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性子骄纵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8本章字数:1408字

    凌家用跨年酒会这个由头,请来了晖城绝大部分的“上流人士”。

    人数恐怕比上回给凌语橙过生日还要多上一倍。

    而凌大小姐本人,明明在放假,却没有回国,似乎是刻意回避什么。

    下午,傅湛来通知我,酒会开场的时候要挽着凌伯年的胳膊从二楼环梯走下去。

    大家心照不宣,他们是想用这种出场方式“名正言顺”地把我介绍给所有人。

    联想到凌自横说过的话,我还真就有点相信自己是今晚酒会的主角了。

    因了酒会的随意性比较大,所以对着装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

    我上身穿了一件米白色收腰小西装,领口露出赭色雪纺衬衫,下面穿着米白色九分修身裤,脚蹬白色平底小尖头皮鞋,感觉干净利落。

    站到凌伯年身边的时候,却遭到了他的质问。

    “为什么不穿裙子?”冷冷的,颐指气使。

    我看都不看他,“不喜欢穿。”

    “马上回房去换!”他顿了顿,“算了,你的裙子未必适合隆重的场合。别浪费时间,去你姐姐房间随便拿一条穿吧!”

    我没挪步,转头望着他,“你认为所有男人都喜欢凌语橙那种风格吗?”

    “这是什么话!”他不无恼怒地发问。

    收回目光,我低头冷笑,“拥有两颗不同的棋子,你才更有可能掌控全局。”

    他愣了一下,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看来你也不是完全愚不可及。”

    我轻蔑地勾唇,“我在凌家懂得的第一个道理就是适者生存。”

    “知道就好。”他竟貌似欣慰地来了这么一句。

    这种冷血的人,真是跟他多说一句话都觉得寒彻心骨。

    “姐夫,到时间下楼了。”一直在侧的傅湛轻声提醒道。

    凌伯年点点头,弯起与我相邻的手臂。

    尽管一万个不愿意,奈何人在屋檐下,我还是挽住了他,一同走向楼梯口。

    当我们步速缓慢地下了三个台阶之后,楼下大厅里的人都仰望过来。

    许多道探究的目光不怀好意地落在我身上,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我嘴角噙着笑,无焦点地扫视众人。

    下了楼梯,依旧是直奔台上,看样子“卖家”还准备了精彩的推销词。

    傅清雅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站在我身旁,满脸圣母笑,看上去绝对是个慈爱的“大妈”。

    凌伯年清了清嗓,高声开腔,“首先,感谢各位莅临寒舍,出席今晚的跨年酒会。”

    掌声响过,他把手臂搭在我背上,样状极其亲昵,“接下来,正式介绍我的二女儿凌初玖给大家认识……”

    话没说完,又有人牵头鼓掌,气氛热烈得近乎尴尬。

    我双眼含笑瞥了凌伯年一眼,其中的意味深长想必他多少能懂一些。

    ——今天才算是正式介绍,感情凌语橙生日那天让我上台发言是整个凌家给我的下马威,而非傅清雅一人。

    掌声偃息之后,凌伯年再度开口,“今天把初玖介绍给大家认识,是希望大家能够施以援手,帮她完全脱离过去的生活,回归到正常轨道上来。伯年在此先行谢过……”

    说着,态度谦恭地拱手施礼。

    我虽然作出莞尔之态,心底却不免对这个应该称之为“父亲”的人大加鄙夷。

    ——最后那几句话,听起来像求助,实则是撒手把我丢给了在场的男人们。

    然,这还不够赤.裸。

    “各位,我们初玖的性子有些骄纵,请大家多多担待哟!”傅清雅的话不啻老鸨的待客之词,就连表情都跟老鸨如出一辙。

    听说古代雏.妓的第一晚都安排在十四岁生日之后,我现在已经十六岁,过了黄金年龄,也就能够理解老鸨和“大茶壶”为什么如此谦卑地加以推销了。

    相比较而言,台下的“准恩客”们表现得相对含蓄。

    他们除了遮遮掩掩地用目光研究我的身体价值,并没有其他过分的举动。

    “上流人士”惯于将肮脏掩藏在无可挑剔的外表之下,这是我早就领教过的。

    而在一众“准恩客”之中,一个男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不像别人那样竭力掩饰、以防失态,而是明目张胆地直盯着我,且表情是令人玩味的好整以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