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大美人穿越成老太婆

    更新时间:2018-11-20 17:40:30本章字数:2109字

    浩瀚炎热的沙滩上,脚印继续拉长,越来越长,她的背影也蹒跚的消失在风沙中。

    她也不知道要这样走多久,幸运的是,这小家伙醒了,龙冰给它娶了个名字叫做八仔。八仔被她喝了那么多血,现在好像已经没事了,已经开始蹦蹦跳跳的了,而且八仔是否并不怪她差点咬死它,对她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

    烈阳高照不减,龙冰不知道这具本体可以撑多久,这具老身可以撑多久,头目眩晕,汗流浃背,脚上的黑色布鞋底都穿开了,再加上脚心滚烫的刺痛,本体似乎真的快不行了,如果不是龙冰的灵魂毅力,恐怕早已经上西天了。

    看着蹦蹦跳跳的八仔,口干舌燥愈发起来,那甘甜的鲜血欲在口中假吞。而八仔好像也看出她的心思,腹中的软毛皱成了一团,有些猥琐的面对着龙冰,朝后缓慢退步。有些胆怯拿起它那可爱的小手揉了揉那双圆圆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她,想要用可爱又可怜的模样来博取龙冰的饶恕。

    她那张沧桑脸庞渐渐垂下,八仔也低头丧气的吐噜了一番,像是在想它很没用,都不能帮帮她。八仔不时的微微抬头瞟一眼龙冰,不时的捞捞顶在头顶的小圆圈。

    八仔想通了,它就牺牲一下救救这位老人吧。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八仔朝她飞了上去,它的脖子紧紧的贴在她的嘴唇上。不知道这小家伙有多久没洗澡了,身上的臭味儿让她干呕不已。

    龙冰也明白八仔是在叫她喝它的血,可是这一次她真的不忍心。她对它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

    她轻轻的把趴在她嘴上的小家伙抱了下来,八仔瞧她无动于衷,低着那可爱的小脑袋沉思叹息着。好像是觉得自己很失败。

    八仔继续捞着那蓝色的小脑袋,像是在盘算着什么,突然不停的叫起来,一边叫还一边手舞足蹈,它好像知道什么契机一般。

    根据龙冰的观察这小不点应该是什么发现,只要跟着它,应该就会有意外的收获。

    小家伙似乎也看得懂她的意思,自个儿领头带路,翘着它那可爱的小尾巴向龙冰示意着它要带路。

    一盘浑圆的落日贴着沙漠的棱线,大地被衬得暗沉沉的,透出一层深红;那连续起伏的沙丘像一只无形的巨手,把沙漠揭去了一层,又揭去一层。

    脚下的流沙依然是烫脚的,仿佛要化成焰红的岩浆一般。八仔走前,龙冰托着沉重的步子在后。

    广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雄浑、静穆,板着个脸,永远是灼热的黄色。仿佛大自然在这里把汹涌的波涛、排空的怒浪,刹那间凝固了起来,让它永远静止不动。

    她们也不知道要这样走到什么时候,只是都在撑着,撑着。

    正焦头热耳的龙冰真的快要死翘翘的感觉了,这具本体的体力已经耗到了极限,再这么走下去怕是马上就要一命呜呼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八仔同她总是有一些心有灵犀,它仿佛能感觉到她的精疲力尽。小家伙心里一阵酸楚,眼角竟然还有一丝泪水滑过。

    龙冰再度倒了下去,这次怕是再也起不来了~~~~~~~~~~~~小家伙咿呀哇呀的用它的可爱的小脚挠着她的肩膀,是想试图唤醒她。

    她的脸颊苍白得可怕,嘴唇像皱痕的老脸一样干枯裂开,裂缝里的血迹干得像礁石一般的坚硬。

    小家伙见她还不醒来,焦急的围着她的身体转了一圈又一圈,它也已经不记得到底围着她转了多少圈,最后在她的耳边停了下来。

    片刻凝视着她的脸颊,那眼睛闪光的萨那间,它像是做了一个生与死的决定一般。它跳坐在她的脸色,动作伶俐的用右脚抓着它的左脚,只见大滴大滴的血流了出来,小家伙把流着血的左脚放在她嘴上,由于龙冰的嘴巴没张开,血液很难流进口腔,灌不进去的血顺着龙冰的面颊流到了脖子,小家伙见血喝不进去便开始着急了,又用右脚撬开龙冰的嘴。

    她的嘴巴被撬开后,仿佛已经自我意识的感觉到了甘甜,开始吸允着,一直吸允着,直到小家伙的血都被吸得一干二净。

    八仔的意识也渐渐朦胧不清的倒了下去,也许是永别了......落日的余晖给沙漠涂上了一层红色,灼人的热气在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徐徐拉开的昏暗的天幕,它把整个沙漠都笼罩了。傍晚的沙漠显得更加苍凉和悲壮。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脸上像是有一个庞然大物遮盖着,她起身时,八仔也掉落在了沙粒中,它蓝色绒毛上的血迹已干得发黑,头顶上盯着的蓝色小圈变成了紫陌色,眼睛周围的肉像是僵尸的干皮一般贴着它的瞳孔周围。

    它是怎么了?仿若察觉到自己脸上也有什么东西凝固着,让脸皮都绷得透不了气。抬起手擦了擦绷紧的脸,一块块凝固的血片飘落了下来。

    她终于反应了过来这一切缘由,八仔又救了了它,可是八仔......它已经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一丝丝温度,没有一点点心跳,像一个从来不开口的玩具,似乎比玩具还要更加惨淡。

    龙冰的眼睛一阵干痛,也许是哭了的,只是由于沙漠的干竭,所以都看不见泪水,她紧紧的将八仔抱入怀中,像是在呵护着自己的孩子一般,心碎了千百次。

    她像是傻了一般,目光呆泄着,她抱起八仔继续前行。龙冰灵魂深处感概万分,这样一个小生命,竟然知道牺牲自己救她,她应该如何答谢?前世被亲生父亲杀害,在这里却竟然被一个没有共同语言,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小动物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最主要的是它竟然自己主动不要自己的明救了它。

    前面是一座高高的沙丘,与蓝天、夕阳融为一体,看上去烟波浩渺,如画如梦。她毅然不绝的踏上沙丘,怀中的八仔也许是在安静的沉睡,也是是在做着美丽的梦,尽管它没有心跳,没有温度。此时它一定在某个世界享受着天伦之乐。

    爬沙丘比登山还难,她脚踩到沙丘上,软绵绵的沙子就将她陷了下去,而且沙子还要往下滑,一会儿工夫她就被送到了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