姐准备的礼物,我心急火燎地下了车,大步流星奔家门走去。

    “初玖!”凌自横喊了一声,——他很少叫我的名字。

    我略带无奈地止步转身,“你先去忙自己的事吧,我会在下午三点前赶回凌家。”

    他却下了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大大小小好几个纸袋,快步走了过来。

    “这是送给你母亲的礼物。好好陪她,下午两点半我来接你。”说着,把纸袋递给我。

    正室的儿子给父亲的“小三”准备礼物,这件事着实超乎正常人的想象。

    就在我发怔的当口儿,凌自横已经上了车,绝尘而去。

    “玖儿——”彩姐乍起的唤声把我从愣怔中拉出,原来她等不到我,索性到大门外来张望。

    我们抱在一起,笑作一团,惹得来往的人纷纷侧目。

    进屋后,我献宝一样把自己平时舍不得用的好东西都拿出来送给彩姐。

    然而,凌自横所送的礼物明显高我一筹,既细心又体贴。

    从三十岁女人适用的成套化妆品,到时下流行的合身衣饰,件件都是低调的奢华。

    幸而彩姐被相聚的欢喜蒸腾得心花怒放,并未质疑为什么有的礼物是双份的。

    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我们手拉着手聊起了家常。

    内容无外乎是分别后所发生的没有在电话中说过的琐事。

    聊着聊着,我提到了钟冶。

    彩姐的神色稍微沮丧,口齿略有含混,“他……,又进去了!”

    我掰着指头算了算,“五进宫了吧?难不成他把监狱当成自己家了?”

    不算未成年时进少管所接受改造,成年后的钟冶已经进出过四次监狱。

    每次都是伤害罪,最长的刑期是一年半,最短的是六个月。

    相对来说,都是轻伤害的量刑。

    他曾扬言,持械打斗大胜对方却不至人重伤,是他的看家本事。

    事实上,他也确实做到了。

    为此,名声更盛。

    他周围的人也都习惯了他像走城门一样进出监狱。

    “这次又把人打成了什么样?”我帮彩姐调了调大衣腰带的位置,随口问道。

    熟料,向来心直口快的彩姐竟支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