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更新时间:2018-11-23 11:52:51本章字数:809字

    人狗同理,都有着一定的心理,他们的行为正受着心理的支配。这在后来他在对付一群人时也得到了印证。

    那是读高二的那年,在龙蛇中学,人自然高了不少,在一群川人当中,一米七几的个头当属高的一类,却不大,因为身体看起来还是那么单薄与瘦弱,甚至还有些营养不良。事情的起因源于绰号,那时同学间尚有给同学起绰号的恶习,几个要好的同学自然也给他起了个不大雅的绰号,同学间就这样相互叫着绰号,倒也没觉得什么,甚至显得有些亲切。但是当被另一个不大熟悉的同学叫时,他分明感觉到了不舒服,甚至有些欺侮,他郑重地叫住那位同学,说:“朱进平,我不许你这样叫我。”

    朱进平,他的同班同学,虽是同学,却少有往来,班里有七十多位同学,男女同学基本不交往,男同学之间也分成几类,一般同寝室的,经常一起打球的,下棋的在一起走得比较近;还有一种分类,似乎有些阶层的分类,当时社会治安并不好,出现欺凌的现象也一点都不奇怪,校门口也常有社会上的流氓之类来转悠,即使校长出面也多半是好言劝走,稍有不当,还会得到一句:“是不是想找点事做做?”真是压得过强龙,也斗不过地头蛇。

    外面这样,校园类也是如此,班里的倪同学就是这样的人,听说他叔叔是县里的高官,仗着这样的后台,横行与班里和学校,一次他在我们面前宣称,我想打谁就打谁,一个同学接口说,“人家没惹你,你也打?”也许为了证实他的宣言吧,他立马给了那个同学肚子上重重的一拳,那个同学疼得话都说不出来。还有一次在体育课上又一拳打在一个同学的太阳穴上,致使对方当场昏死过去。

    这样的人后面自然有一帮跟班,朱进平就是跟班之一,这帮人在学校耍尽威风,欺压同学,朱进平就几次给他借钱,可他本来也没钱,那么几角钱借给他却从不提还的事,名义上是借,其实是强要,是抢。他想想惹不起,是敢怒不敢言。

    这次他又这样得来欺侮自己,他觉得他必须严肃地告知朱进平,朱进平被他突如其来得严肃和警告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他悻悻地扔下一句话:“明天晚上操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