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进弘福寺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5:23本章字数:1752字

    立春。惊蛰。

    宜祭祀,忌纳采

    便是那一片清丽山水之间,远远地看到一个亮亮的小光头一闪而过,煞是可爱,“去,替我拦下那个小和尚。”在辇车里高阳公主懒懒开口,身旁婢子忙起身上前唤住他。

    “禀公主,前方有一寺名唤弘福,小和尚便在此间出家。”那小光头年约十二三岁的光景,大大的眼珠扑闪扑闪极是机灵。

    “如此甚好,本宫正巧乏了,摆驾弘福寺。有劳小师傅前面带路了。“高阳公主打心里喜欢这个俊秀的小和尚,竟不顾平时的端庄威严悄悄向他扮了个鬼脸,引得小和尚扑哧一声捂嘴笑了。

    “大胆,竟敢在公主面前如此失礼,还不退下!”身旁婢女猛然出声,竟同时将高阳和小和尚吓了一跳。

    习惯地眯着眼,高阳冷冷瞥了婢子一眼“这宫里的女官,可真真的越发不得了了,本宫还未开口,竟抢在本宫前头了。”忠犬房遗爱忙命人将婢子拖将下去。

    “喂,小师傅,靠近些说话。”此时的高阳才有些像真正十六岁的少女般调皮“倒还未请教小师傅法号”

    “我,我上山未满三个月,师傅还没给我起呢,师兄们都叫我一百二十四师弟”小光头红着脸嗫嚅着。

    “哎呀,那我每次叫你可不得累死了,一百二十四小师傅”高阳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那,那你唤我俗名吧,我家原是经营玉器的,我阿姆就叫我做玉郎,你不要当着师傅叫我俗名,师傅要怪罪我的。”小光头摸着亮锃锃的脑袋颇为得意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转眼间到了弘福寺,早有侍卫通传,远远望去,一片反着光的脑袋差点没晃晕了高阳的眼,然而,众僧人却只觉得是神女下界,心神激荡。

    但见一只莹白的藕臂搭在驸马房遗爱的手中,一双踏着丝履的纤足缓缓落下,单那繁复的绯色唐衣便以华美万千,更以金线绣凤凰九只,盘绕周身,以金丝盘起的追云髻上点缀着清一色的小明珠,两只金步摇斜插在右侧发髻,细长的远山眉,一对美目顾盼生辉,翘鼻檀口,犹如那寺里壁画上的飞天,宝相庄严,与生俱来的皇家气质令众僧不敢抬头直视。

    在众僧人间,主持颤颤上前,唱了个诺,“厢房已为公主收拾完,请公主随贫僧入寺一看。”

    高阳上前略略一扶,“大师何须如此多礼,佛教弟子本就是方外之人,这等虚礼不做也罢。”微微一笑令老僧如沐春风,松了口气,也没了先前的拘谨,一张老脸也展开了些许笑容。

    “公主若不嫌累,这弘福寺也颇有些精致的景色,不如让老僧为公主介绍一二。”

    “主持何须多礼,待高阳换了便装,自会自己游玩,高阳不请自来已是劳烦了众位的清修,主持年事已高,高阳可再不忍心劳烦于您啦。”一出了宫高阳的心情就好,本就是极其伶俐乖巧的孩子,又如此体恤老僧人,何况身世更是不俗的,当下让老僧感动的险些落泪。

    “老僧即刻备下斋饭,请公主莫嫌这山中饭菜粗糙。”“大师,高阳要吃山珍,这宫里真是多了去了,大师只管按平日寺里的规格烧煮即可,不必为高阳破例。”高阳调皮地拉拉老僧的胡子,在众僧倾慕的眼神中施施然步入厢房。

    用罢午饭,高阳穿着蚕丝白衣,头上也只松松挽了个髻,插了只丹凤朝阳的玳瑁簪子,余下的青丝随意的散在身后,却又别有一番风情,谢绝了主持的好意,高阳未带一个侍从自己随心地在寺里闲逛着,不知不觉地竟走出后门进了寺后的山间,忽见玉郎蹲在山路上不知道在找什么。

    “玉郎——”那个小小的身影雀跃地向她奔来,“公主姐姐,你怎么到后院来了。”摸了摸小和尚小小的光头,卸去了浓妆的清丽脸上绽出一抹笑“随便走走,不知不觉就到了这儿,你在这儿做什么?”

    “是我四师兄生病了,他让我替他寻几味药,喏,画了图给我的,可是我还是不认得。”玉郎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上全是汗,高阳取了帕子替他细细擦拭着,玉郎却接过帕子藏在袖中。

    “姐姐的帕子等我洗好了再还好不好。”“呵呵,随你啦,来,把图给我,我和你一起找。”又情不自禁地摸摸手感颇好的小光头,忍不住地抿嘴笑了。

    “呼~~姐姐,这最后一味药我找到啦!”小光头献宝般地捧过来,高阳细一端详,也不禁松了口气,“那我们就顺道回寺替他熬了吧,他病着身子总是有些不方便的。”

    高阳直起身锤锤自己的腰,玉郎见了立刻上前替她揉着,小脸揪成一团“公主姐姐,都怪玉郎平日不好好学医理,害的公主姐姐这么娇贵的身子和我蹲在草丛里喂蚊子…”

    眼见的小人儿一脸的泫然欲泣,高阳却扑哧一声笑出来,紧紧搂住了小玉郎“玉郎,你是真正关心姐姐,姐姐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再说,姐姐在宫里哪有这么空闲和开心?”说罢,也不管玉郎满脸的红霞就拉着玉郎肉嘟嘟的手就往寺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