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大美人穿越成老太婆

    更新时间:2018-11-20 17:40:30本章字数:3396字

    她像是傻了一般,目光呆泄着,她抱起八仔继续前行。龙冰灵魂深处感概万分,这样一个小生命,竟然知道牺牲自己救她,她应该如何答谢?前世被亲生父亲杀害,在这里却竟然被一个没有共同语言,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小动物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最主要的是它竟然自己主动不要自己的明救了它。

    前面是一座高高的沙丘,与蓝天、夕阳融为一体,看上去烟波浩渺,如画如梦。她毅然不绝的踏上沙丘,怀中的八仔也许是在安静的沉睡,也是是在做着美丽的梦,尽管它没有心跳,没有温度。此时它一定在某个世界享受着天伦之乐。

    爬沙丘比登山还难,她脚踩到沙丘上,软绵绵的沙子就将她陷了下去,而且沙子还要往下滑,一会儿工夫她就被送到了原处。

    她轻轻将八仔放在沙滩上,脱下老布衫,像妇女们背小孩一般,用破烂的老布衫裹着八仔,背在有些驼的背上。

    沙丘并不是那么难爬,前世她训练时这些对她来说都只是小kiss,只是现在这位老人老攀走这座沙丘,龙冰也不知道该如何来驾驭这具老身,除了用毅力,她暂时还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她的双手也随之落地,像一个四脚爬行动物,一步,两步,三步,终于爬到了一半的时候,老人的身体又发起抖来,龙冰使出全身灵魂毅力还是没有压制住,最后的最后,又被滑到了远处。

    她自己也清楚这样四脚爬上去过多少次,滑回来多少次,有好几次都快爬上去了,却还是被滑到了远处。

    她不能再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顽强的向上爬,她必须保持体力,不然八仔就白白牺牲了,她低头瞧着自己的脚尖,两双脚趾头都已经露在了外面,脱下烂的连草鞋都不如的,沾满了黄沙的布鞋朝沙丘扔了上去。不过幸好扔了上去,不然怕是等会儿要打光脚丫子了。

    龙冰这次不直接踩着沙子上去,而是垫着脚,像跳芭蕾舞一样的垫着脚。老脚丫子的韧带剧烈疼痛起来,龙冰真是觉得憋屈,她好不穿,坏不穿,怎么偏偏穿入一具老人的体力,她的所有痛苦,她也跟着受。

    尽管老脚丫子再怎么痛,她也已经全然不顾,十根脚趾,十根手指插入深深的沙粒中,虽然陷得很深,但是这样真的管用了,至少她终于成功的爬了上去。

    然而呈现在她面前的,仿若石破天惊一般,一块苍翠的绿洲和大水潭呈现在不远的前方,犹如一块绿大宝石镶嵌在沙漠的边缘。

    “啊~~~~~~~~~~~~”她兴奋得都撕心裂肺,嘶吼着干辣的喉咙,即便发出的声音那样苍老,那样不压听,但在此时这比任何好听的声音都要美妙。

    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头顶已是一轮朝阳,不知不觉她竟然攀走这座高高的沙丘都一夜了。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那片水潭拥入怀中,疯狂的跑向那片绿水。像个孩童一般的天真烂漫的捧着水一口一口的狼吞虎咽。随后解下背在背上的八仔,轻轻的将它摊入水中像是在洗一件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浇洗着。她默默祈求上天,祈求八仔在天堂可以快乐。看着八仔干礁的嘴唇,龙冰用手舀水滴落在它的嘴上,是啊,她忘了,它不会再喝水了,可是她依然还是不甘心,自己喝了一大口水在口中,像人工呼吸的方式喂进它的嘴里。

    她继续背着早已经去西天的八仔蹒步前行,走出了这片森林。再走出一条长长的小路......迷迷蒙蒙的天空,如烟如雾似梦似幻的雨丝,湿漉漉的青石板……一个让人寻觅已久的本色小镇就这样鲜灵灵地呈现在她的眼前。

    这究竟是哪里?这是什么世界?这里的每个人看上去都那么神情囧囧,隐形的藏着一种力量。

    一带蓝莹莹的市河穿街而过,橹声唉乃,漾起浅浅的波纹,摇碎了被雨水漂洗得愈加乌黑发亮的屋瓦,莲青色的水阁、廊棚、吊楼、河埠头,以及悬挂在长廊下的如火焰般跳动的灯笼。街道两旁还有盛开的满枝花瓣,或粉红,或洁白,于是,绿肥红瘦之间便又滋生出了许许多多幽怨婉转令人无端惊觉的美丽和惆怅。

    她能确认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红男绿女从她身旁穿过,喧闹在一个又一个的吆喝声中惊起。她在这其中比一个乞丐都还不如,从远处便可以闻见她身上的臭味儿。

    路过的男女老少们都忍不住捏紧鼻子,尽快远离她。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包子浓郁香味儿,更是让龙冰的胃饥火烧肠,迫不及待的想要狠狠的吃下一大包包子下去,顺着包子的香味儿走去,只见眼前那蒸笼里的包子热气沸腾着,一个带着麻黄色布帽子的中年人嘴里铿锵有力的吆喝着:“包子咯,新鲜的包子咯~~~~~~”

    龙冰不断的吞着口水,恨不得立马就吃几个下去,她的手在蠢蠢欲动。清口水吞不停。

    趁包子老板弯腰在做什么,也正好高耸的蒸笼挡住了老板,应该看不到她顺手牵羊的吧??

    她弯腰驼背畏缩着,几步跨到蒸笼边,抓起两个滚烫的肉包,都不顾及那般刺烫,正想拿着包子闪人,包子老板趁起来逮了个正着。

    “你个死老太婆,竟然敢偷我的包子,不想活了吗?”包子老板很不友好的张牙舞爪的指着龙冰大骂,像是嘴里的口水都喷进里包子里。

    远方依稀的有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骑着一匹马过来,身旁配着一把宝剑,正在向这个方向过来。

    龙冰低着头双臂紧紧贴着下腋,手中滚烫的包子貌似早已经把她的老皮烫起了血泡。

    “你个死老太婆,你去死吧~~~~~~”包子老板凶神恶煞的正要手握拳头挥向她时,一只手挡在了她的眼前。

    一阵清香的味道使之她睁开双眼,也顺便看看包子老板的拳头为何还没挥下。

    而她看见出现她眼前的不只是包子老板,还有一个背对着她的白衣背影,他正接住包子老板的拳头,他的袍服雪白,一尘不染。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他的头发墨黑,衬托出他发髻下珍珠白色脖颈的诗意光泽。他的背脊挺直,好像白杨树一样挺秀的身材,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他浑身上下散发这一种王者霸气。让龙冰的眼睛目不暇接,她突然自卑起来,此时的她还有什么资格看帅哥,只是一个死老太婆而已,正如包子老板所骂:“死老太婆~~~~~~”

    “我替她给!”他的声音充满浑厚而雄性的男性魅力,像一块磁铁一般诱扰着她的双耳。

    “误会,误会,多谢,多谢!”包子老板语气三百六度的大转弯,连忙鞠躬道歉,拿着一定银两贼眉贼眼的回到他的包子摊。

    也就在他缓缓转向她的那一瞬间,渐渐清晰的五官和菱角。

    她脑海里只闪现出一个样子:他!

    是他!他也穿越到这里了吗?这具老人的情绪也顺着龙冰的灵魂感应着,落出一颗颗滚烫的泪水来。

    她挥起衣袖擦干自己的泪水,她的前世可是总统之女,她是最冷酷的特工,怎么可以哭呢?但是泪水还是不停的往下流,不知道这是老人的泪水,还是她的泪水。

    他见到老人泪流满面更是想念异乡的老母亲,方才之所以出手相助,是因为见这位老人跟自己的母亲年龄相当。

    “是你?”龙冰的灵魂此时似乎已经完全控制住这具老身,说出的声音似乎都要清脆了一些,还是见到他的本能反应,还是强制让声音变年轻一些。

    她回想起那一幕幕,那车上的疯狂,他们在一起办公的朝朝暮暮,日日夜夜,还有她听到他最后的声音:“保护总统!”她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没想到他竟然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老前辈您认识阁下吗?看您好像见到亲人一般的目光!”他也并不顾她身上恶心的熏臭,双手握着她长满老茧的手。仿佛握着母亲的手一般。

    “我是龙冰!”龙冰的灵魂跟这具老身一起迸发出来的激动仿若像火山喷发一般的往外射着。

    他觉得一阵莫名其妙,龙冰?他应该认识吗?

    “这位老前辈您认错人了吧?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他锁紧的双眉,嘴角勾起的弧度,那清秀却不失男人的脸庞,她怎么会不认识,或者认错,她缓慢的松开他的手,是啊,她现在只是一个老太婆而已,他就算是穿越过来的也不会认识她了吧?她如今这般丑得不堪的模样,他还怎么认得呢。

    再继续站在他面前只会让她的自尊心更加疲惫,她只想快点躲得他远远的,别说他不知道自己就是龙冰,也已经不记得,就算认识或者记得,她也没有任何脸面再面对他,他那什么颜面面对,亲手杀了他的父亲,还~~~~~~她不敢再多想一点前世的点滴,一想脑海就像要爆炸一样。

    她瞬间冷漠背向他,缓慢的背道而驰,而他只能无奈的看着她苍老而蹒跚的背影。

    自己走到一个墙角落蹲坐下去,冷冷的看着手中的包子,此时才感觉到手皮的烫痛。她呜咽着吞下一口包子,想要用包子塞住疼痛的心脏,但是两个包子吃完,心里也没有好一点。

    如果在前世,这些苦只算是一文不值?

    过路的人们都以为她是一个老乞丐,见着可怜,有钱的便丢下一定银子,好心的丢下几个铜板,没钱的只得看着哀叹怜悯几声。随后扬长而去。

    她背上的八仔也越来越冰,越来越冰,像一团冰一样的躺在她的背怀之中,她弯下老腰捡起地上的钱。双手捧着发抖。这次不是害怕而抖,而是心痛而抖。

    天又黑了,多日来,今晚终于不用睡在戈壁滩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走到了一座破庙。破庙荒凉而沧桑,一股残冷不惊的寒气逼来,忍俊不禁。

    她双手抱在怀里,坐在破庙的檐坎上。像是在沉思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