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谁来做你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8本章字数:1465字

    一只大手揽住我的腰,古龙水味呛进了鼻腔。

    我拧起眉头,呓语似的让他放开我。

    男人不但没有松手,反而不管不顾地半拖着我挪步。

    脑袋里尚有意识,可我的四肢和躯干都近乎麻木。

    别说反抗,知觉都快要没了。

    眼皮被迫半耷拉着,只能看见脚尖和不停后退的地面。

    大概是出了一扇门,我就被抱了起来。

    混沌的视线里,有一张模糊的脸,在上方荡啊荡。

    没过多久,我被放在了床上。

    似曾相识的经历,在脑海中循环回放。

    可那次是醉酒,这次,绝对不是!

    小时候,彩姐每当心情不好就会借酒消愁,家里一直备着廉价白酒。

    年少无知的我曾经偷喝过几次,酩酊大醉的感觉记忆犹新,跟被五叔抱回房那次几乎一模一样。

    但绝不是现在这种感受。

    眼睛什么都看不清,却能察觉到有个人悬在我的上方。

    闻味道,可以肯定是傅湛。

    “你出去……吧,记得……帮我……锁门……”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我说什么,还是含混地表达了出来。

    上方的身影顿了顿,有所行动。

    从床垫子的起伏程度看,他下去了。

    然后,脚步声和锁门声接连响过。

    我的心终于稍微踏实了一点。

    意识清楚,嗅觉如常,听力恢复了,只有视力和行动能力受限,完全可以认定这并不是醉酒的表现。

    但,会是什么原因令我变成了这样呢?

    是那两杯饮料造成的吗?

    第一杯是傅湛递给我的,确实是果汁的味道,应该不会有问题啊!

    第二杯虽然是我随便喝的,可只有淡淡的酒味,后果不可能这么严重……

    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古龙水味又袭了上来。

    与此同时,黑影将我整个身体笼罩。

    傅湛没走!

    怎么他锁了门竟然不离开呢?

    “你……怎么……没走……”我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弱弱的,没有质问的力度。

    紧接着,我听见了傅湛的回答。

    “如果我走了,谁来做你的男人?”声音微凉,缠着若有似无的恨意。

    做我的男人?

    什么意思?

    他想趁火打劫吗?

    要知道,我现在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别闹……,出去……”害怕激怒他,我试着留些余地。

    回应我的是一股热气,喷薄在我的鼻尖和唇瓣上。

    “初玖,你清楚我的心迹,是不是?”他低声问道。

    “可你……是……我……名义上的……舅舅……”我搬出了这个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他想都没想,“你说过你没有那种东西!”

    “那……是……气话……”连自己都听不清的音量,估计对方更听不出我说了什么。

    一只大手覆上了感觉迟钝的脸颊,肆意揉压着。

    “初玖,你要是笨一点就好了……”话没说完,连着两声叹息。

    听这个口气,是要弄死我吗?

    当大手蹂躏够了脸颊、缓缓下移的时候,我的心脏忽然难以遏制地颤抖起来。

    “不……”想恳求他放过我,奈何发出音的只有一个字。

    耳畔传来他的喃语,“你没有选择权,还是安心享受吧……”

    尼玛,这种情形下被个不喜欢的男人强行攫取第一次,要我怎么享受得起来!

    我试着翻滚挣扎,可浑身上下像灌了铅,挪不动分毫。

    而那只脏手,已经解开了小西装的纽扣。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变了形的声音很肉麻,令人作呕。

    耳语过后,衬衫扣子被一粒粒解开。

    衣襟被无情拉扯的一霎那,胃腹部的皮肤感受到了凉意。

    而我的心,远比肌肤更加寒凉。

    倏然想到了小旭,——她被钟冶欺负的时候还有反抗能力,而此刻的我,却只能任人宰割。

    难道这是在惩罚我间接伤害了她吗?

    俄而,我感觉到小羊皮编花儿腰带被打开了。

    随后,是拉锁下滑的声音。

    恐惧到了极点,愤怒便爆发了出来。

    若我现在有力气,若我手里有把刀,一定会毫不迟疑地杀了他!

    不,一刀杀了他都太便宜了,我要把他千刀万剐!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只能由着肮脏的男人肆意妄为。

    宁死不屈吗?

    不!

    我得留着性命报仇!

    只有活着,才有可能为自己讨回公道!

    我发誓,只要给我留一口气,总有一天,我会让施暴者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还不够,我要令他后悔被他妈生而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