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这宴会的主人到底是谁

    更新时间:2018-11-16 00:55:12本章字数:1412字

    苏南枝心知肚明他的意思,低头从钱包里拿了一叠钱,声音平坦自如:“不好意思,我陪酒不陪睡。还有,这钱纯粹是我帮外婆给你的。至于你的威胁,对我毫无意义,你想告诉外婆就尽管去。”

    可笑至极,陈小峰想用这种理由威胁她?未免也太天真了点。

    陈小峰脸色微变,掂了掂手中薄薄一叠钱,只够买得起一身廉价的西服。

    “苏南枝,你想用这点钱就打发我?!”他怒不可遏地瞪着她道。

    “陈小峰,你给我记住了,这钱是我借给你的,逾期不还,我会跟你索要利息。”苏南枝清傲笑了笑,转身走出楼道,“过来,我开借条给你。”

    陈小峰狠狠跺脚,怒不可遏:“你这个死丫头!你就这么对你哥哥!”

    苏南枝云淡风轻地写着欠条,字体娟秀清美:“我已经很仁至义尽了。对了,如果你没钱请女伴的,不妨带我去吧。”

    “带你?”陈小峰哼了声,挑着眉目打量她,“你确定不会给我丢脸?”

    苏南枝忍不住笑了,丢脸?她跟随宁御城出席大大小小的宴会,人气从没输给宁御城过。那段时间,酒吧里不少身份不低的客人花重金请她当女伴陪同赴宴,她还不肯去,只坚持做宁御城身边唯一的人。

    只不过现在,一切都没什么意义了。

    她淡淡扬眉:“你不愿意就算了,自己花钱去找别人吧。”

    小峰转眼想了想,突然爽快地答应了:“行啊,没问题,我知道你是专业的,肯定陪过不少大老板。行,那你的礼服我也包了,明天我带过来给你。”

    苏南枝淡然抬眸,望着他露出诡异不怀好意的笑,心中隐约有了分寸。

    ——

    隔日下午,礼服被送来的时候,苏南枝脸上覆着一层薄怒,直接把纸袋子丢在陈小峰身上:“陈小峰,你还真的当我是去卖的?”

    “喂,不就是一件蕾丝抹胸嘛,你至于这么激动?”陈小峰蹙眉望着她道,“我特地给你挑的,展现你身材的傲人之处嘛,别说你从没穿过这种抹胸装。”

    “这种东西能穿到宴会上去?”苏南枝冷笑了声,淬着寒意地质问。

    “苏南枝,你一共就给了我那么点钱,你还指望我给你买什么锦衣华服啊,有裙子给你穿不错了。”陈小峰轻笑了声。

    苏南枝脸色微闷,试图去接受这件礼服。其实她也明白为何心里那么排斥,第一次跟除了宁御城以外的男人参加宴会,也是第一次穿这种质量的礼服。

    她在心中默默提醒自己,一定要接受并适应这一切。

    她不能太习惯于过那种阔太太的日子了。

    “知道了。”出乎小峰意料之外的,她竟然接受了。

    小峰欣喜地扬眉:“太好了,我就说我们南枝最懂事了!走,哥哥带你化妆去。”

    跟他上了出租车,苏南枝漫不经心问着:“今天这宴会什么来头?谁主办的?”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见的大老板会出席。”陈小峰激动地道。

    “叫什么名字?”

    “薄清言,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陈小峰有些骄傲地望着她,“薄总可是安城除了宁御城之外,最有实力的商贾大佬,如果今天晚上能跟他达成合作,那你哥哥我的生意就不用愁了。”

    薄清言。苏南枝细细品着这个名字,微眯着眼眸望向窗外,的确是听过的。

    似乎是个很低调的商业巨头,很少在新闻杂志中看到过他。在苏南枝的印象里,她甚至连他的长相都不知道。

    “我们到了。”出租车停在一座没落在黄昏中的饭店门口。

    苏南枝抬眸望去,安静地注视着伫立在晚霞中,“银熊酒店”四个字。

    “看来,今天举办酒席的也是位大佬了。”她淡淡笑道。

    这家银熊酒店可不是一般人想请就能请得起的。之前宁御城在这里举办过几场宴会,她才知道,原来普通酒席的预定都已经排到三年后去了。

    大概只有跟宁御城同等的身份的商界巨头,才有资格在这里举办宴会。

    只是,安城能跟宁御城相提并论的男人,又有几个呢?

    苏南枝不禁开始好奇,这宴会的主人到底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