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预谋再起

    更新时间:2018-11-20 17:35:39本章字数:2621字

    “这是鸥歆董事长最得意的设计师wendy的作品,他可是尚戚最器重的设计总监。他的实力,想必你在时尚界和商业界也有所听闻吧?”付玉欣带着装在档案袋的设计图,坐在咖啡馆里,对面的是一个西装整洁,手里夹着雪茄的男人,咖啡桌上还放着墨镜,看着付玉欣放在桌子上的档案袋,他波有兴趣的听着刚坐下来的付玉欣的话。嘴角浮着一丝邪恶的微笑,抽出一口雪茄,往外吐出一股烟。然后想要拿起档案袋看看究竟,被付玉欣用手啪的压住,看着她嘴边微微撬起,想必她还有话要说。

    男人悠哉无所谓的示意让她说,自己翘着二郎脚。付玉欣有些气愤的拿起档案袋就走,男人立即脱口而出:“你不想鸥歆破产了?”付玉欣听此停下了脚步,全世界的人都有可能不想让鸥歆破产,但是她绝对不是那个世界的人。没有人比她更希望尚戚和鸥歆身败名裂。

    付玉欣回过头,重新坐了下去。她想要让鸥歆破产,不是只有他可以帮到她而已,只是她不想再去找那些跟尚戚和鸥歆没有任何恩怨的人,眼前的这个男人,恨尚戚绝对不比她浅,因此,找他就是最正确的。“那你能让他破产吗?”付玉欣不急着肯定他,谁知道在人前是人,在人后是鬼呢。不过,他的实力,她是深信不疑的,不然自己也不会来找他。

    男人哈哈的笑起来,五官精致的他,笑起来也是充满了男人味,只可惜心太狠了点。“只要我张世浩答应的事情,谁都知道,我一定会不择手段的达到目的。难道付小姐不知道吗?”张世浩阴冷的看着她,最后一句靠在她耳边调侃的说出。付玉欣邪魅一笑,温柔的抓着他的手说:“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张董有多恨尚戚,应该比我更希望他消失吧。对吗?”说完还故意的笑着看着他,如果是一般的男人看到她如此妖媚的时刻,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但张世浩向来不吃这一套,但除了付玉欣之外。

    他笑了笑,抬起付玉欣的下巴,啧啧的说:“多美丽的一张脸,怪不得所有的男人见到你都被迷的神魂颠倒,看来魅力真的不小呀!”说完坐回椅子上,继续抽他的雪茄,付玉欣笑笑的恢复平静,她这么做,只是想试探他,是不是真的像大家说的那么狠毒,连她的妖魅术都不管用,看来传言不假。

    这样一来,她就敢确定了,一向以来,他在设计作品上连次输给鸥歆,谁都看得出,他有多恨尚戚。商场的事,你不做奸商,人人都是奸商。

    “wendy的作品,哈哈哈!好,这一次,我看鸥歆还能嚣张多久。”张世浩打开档案袋看到里面的设计样稿,里面还有wendy的亲笔签名,看到一直让自己咬牙切齿却一直不能绊倒的敌人,现在一切都在他的手里,豪爽的笑声从他嘴里出来。眼里也充满了奸诈的神情,付玉欣也一样带着邪魅的笑意笑着。两人尽在不言中的进行着属于他们的交易,各有所得,这就是交易。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几天之后就知道结果了。”付玉欣回到公司,坐在办公室里,手里玩弄着手机,曲风急切好奇的问着她。她倒是不慌不忙的回答,只要事情一成,鸥歆上下一定会乱了套,到时候,看看尚戚是以什么样的表情来对待这件事。曲风听到她成功味十足的话,虽然自己没有得失,但他却可以从中作梗,说不定很快的,鸥歆就会落入他的手里了。

    “这一次让两只狗,狗咬狗的争斗吧~~~哈哈,老狐狸看你还能坚持多久!”付玉欣脸上爬满了奸计得逞的笑容,眼里的仇恨再一步升温,她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十五年了,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失败。

    冷冷的笑声刺入曲风的耳朵,虽然他也希望她的复仇可以成功,但是见她被仇恨这么糟蹋自己,他甚至有一丝冲动,想劝她放弃复仇。但他也知道,他是不会成功的。

    “你也不要太累了,我给你倒杯咖啡。”说完看了她一眼,然后走到咖啡机旁拿起杯子放在咖啡机接口。付玉欣没有回应他的话,还在回味着几天过后尚戚脸上的种种表情。

    尚尧双手插兜的来到付玉欣的办公室,见曲风也在,有些吃醋的闪过一个眼神。看到他们两个总是在一起,他心里就不是滋味,可是为了他们之间的情谊,尚尧也就一直没敢对付玉欣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他看得出,曲风也喜欢她。

    但当他看到付玉欣半眯着眼,脸上充满了冷意,他又疑惑了,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而他对她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慢慢的,他走到她跟前,付玉欣见他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出乎意料的吓了一跳。

    曲风拿着咖啡,见尚尧站在那里,惊讶的以为他是听到什么所以才进来的。但是在他跟前做戏已经是他的家常便饭,曲风笑着试探道:“尧,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尚尧听到身后的声音,回过头勉强的笑着说:“刚进来的,本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呵呵~~”说着又回过头看着付玉欣,付玉欣收住了脸上的表情,心里跟曲风有着同样的担心。

    她淡淡问:“找我有事吗?”“没事,就是过来看看你,刚才见你脸色不好,出什么事了?是否需要我帮忙?”看着付玉欣对自己的冷漠表情,心情失落的看着她说。

    “没什么事,只是心情不太好而已,你不用替我担心。”付玉欣有些抱歉的说,为什么他每一次看到自己心情不好,有什么急事的时候,他总是想要帮她,总是第一句话不是怀疑,而是关心。

    曲风把咖啡放到付玉欣面前,顺便也给尚尧倒了一杯,两人一起坐了下去。看着尚尧脸色不好,便试探的带着讽刺语气问道:“怎么了?我们英俊潇洒的总经理,什么时候喜欢皱着眉头了?呵呵~~”说完故意调侃的笑了笑,尚尧听到他似乎是因此熟悉而取笑兄弟的笑话,自己则是苦笑着拿起咖啡喝了一口,但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付玉欣。

    曲风见他这样,心里不舒服的清了一下嗓子,然后打破僵局的说:“最近wendy可忙了,公司又有新客户进来,现在你签字都签的手软了吧?”

    付玉欣也假装附和道:“是呀,现在董事长把事情交给你处理,应该忙坏了,我没什么事情,开心点。”说着从办公桌走到尚尧旁边坐下,见他纯洁的像一塘清水,可是她却必须记得他是仇人的儿子。

    听到喜欢的人这么安慰自己,尚尧心情才好了一点,至少她不是什么都不肯跟自己分享的,既然这样,他也只好安心的工作了,这样才不会让自己的父亲失望。

    “没事就好,看到你烦恼,我也不好受。”说着看了一下曲风,征求的问付玉欣:“玉欣,你能答应我以后不管什么事都跟我说,可以吗?”“好,我们是好朋友,怎么会有什么事瞒着你呢,不要多想了。”付玉欣微笑着说,看向一旁的曲风,见他脸色也不好,便没有在说下去,自己夹在两个男人之间,还不如出去好了。

    尚尧开心的笑笑:“太好了。”“我去看看小云熟悉的怎么样了,你们两兄弟聊聊吧!我先过去了。”付玉欣给自己找了个借口逃离他们之间,在他们两个眼里感受到的爱意,她都不敢接受。曲风对她点头回应,尚尧笑着看着她往外走去。少了付玉欣的存在,他们之间更像兄弟的坐在一起,如果没有欲望,没有斗争,兴许他们会是永远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