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生日变故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15本章字数:1140字

    又是一个美丽的春天。

    早晨醒来,单姆给我穿上一件桃红的小夹袄。帮我把发辫重新梳理,辫尾缠了红丝绳,还在我头上夹了一个双头鱼形的铜发饰。双头鱼形的器物都是在青布族祭祀和庆典时才会用到。

    然后她捧着我的脸左右端详后,很满意地在我的眉心点了朱砂红。“你已经五岁了,生辰如意、长命百岁!”

    原来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四整年了。在原来的世界,我应该已经上幼儿园中班了吧。一整天,部落里的大婶们都轮流来看我,在我的房间里唱歌祝福我。

    傍晚,我被单姆带到村口的场院。场院上围着篝火坐满了部落的人。小孩子们围着篝火追逐嬉戏。我也跑去和他们闹在一起。

    “不要被单姆看到。”格丝拉起我的手躲向场院一侧的谷物堆。我们快速地爬到谷堆上。看着单姆在孩子中间找我。我们趴在谷堆上捂着嘴偷笑,看着她着急的样子。

    “我们在这里呀!”我向单姆大喊。看着单姆小心翼翼地爬上谷堆。

    我抱着她的腿,要她给我讲故事。她坐在谷堆上搂着我给我讲那个已经讲了至少五十次的故事。

    柯山和田渡姆相约要在一起一生一世在一起。后来因为山上的石龙喜欢了天天在山脚拾柴的田渡姆而心生嫉妒,将采草药的柯山困在山上不能回家。于是田渡姆就变成了青苍山下的一棵柏树,而柯山变成了石龙坡上的一块巨石……

    她的故事最大的作用就是安神。我朦胧中感觉单姆把我搂得紧紧得,透不过气来,她的一只手捂在我的嘴上。

    朦胧中,我睁开眼睛,看到场院的篝火还有余烬,细小的火苗和青烟中,刚刚那些围着篝火的人都倒在地上,他们的身边到处都是在火光和暗影下呈现出令人感到恐怖的深色的液体——鲜血。

    连孩子们都没有被放过。如果不是单姆捂着我的嘴,我一定会控制不住大叫起来。

    马蹄的声音,一群骑马的人冲进视线。为首的人看起来又高大又阴骛。“看看有没有什么人。”我听懂了他的话,他不是青布族人,声音和人一样的冷冰冰,没有一丝的情绪。明暗闪烁的火光照得他的脸像魔鬼一样可怖。

    求老天保佑都来不及了,不须片刻我们三人就被发现了。

    黑皮鞭的影子一闪,疾风扫过,便将我们带下谷堆。冲力很大,但单姆把我护在怀里,我只是感觉右脚上一麻。

    格丝没被单姆拉住,摔出去好远,摔得很重,放声嚎哭起来,一边回头向我们爬过来。“救我啊,单姆……布纳可”她口角流着血,慌乱而无助。

    我脚下用不了力,又被单姆揽着,只能用力向格丝伸出手,好像把她拉回来,我们就可以从恶魔手里逃脱。

    “你们是谁?”魔鬼在马上俯视着我们。

    “不要,她们都是孩子。她们谁都不认识,求求你放过她们吧!”单姆听不懂他的问话,一把拉过爬过来的格丝,揽着我们向魔鬼大声地求饶。

    “单姆,他……”我想用力坐起来,脚下一用力,脚踝的刺痛让我心里一紧,便晕了过去。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帐篷里。记忆像潮水一样涌来——血、死去的乡亲、孩子们、黯淡的火光、骑在马上恶魔一样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