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阴差阳错(一)

    更新时间:2018-11-21 10:35:23本章字数:1596字

    当夜,高阳就发起了高烧,但她并不让听泉去请太医,她默默地躺在床上,静静看着床帏,心下了无生趣,“孩子啊,你的父亲不愿意认你的母亲,也不愿意认你,你究竟为什么要来到这世上呢,不,不对,辩机是爱我的!他一定是无法忍受孩子对他的打击,他一心念着佛门清净,一定不愿看到自己做了错事留下的恶果,对,对,一定是这样,听泉,听泉!”

    高阳惨白着一张脸紧紧拉着听泉,“听着,拿我的令牌去太医院找胡太医抓好红花,告诉他不要声张,否则本宫要了他的命!快去!煎好了速速给我盛上来!”

    听泉拿着令牌,走在僻静的宫里小道上,想着那个从前对自己很好的公主,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和尚,能够将那个曾经在自己心里是最遥不可及的,最圣洁的公主,弄成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可是不容她多想,必须要快点完成公主的交代,现在的公主不比从前,也许真的会因为这事前怒到她,叹了口气,听泉在心里念了声阿弥陀佛,只期望公主早点变回来就匆匆往太医院赶去。

    而这厢,高阳想着也许拿掉这个孩子情郎兴许就能回到她的身边,绝艳无双的脸上才绽出些许笑容,“孩子,不是母亲心狠,如果你生来没有父亲,将来该怎么在我们皇家立足,如果是因为你,你的父亲才想和我划清界限,那我只有牺牲你了,孩子,将来九泉之下,你想怎么怪母亲都好。”

    时间像过了很久,又好像转瞬就过去了,高阳端着听泉递来的药碗的时候有那么一瞬的闪神,要是这是一碗毒药,想来自己此刻也会喝下去吧,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去挽留那个一心只有佛法的爱人,该是多么的绝望。

    擦干了脸上的泪水,高阳笑了笑,“听泉,若是我再也醒不过来了,也不必找人来救我,剪掉我的一绺头发给辩机告诉他我今生孽债已了,到了天明,替我擦干净身子,再找人来。”

    吹了吹飘在汤药上的药渣,几乎是一饮而尽的,这个绝艳却又孤独的女人,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在唐朝,显赫的身世。

    一旁的听泉看着痛苦的女人饮下汤药,不知怎的,心里也似酸酸的,“公主不要说丧气话,你一定可以撑过去了,奴婢乡里贫穷的女人常常自己为自己熬红花,虽然会痛但都熬过来了,公主你一定不能放弃。”

    美丽的眼眸睁开,瞧了瞧贴身的婢女,“听泉,我近来对你很差,如果,我撑过去了一定送你还乡,给你最想要的自由,还有,啊——好痛,好痛...还有你和我,都最想要的自由。”杏眸流转,看着这华丽的宫殿,捂着剧痛的小腹,高阳慢慢闭上了双眼。

    第二天清晨,查小亮睁开眼睛的时候怔怔地愣了好久,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我的妈呀!谁给我开的玩笑!”

    门外候着的听泉几乎被吓的跌跌撞撞地滚进来,“公主,公主您醒了,奴婢吩咐人给你打水。”

    查小亮使劲回忆了一下,昨天他和他的男朋友去酒吧狂欢,然后就被灌酒,醉醺醺地去了旅店,男朋友一脸兴奋地给他吃了不知道什么药,说会让人更兴奋,他吃了之后就一觉睡到了现在...然后就不知道怎么穿到了这个公主的身上。

    然后这一切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是个男的,他也喜欢男的,可并不代表他能接受自己是女人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穿回去,怎么穿回去!

    查小亮心乱如麻的时候不防旁边传来听泉弱弱的声音,“公主水已经备好了您可以沐浴了,胡太医也在外面候着了,公主?”

    掀起被子,查小亮差点又没昏过去,一床的血渍,“这,这是怎么回事?”颤巍巍的指着惨不忍睹的床和自己,转过头惊恐地问听泉,“我,我被行刺了?”

    “公主您忘记了,昨天您叫奴婢去胡太医那里开了红花...”

    “哈?我怀孕了?是谁的?”

    “是啊公主,是,是辩机师傅的。”听泉偷偷地看着高阳的脸色。

    “辩机...辩机...好熟啊....唐朝,这时候是唐朝,我就是高阳,对不对?”查小亮一拍大腿把听泉又吓了一哆嗦,“是,是啊。”

    “行啦行啦,你下去,我自个儿洗,没我叫你,你不许进来听见没?”从床上艰难地爬下来,“唉,对了,把我的床给换了拿去烧掉,乖啊~”查小亮美滋滋地哼着小曲儿脱衣服准备好好检查检查美人的身体,谁说男同就不能色色的,更何况这可是个历史上有名的美人儿啊~