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骨檀香(二)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5:23本章字数:1220字

    窝在一个陌生的僧人怀里,高阳感觉到的却是前所未有的安心,辩机虽穿着细麻布的衣裳,却仍能透过衣裳感觉到他衣裳下的热气和肌理分明的体魄。

    不经意的,高阳的小手抚上辩机清瘦却精壮的背,无意识地上下抚着,就像母妃还没死的时候她总爱赖在母妃怀里,母妃也是这样拍着她的背的,是了,就是这样温暖的感觉,好多年没有感觉到这种温暖了,鼻尖一酸,更是紧紧抱住辩机像怕他跑了似的。

    那边的高阳在回忆母爱,辩机可没那么镇定了,二十多岁的冲动,美人在怀,细致幼滑的小脸轻轻蹭着他的脖颈,他只觉得陌生地燥热感在肆虐,烦闷地晃晃头,嘴唇恰好扫过那一片莹白的香额,当下又是一阵心猿意马,不禁低下头静静省视怀中梨花带雨的罗敷美人,心念一动控制不住地轻轻吻上她的侧脸,高阳抬起头,小手抚上辩机的薄唇,触感不可思议的柔软,犹疑地亲了上去。

    “公主..”辩机气息不稳地唤了她一声,呼吸渐渐急促,一开始的羞涩,浅尝辄止慢慢升级,舌间的纠缠美好地让辩机几近晕眩,只能跟着感觉去品尝着那小巧的香舌,双手不受控制得褪去高阳的外衫,掌下是莹润白得让人窒息地美好皮肤,纤长的手慢慢覆上高阳圆润的肩膀。

    高阳早是脸颊通红,和房遗爱成亲也有几年,但却从未有过夫妻之实,如今情窦初开羞涩不已,可毕竟是公主,比寻常女子见多了男欢女爱的场面便有样学样,解了辩机胸前的盘扣,露出辩机匀称精壮的胸肌,轻抚过他胸前。

    即便如此,初尝人事的辩机也只感受到说不出的*让他舒服得快要死去,双臂微一用力将高阳抱上床来,高阳微微睁开眼,调笑他道“佛门何时出了这么个急色鬼?”

    辩机一怔,脸上不知是病的还是羞的,手下动作慢慢停了,高阳却不等他开口,侧过头用舌尖描绘着他的耳垂,引得他一阵战栗,不由紧紧抱住高阳,随即松开手,笨手笨脚解着高阳的衣衫,等到两人*相见时,那肌肤相贴的美妙触感让两个年轻人战栗。

    几番云雨之后,高阳满脸酡红地趴在辩机身上,有意无意的在他胸膛上划着圈圈,“这下可好了,本宫今后若是死了,也要背上个勾引出家人的名头,怕是要下到十八层地狱了。”

    辩机伸出修长的手,紧紧堵住她的口,“是辩机的过错,要下地狱也是辩机下。是辩机尘心未泯,是…”高阳堵住他的嘴“辩机,为了爱,我们都没错,不如你还了俗与我回宫可好?”

    “万万不可,我虽倾慕公主,可对于佛法却有自己的执念,何况这样你又要置驸马于何地呢,只要公主心里有辩机,辩机就心满意足了。”

    侧过脸,高阳看着一身佛骨傲然的辩机,真是满心的欢喜,终是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小手搂着辩机的腰心中只觉得甜蜜异。

    “辩机,你先睡会儿罢。”说罢掩住辩机的眼,“你病还未愈,需要安心歇息,就靠着我好好歇歇。”

    “公主,我不想合眼,我怕我再睁开眼时,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甚至你从来没有出现过。”温润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脆弱。

    “辩机,你是我的骄傲,我觉得我的十六年就是为了等待你而活,别胡思乱想了,我会陪着你的。”软玉温香在怀,耳边听着动人的情话,一个禁欲已久,血气方刚的青年才俊的心中只觉得幸福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