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一等一的贱人

    更新时间:2018-11-15 20:50:18本章字数:1469字

    第二天早晨,在去餐厅的路上遇到了凌语橙。

    这还是她回国休假后我们第一次单独碰面。

    “死野种,你给我小心点!要是敢在今天的聚会上四处勾搭男人,一定让你不得好死!”抹得猩红的嘴唇里冒出狠毒的字眼,十足的恶妇。

    我上前一把揪住她的低领口,不甚圆润的部分即刻若隐若现。

    “你要干什么?”她不无惊恐地诘问。

    周围没有别人,而且还是监控死角,难怪她会心生惧意。

    既然知道害怕,干嘛要惹我呢?

    真是个一等一的贱人!

    我嬉笑着凑近她的脸,吓得她直往后仰身子。

    “小贱人,你放心,今天所有的男人都留给你。从十六岁到六十岁,全给你当老公!只要你这个没什么料的身体承受得起就行!”说罢,我猛地松手,头也不回地直奔餐厅。

    “龌龊!”颤抖的骂声在我背后响起。

    尼玛,也不知道是谁龌龊在先!

    不过,任平时再怎么明掐暗斗,餐桌上总是一片祥和。

    自然,都是做给大家长看的。

    惹恼了他,挨骂事小,断了零花钱就不好了。

    每个人都深谙这个道理,每餐饭都吃得十分消停。

    大不了谁都不瞧谁,即便瞧见了也当对方是透明的。

    表面功夫,谁都会做。

    九点整,凌自横奉了父命,扯着我到大门口泊车处去迎候客人。

    此类事情原本是由傅湛负责的,因了他重伤未愈,凌伯年便把一应事宜都交给了大儿子。

    而这位替我操碎了心的大哥,许是怕我再闹出事端,恨不得时时刻刻把我拴在身边。

    天有些阴,一点也不冷,是要下大雪的征兆。

    我穿得暖暖的,垂首站在凌自横身旁,权当自己是个木头桩子。

    每有客到,听他怎么称呼,我就跟着嗓音含混地称呼一下。

    别说正眼儿瞧瞧客人,连头都不肯抬。

    然后,一同把人送进楼里。

    我总是低眉顺眼地走在最后,随他们寒暄攀谈,只当自己是聋子和哑巴。

    不出一个小时,人都到齐了。

    凌自横带我回了楼里。

    作为长子,他得陪在父亲身旁,跟世交的叔伯弟兄们聊天。

    借此机会,我溜到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去坐着。

    俄而,忽然响起一声十分细微的猫叫。

    我低头四处寻找,发现桌腿旁趴着一只很小的纯白色折耳猫。

    它很温顺,任我弯腰抱起放在桌面上,不躲不逃。

    “小可爱,你是从哪儿来的啊?”摩挲着它的毛发,我轻声问道。

    “喵——”它回了一声,可惜我听不懂。

    听说这种猫因为天生的基因缺陷,带有不可逆转的遗传病,一旦发作,终生疼痛,且行动不便。

    唉,可爱又可怜的小家伙!

    我正感慨之际,一个特别温和恬静的声音传了过来,“露露——”

    小猫儿即刻又“喵”了一声,似回应。

    我抬头望去,但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正向我走来。

    她足有一米七的身高,月白色改良旗袍穿在身上,比例完美,曲线玲珑。

    再细看,青丝顺直及腰,皮肤白皙娇嫩,五官清秀,妆容精致,动作优雅,气质高贵,妥妥的一枚大美女。

    “初玖,露露没有叨扰你吧?”说话间,人已经到了眼前。

    我笑着摇头,“没有。这么可爱的猫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略有不舍地放手,让小猫回到主人的怀抱。

    女子在我对面坐下,目光似水般温柔,“刚刚是不是在外面站了好久?冷没冷?”

    多么动听的声音,像一缕春风拂进心田。

    “不会,我不怕冷。”未等话音落地,就觉得自己粗声粗气。

    她伸出纤纤细指在我的手背上抚了抚,“嗯,还好,不凉。女孩子就是要学会爱护自己,千万不能冻坏了身体。”

    来自陌生人的关怀让人心暖,或许是她太美了,竟只觉得善良,并不感觉突兀。

    “谢谢。”我努力勒细声线,令音调柔和一些。

    她恬淡一笑,袅然起身,“那我先去别处了,晚点我们餐桌前见。”

    我被感染得莞尔点头,“好的,一会见。”

    就在她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有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从她身后不远处传来。

    “非烟,你在做什么?”十分熟稔的语气。

    本想起身相送的我登时如巨雷轰顶般怔在了原处。

    这个声音,真的好耳熟。

    会是他吗?

    心中一悸,却不敢侧头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