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人憔悴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5:23本章字数:1162字

    离别总是叫人依依不舍,“辩机,你真的不要和我回去吗?回去了,我会在我的宫殿里给你一个好大好大的书斋,你依旧可以译经,还会有好多好多人伺候你,吃好吃的素斋,和我一起玩赏御花园。”高阳撒娇地看着辩机。

    “公主,你知道我不会离开这里的,你听辩机的,回去善待驸马,今后不要杀生,有缘自会再见。”

    “辩机!”高阳不悦地皱起眉毛,“你当真一点也不在乎我?”

    “公主,不要任性了,辩机心里有你,只是佛法心情难两全。我入寺多年,终于得师父器重,被选中为《大唐西域记》编篡,还请公主现行回宫,等辩机有了双全之法,自然不会辜负公主一片真心。”薄唇紧抿,寒星似的眸子闪烁着幽光,让高阳一时恍惚了心神。

    “好,辩机,我等你,你要记得我,不要,不要逃避,不要忘记我。”说罢抽出云鬓上的玳瑁簪,“我知道你不喜欢珠宝,这玳瑁簪子就留作定情信物,见到这簪子就是见到了我。”

    辩机点了点头,高阳转身便要踏出房门,临走前扭头默默地凝视了辩机一眼,深深地将他刻画在自己心底,继而义无反顾的走出了弘福寺。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一别,就是永恒。

    回到宫里,高阳是早也等,晚也盼,就是没有辩机的一丝音讯,派出去打听的人也不少了,却都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慢慢的,高阳的心也跟着死了。

    直到两个月之后的傍晚,高阳靠在御花园亭子的看着天边的火烧云,静静的想着自己的心思,侍女体贴地布好晚膳,“公主,请用膳吧,今儿皇上特地为公主赐了全鱼宴呢,尝尝吧公主。”

    幸好,还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皇,思及此处,高阳心里也默默地有了一丝安慰,遂动身,可才闻到了一点点的鱼腥味,胃便剧烈地抽搐起来,侍女见状即刻吩咐人扯下来鱼宴,请来了太医。

    躺在寝宫里,嘴里压着腌梅子,高阳的胃才稍稍舒服了些,心下也有些明了,唤来侍女,“听泉,你告诉太医,我没事,不过是身子有些乏累,刚刚的事一句话也不要透露出去,否则,你自己心里清楚。”

    侍女吓的连忙跪下,“公主放心,就是割了奴婢的舌头,奴婢也不敢妄言一句。”

    “很好,你下去吧,顺便去御膳房替我找些腌渍的梅子来,就说是你嘴馋了。然后通知别人去告诉辩机师傅,我有了身孕希望他为我诵经祈福,看他可有话语带给我,两样事办妥了有赏。”

    侍女忙不迭地点头然后连滚带爬的退了下去。

    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高阳的心里第一次涌起了一阵暖意和勇气,腹中骨肉的父亲是自己深爱着的男人,想着也许这样他就会放弃,来到自己的身边,唇边便不由自主地绽放出一抹笑意。

    然后她没有等到辩机的陪伴,侍女带回了一张字条:世间难求双全法。

    那一瞬间,高阳的心死了,她喝退了宫女,一个人在偌大的宫殿里哀哀的哭泣,她砸了一切触手可及的东西,素白的宫装映衬着她同样惨白的脸,还有哭的一塌糊涂的脸上通红的双眼,“辩机,好一个辩机,你宁可选择虚幻的佛法,选择你的师父,选择你那破烂的小寺,你也不愿意选择我,我是什么!我究竟在你心里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