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这是故事还是事故?

    更新时间:2018-11-20 17:55:16本章字数:707字

    我感觉很累,呼吸沉重,浑身麻痹,不想睁开眼睛。

    当我再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到处是银蓝色的卧室,我正躺在那张松软的大床上。

    我的脚上锁着的一条银色的链子被固定在床柱上,身上穿着一身银蓝色的曳地长裙,我的长发柔顺地铺在蓝色的丝被上,发丝和丝被在柔和的光线下闪着温润的光泽。

    一只慵懒的白猫倦在我的脚边酣睡,它抱着我露在丝被外的脚,柔软的皮毛随着它细碎的呼吸轻柔地摩擦着我的脚,让人感觉温暖得心头痒痒的。

    我全身还是有些麻木感。手心里紧攥着的东西硌得手好疼,熟悉的感觉让我知道它是从五岁就跟着我的小铜饰。

    我这是在哪儿?我是不是掉到流沙里了?

    眼前的纱帘一闪,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伸头到帐子里看到我微张的眼睛,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

    “吉翁纳尔,您醒了。”她说的是青布语,吉翁是天的意思,吉翁纳尔是青布族人对至高无上的贵人的称呼。

    “水。”我张了张干得发痛的唇。她转身拿来一杯温水恭敬地递到我的唇边。我急着喝,呛咳带喘地把水喝下去。

    连喝了几杯水。我的身体的麻木逐渐舒缓过来。

    “你是……”

    “杜兰是您的贴身仆从。”小丫头很伶俐地接过我的问话。

    “我……”

    “吉翁纳尔,您病了。”她又接过我的问话,停顿了一下后,她像下了好大的决心:“秦班王已经举行登基典礼……他……已经是大秦班国的王……”

    “什么……”这是哪个故事?我听得更糊涂了。

    “他把您从宫外带回来后,您就病了,您昏睡了四天,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这是真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指了指脚上的链子,给她一个疑问的表情。

    “是秦班王为了阻止您再逃离,他说如果您再逃离这里,他要处死这里所有的人……”

    虽然我还搞不清楚状况,至少通过杜兰的几句话就能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一个狠毒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