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归途难测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15本章字数:1479字

    因为晚上我看不清,所以一到晚上我就可以休息。晚上躺在床上,摸着红线绳上串着的五个铜板。我心里美着呢。本来还想贿赂几个孩子让他们帮我们做宣传,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只是陪小孩子们玩了一会儿,就有收获,哈哈。

    摸着这几个铜板,突然让我想起前世没花完的那四万多块钱。不禁自叹命苦。前世没有钱,小打工族,辛苦攒了四万块钱,买不起车、买不起房,终于鼓足勇气开创新生活时,生活竟毫无预示地被切断了,连把钱花掉的机会都没有。以为今生可以活得舒服些。父母健在、生活富裕,那时的米虫生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啊!才过了四年太平日子,我就莫名其妙地又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女。撒摩对我再好,也无法弥补失去亲人的痛苦和孤独。我讨厌寄人篱下的生活……

    我猛地把被子拉到头顶。不知过了多久。被子被人用力拉开。油灯已经熄灭了,但熟悉的气味和模糊的影子,是撒摩。

    我抬手用袖子遮住眼睛。

    “你是用眼泪做的吗?”他把我的手拿开,用汗巾轻轻地帮我擦拭眼泪。

    “我……我想念我的亲人……我的心很疼……”我结巴着不知道该如何让他知道我的感受。或者我应该说:我还有钱在其他地方,没用完。也拿不过来了……虽然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但想起来还是……肉疼……

    我不知道撒摩会鄙视我,还是被我的话逗得捧腹。也许我说我还有什么东西没吃到,他会更相信我吧。

    “我……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如果你不开心,可以离开这里,回草原。”他坐在床边拥着我。

    “可是,草原不属于我。你也是属于你的旭……子民的……”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我无法原谅我自己,我的表现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欲迎还拒吧,连我自己都这样觉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既不想离开他,也不想成为他的女人之一。

    装睡!趁他沉默,我闭上眼睛不看他。

    “主子!”外面的护卫轻轻喊他。他放开我,帮我理了一下额边的头发。走出门外。听到关门的声音。我突然不能控制自己,从床上起身,没穿鞋就追出门外。我不能想像他不在门外,我会有多失望。显然护卫说了什么。他一脸严肃。

    “和我回草原!”他语气坚定,似乎他确定我一定会和他一起走的。

    “嗯!”乖乖地点了一下头。他一把抱起我走出院子,在巷口,有他的马。护卫取来我的鞋。从五岁起我就开始在草原上穿着靴子,直到这次来到这个中原边界的小城,才第一次穿绣着花草样式的布鞋。撒摩把我放到马背上,帮我把鞋穿好后,也翻身上马。随行五个护卫一起,趁着宵禁前出城了。

    城外,几十名他的部下已经在等着我们。

    一路无话。在离驻扎地还有十几里路时,就能看到营地腾起漫天的火光,距离尚远,但可以想像昔日的家园已陷入火海。我全身发冷。想不到十年前的情景又一次出现在我眼前。杀戮、流血、火光……原谅我,虽然我知道自己应该坚强一些,但这些年梦魇一样的记忆,让我浑身抖成了一团。

    撒摩抱着我的手臂开始僵硬地收紧,眼神冷得可怕。

    他手一挥,将我稳稳地放到地面。“你护着她。其他人跟我来。”声音刚落,人马已经跑出十几丈远。他的族人都在经受生死的劫难,他怎能不归心似箭。

    我被护卫拉上他的马,只看到撒摩和他的随从远远奔去的身影。

    “吉亚,带我回营地!”

    “没有台吉的命令,我不能带你回去!”吉亚是脾气最硬的护卫,我知道我无法命令他。

    “难道你不担心你的父母和妻子?”提到他的父母,他的身体一震。我知道,他不是怕死的人,但他担心他的家人。“还有你的孩子……”

    命中他的死穴。他的孩子春天才出生,我离开时刚刚才长牙。他一夹马腹,马儿像明白他的心意,纵向营地方向。

    我们到达营地不过片刻。但对于我们焦急的心来说,已经焦燥到喉咙冒火。营地里火还在烧着。死去的牧民、着火的毡房、空无一物的羊圈……

    显然是被强盗洗劫了,男人被杀死,女人和牛羊被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